左煖诺默默的来到了奉凰身边习惯性的挽住他的胳膊,奉凰温柔的看了一眼她而后对君子剑说道:“行了你这边好生调养一下,让这娘们好好伺候伺候你,我得回去和小左休息了。”

  君子剑看了看奉凰,又看了看一旁的左煖诺,面色古怪的说道:“小左不会也是被你封印操控的吧,无论怎么看这么温柔百依百顺的女孩现在都该绝种了啊!”

  听闻此言左煖诺深情地侧头望着奉凰,奉凰无奈的拍了一下脑袋叹了口气。

  左煖诺直接松开奉凰的胳膊,下一瞬便以左手抓住君子剑的衣领,猛一发力直接将虚弱的君子剑扔到了半空中。左煖诺右脚轻轻一点地便跟身而至,双拳入雨点般打在君子剑身上,君子剑惨叫连连,而左煖诺的拳头虽然密集,但却极其巧妙的避开了所有要害,打在了君子剑身上的各个穴位。

  奉凰捂住了脸无奈的叹气,直至君子剑从半空落下地面,左煖诺拍了拍手上的灰回到奉凰的身边再次挽上他的臂膀,嫣然一笑的对君子剑说道:“你看我要是被操控的现在就应该说一句你知道的太多了,灭口了,可没有这么好心帮你疏通经脉。”

  “谢大嫂。”君子剑心里这叫一个悔啊,自己嘴欠什么呢?

  “好宝贝消消气啊。”奉凰面色尴尬的搂着左煖诺说道:“你看咱回家休息吧是啊挺累的。”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好哒~。”左煖诺卖萌的抱着奉凰说道:“你看我是不是最善良滴。”

  奉凰尴尬的点点头说道:“咳咳,宝贝最善良,最棒了。”

  “嗯呐,咱们回家吧。”左煖诺心满意足的拉着奉凰的手看着君子剑说道:“那你好好保重哦,我们走啦。”

  “大嫂慢走!”君子剑赶忙应声,他可不想再体验一次所谓的疏通经脉,目送着二人远去,待两人走远后君子剑转过头看着跪在地上的参商嘴角划过一丝笑意。

  “封印了参商的灵魂还改造成了这样你就送给君子剑了?”左煖诺美眸微眯嗔怪的嘟着嘴对奉凰说道:“你会不会在某个我不知道的地方藏着几个这样的奴隶啊。”

  “冤枉啊宝贝!”奉凰一头黑线的看着左煖诺道:“你知道的,我走哪都带着你才不会对别的女人有非分之想呢。”

  “嘿嘿,对你我是100%放心的,逗你的。”左煖诺看着奉凰坏笑着说道:“要抱~。”

  奉凰微笑着吻了一下左煖诺的耳垂,在她的耳边说道:“好哒,我的宝贝。”而后直接将左煖诺公主抱抱起,一路抱回家中卸去一身的疲惫,沉沉的睡去。

  一夜无话,待奉凰抱着左煖诺醒来的时候已然日上三竿过了十点有余了。

  奉凰睁开朦胧的睡眼,此时左煖诺还在自己的怀中睡得很熟。他轻轻的撤出枕在左煖诺颈下的胳膊,生怕将她吵醒。站到床下活动了一下关节微笑的看着左煖诺熟睡的模样,对于奉凰来说见到左煖诺的每分每秒都是幸福的。

  奉凰打开了电脑,在他们善罚者的群中联络君子剑、夜叉、逆雅三人。善罚者现在加上他自己和左煖诺总共才五个人,实在是有些冷清,奉凰也只能无奈的自嘲,这群充其量也就是个讨论组罢了。

  奉凰:大伙都在不夜叉:在呢老大奉凰:其他人呢?

  夜叉:没见说话啊奉凰:逆雅你昨天送回家了?

  夜叉:那是,我办事老大放心,话说君子剑那边呢?

  奉凰:君子剑现在应该在爽着呢吧夜叉:...............好像有什么福利没赶上君子剑:说什么呢!

  奉凰:你小子怎么才冒泡君子剑:一直窥屏呢奉凰:你再不说话我以为你乐不思蜀只顾跟参商玩了夜叉:啥?!!!!!!!!!!好像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君子剑:别瞎说奉凰:好了好了,大伙别闹,咱们两小时后地下室集合,我觉得咱们有必要开始商讨一下如何找回善罚使了。

  夜叉:额,没问题君子剑:好奉凰:嗯那就好,君子剑带上参商夜叉去接逆雅。

  君子剑:好夜叉:参商?君子剑和参商什么情况?

  奉凰:他俩啊~嘿嘿夜叉:什么情况!

  奉凰:下午你就知道了夜叉:我靠我好奇啊!

  奉凰:就不说,潜水君子剑:潜水+1夜叉:靠EST!

