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商愤然离去,而君子剑则是一路追寻,终于在一条漆黑的巷子里追上了怒火中烧的参商。

  “就这么说走就走了么?”君子剑静静的站在参商身后有些伤感的说道:“善罚者就只有这几个人而已,你还要离开么?”

  “老娘特么想走就走,想来就来,老娘懂魔咒语,懂异能,你们特么能把老娘怎么办?”参商转过头怒视着君子剑说道:“你跟着奉凰一伙老娘就特么瞅你不顺眼,怎么着吧。”

  “你太任性了!”君子剑皱了皱眉说道:“奉凰之所以排斥郁金香我们都知道原因,要一个没有异能不懂魔咒语的凡人凭着好奇心跟咱们出灵异事件的任务不是找死么!你就因为这个跟李哲傲一伙针对奉凰?”

  “我高兴,怎么,你管我?”参商眯缝起眼睛说道:“我就是讨厌奉凰这人那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德行,什么事好像都他最牛逼似的,老娘烦!”

  “诶,奉凰对你已经很宽容了,左煖诺曾经告诉过我让你走了那么多次还接纳你回来不是因为你有异能懂魔咒语,是因为他把你当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他希望你能改好正式加入这个家!”

  “少特么装圣人!”参商愤然说道:“我需要他给我机会?老娘的事还用得着他管?”

  “诶,你就不能少一点任性多一点理解?”君子剑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别再任性了!跟我回去跟奉凰道个歉这事就过去了!”

  “还道歉?!”参商气极反笑的说道:“你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我给他道歉?”

  “跟我回去吧!”君子剑伸出手拉住参商的手说道:“别任性了,我拿你当家人才出来找你回去!”

  “老娘还特么用你来找?”参商打开君子剑的手说道:“刚好今天不爽,特么的老娘拿你出气!”

  参商言罢一巴掌打向君子剑的脸颊,君子剑抬手挡下参商的手皱着眉生气的说道:“别再这么任性妄为了!”

  “要你管,先让老娘打一顿出出气!”参商右手呈虎爪状口中念动魔咒语道:“普索姆克洛伊!”

  只见参商手中凝聚出一根根幽绿色的细针直射像君子剑侧脸!君子剑赶忙矮身躲过这一击抓住参商手腕的左手猛地往天上一举让这一招打空。君子剑愤怒的反扭参商的手腕,参商吃痛背过身,君子剑怒目而视问道:“这不是夜幕战场没有硫磺火湖!你这么下狠手是想杀了我么!”

  r&最新l章}=节=上'P酷3匠网Z'

  “老娘管你死活!杀了你让奉凰失去一个得力助手也是好事!”参商阴毒的回头盯着君子剑说道:“我要让奉凰后悔惹了我!”参商右脚后蹬踢向君子剑下体,君子剑向后倒退一步让参商这一脚蹬空,可紧接着参商再次念动魔咒语:“普索姆克洛伊!”密集的幽绿色细针自参商脚上射出,打向君子剑胸口!

  君子剑赶忙撒手仰身向后躲过这一击,参商解脱后赶忙转过身对着君子剑双手平举对向君子剑,密集的细针电射而出。随着参商左右手来回滑动,细针密密麻麻铺天盖地而来,君子剑避无可避只得口中念动魔咒语:“卡西洛普拉米奥!”

  君子剑身前虚空一阵扭曲,一条巨大的裂缝撕裂而出!这是君子剑的必杀技虚空撕裂斩!它可以随君子剑的意志出现在任何位置,如果君子剑想要斩杀参商,此时此刻这裂缝会直接出现在参商腰间,让她直接被撕碎并被吸进异空间,什么都不会剩下。可是君子剑此刻却用它在防御,那幽绿的细针统统进入了虚空裂缝之中。

  “参商你非要这样执迷不悟么!”君子剑愤怒道:“你再激怒我,下一次虚空撕裂斩撕碎的就会是你!”

  “有本事你来啊!”参商奸笑着一跃而起,双手自下而上来回扫射细针,君子剑的虚空裂缝终究还是有极限,这密密麻麻的细针终究还是有一些在参商的魔力催动下绕过了虚空裂缝自后方刺中了君子剑的后心!