  “你醒啦。”奉凰侧过头看着床上的左煖诺,此时左煖诺也半睁睡眼望着他,那慵懒的模样让奉凰着实是一阵心痒难耐,起身扑上了左煖诺的身边,一把抱起刚刚苏醒的左煖诺深情的吻上了她的唇。

  “坏人,刚起床你就这么对我。”左煖诺嗔怪的推开奉凰说道:“好啦好啦我还要去做饭呢,吃饱喝足了咱们去开会。”

  “我想先吃你嘿嘿。”奉凰坏笑着对左煖诺说道:“谁让你这么可爱的。”言罢也不顾反对再次吻上了左煖诺的唇。

  话分两头,再说君子剑这一边。

  此时此刻君子剑看着眼前的参商无比快意,此时此刻的参商身着一身和服在地上双手伏地双腿微开的跪了一个小时了。她睁着无神的眼睛盯着君子剑,略显肥厚的嘴唇边流着口水,如果细看还有一些不明液体。而君子剑特意在楼下的宠物店买了一条特别粗的狗链,此时此刻正紧紧的系在她的脖子上。

  “该死的疯婆子。”君子剑念叨着似乎还是没解气的样子用力拽了拽手中的狗链,参商被勒的一阵窒息被动的爬向君子剑,君子剑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参商的脸上,口中骂道:“真是个给脸不要脸的东西!老子好心好意拉你回组织你却想要杀我!”

  “主人恕罪!”参商跪趴在地上不住的道歉请求君子剑原谅,君子剑眯缝着眼睛瞪着参商又是一脚踹在参商的脸上,参商被这一脚踹得滚出去好几圈,狗链绷紧又一次让她一阵窒息险些背过气去。但是在她稳住身子后还是狗一样的爬了回来,伸舌头舔着君子剑的脚趾重复着那一句:“主人恕罪!”

  看着眼前的参商,君子剑长出一口气站起了身,拽着那条狗链对着参商说道:“母狗!跟老子出去溜溜!”说罢牵着参商走出了家门往地下室的方向潜行而去,而参商则是狗一样的爬着紧跟在君子剑身后,二人身法过人倒是没有引起围观,不过这一样让君子剑感到一阵复仇的满足感,不消片刻他们便来到了地下室,而夜叉和逆雅早就已经到了。

  “君子剑来啦。”夜叉笑嘻嘻的在地下室起身迎向君子剑说道:“快告诉我你和参商.........”话还没说完夜叉便看见君子剑身后拴着狗链的参商狗一样的趴在地上,夜叉立时呆住,一双眼睛瞪得浑圆,嘴张成O型,那大小绝对能塞下一个鸡蛋,指着参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有什么好惊讶的?”君子剑拽了一下狗链,参商顺从的爬到了夜叉脚下。君子剑得意的看着夜叉说道:“这娘们昨晚想杀我,奉凰封印了她的灵魂现在她只是听命于我的母狗!”

  夜叉反应了好一阵才咽下一口唾沫依旧震惊的看着君子剑说道:“下次再有这事,兄弟你要让给我,特么的太值了!”

  “值个屁!”君子剑笑骂着锤了夜叉胸口一拳道:“这疯婆子昨天晚上用毒针攻击我,老子差点死在那!”

  “靠EST,兄弟这娘们这样对你实在是太过分了!”夜叉义愤填膺的说道:“兄弟,你把这娘们给我,我知道你舍不得折磨她,我替你收拾她!给兄弟好好出出气!”

  “我呸,还替我出气,你小子是想自己爽!”君子剑笑骂着推了夜叉一下说道:“少扯这没用的,想要女奴找奉凰去。”

  夜叉坚定的点了点头看着君子剑说道:“我决定了,奉凰这老大我跟定了”

  君子剑耸了耸肩道:“你现在才知道跟定了,我可是一直坚定的站在奉凰这一边的。”

  夜叉笑嘻嘻的看了看爬在地上的参商,又看了看君子剑说道:“我也是!”

  “切”一旁的逆雅不屑的看了看夜叉说道:“看见女性没人性。”

  “逆雅你不能这么说啊。”夜叉笑嘻嘻的看着逆雅说道:“所谓关关什么鸠什么什么舟,淑女君子好求么。”

  “呵呵......”逆雅鄙视的看着夜叉说道:“没文化真可怕,讨厌你。”说罢低下头继续玩她的手机游戏。

  “你还是太小!”夜叉说道:“我这叫人性本色!”

  “是挺色的。”奉凰神清气爽的走进地下室看着夜叉到:“你小子昨天要是去追参商这女奴就是你的了,可惜啊....................”

  夜叉闻言捶胸顿足的对着奉凰干嚎道:“我也不知道有这福利啊老大!”

  “怪我喽?”奉凰饶有兴致的看着夜叉说道:“谁让你自己不去的?”

  “我悔啊!”夜叉近乎崩溃的看着奉凰说道:“老大,我没有别的要求,下次有福利拜托优先考虑下我。”

  奉凰笑着点了点头道:“下次有机会的,哈哈。”

  众人在一片喜悦的气氛中入座,奉凰对着大家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人都到了那么我就来跟大家说明下接下来寻找善罚使的行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妙奉轩说:

善罚者群建立了,善罚者缺人呀想成为善罚者的朋友来群里与我愉快的玩耍吧,下一个善罚者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