  细针含毒,君子剑当即双目圆睁嘴角溢出血来。一身魔力倾泻而出,身前的虚空裂缝都不稳定了急剧扭曲,君子剑不由得单膝跪地手扶胸口吐出一大口黑血,赶忙借着自身内力猛锤了一下心口,那幽绿的细针应声破体而出被君子剑硬生生的逼了出来。

  “疯婆子!老子杀了你!”君子剑彻底怒了!他凝聚自身魔力想念动魔咒语,可奈何细针虽然逼出来了可是针上的剧毒在体内乱窜,他无法控制自身魔力。

  “哈哈哈哈哈!”参商在巷子的墙上站稳身子疯狂的大笑道:“中了我的毒针你就不可能赢了,现在才想动真格的太晚了!我要看看我杀了你奉凰的表情会如何?哈哈哈哈哈哈”

  参商举起右手对准君子剑,而此时君子剑由于魔力的紊乱,身前的虚空裂缝彻底闭合,而毒素让他身体麻痹,动弹不得!

  “动手吧!疯婆子,怪就怪我对你太仁慈!”君子剑愤恨的说道:“再有下次,我一定要直接杀了你!”

  “杀了我?哈哈哈哈哈!”参商疯狂的笑道:“假仁假义的奉凰可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他不会杀我,你也不会杀我,而我可以杀你们哈哈哈哈哈!”

  “我确实不会杀你!”

  就在参商疯狂的奸笑之时黑暗中突然闪出一个黑影,一脚侧踹直接踹中参商后腰,强横的力道直接将参商从墙上踹飞,撞到小巷对面的墙上发出一声闷响!而这黑暗中的来人正是奉凰!

  奉凰自墙上一跃而下手中直接抛出两块夙玉,这夙玉本是玉石中最不值钱的一种,但是到了奉凰手中便是至宝,因为他可以配合奉凰的能力,精神操控和灵魂封印。而灵魂封印也好,精神操控也罢,奉凰都是要借由魔力让夙玉化形,因此奉凰也就由此研制除了夙玉蛇以及夙玉分身等奇奇怪怪的附属技能。

  此时两块夙玉直接化形成为两副手铐直接铐住参商的双手与双脚。而后奉凰借由魔力操控使得手铐再次变化,如两个拳击手套一般将参商的双手双脚全部包裹上。

  “你很聪明。”奉凰冷冷的绕着参商走了一圈说道:“我确实不会杀了你!”

  “那特么的赶紧放了老娘!”参商咆哮着说道:“当老娘怕你啊!”

  “不过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奉凰瞪大了眼睛取出一块夙玉抵在参商眉心念动魔咒语道:“福斯萨洛克!”

  蓝光一闪而没,手中的夙玉化形成参商的模样,而此时的参商直接双眼一翻晕倒了过去。奉凰摇了摇头说道:“怪就怪你伤了君子剑!你不该伤我的家人!”

  奉凰不再理会此时的参商,他快步走到君子剑身边,此时此刻君子剑平躺在地上,左煖诺站在君子剑半米之外正以魔力梳理君子剑的心脉,缓和住他的伤势。奉凰走近君子剑身边,将君子剑扶起坐在地上,将一块夙玉塞入君子剑口中,伸手催动魔力抵住君子剑心口。

  君子剑顿感一阵剧痛自心口传来,长嘴吐出夙玉和一大口黑血。奉凰点了点头拍了拍君子剑的后背说道:“好!吐出来就好!”

  “死不了!”君子剑深呼了一口气说道:“你来的还真是时候啊!”

  “其实...........”奉凰顿了顿说道:“我早就来了,你追上这娘们没多久我就已经追上来了。”

  “那你怎么才现身!”君子剑不解的看着奉凰说道:“当这是演电影么?我不濒死你不来?”

  “君子剑,原谅我,我是真的想最后确认一下她还是不是我们的家人。”奉凰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惜她不光让我失望了,还伤了你。”

  “不要紧的!”君子剑咳了一口血说道:“那你准备怎么处置她?”

  “还能怎么处置?”奉凰叹了口气说道:“我把她送给你了。”

  “别介啊!”君子剑瞪大了眼睛说道:“这疯婆子你送我?生怕我不死是不是?”

  “不会让她再伤害你的。”奉凰取出刚刚化形成参商模样的夙玉说道:“我封印了她的灵魂,现在她只不过是个没有灵魂的傀儡。由于灵魂在我手上,我可以任意的扭曲她的一切,记忆、常识、知识、感觉、人类一切的一切我都能改造她,我决定送她给你当奴隶,让她的肉身来给你赎罪。”

  “我曹,你别逗我!”君子剑不可置信的看着奉凰说道:“之前不知道你有这开挂版的技能啊!”

  “因为我用不着用这招敌人就已经死了。”奉凰云淡风轻的说道:“谁让她自己站那作死高呼我不会杀她么。我是不杀她,但是我会让她知道,活着才是最大的痛苦!”

  “好吧,那我怎么操控她?”君子剑疑惑的看着奉凰说道:“该不会用你那小夙玉娃娃吧。”

  “没那必要。”奉凰笑嘻嘻的看着君子剑说道:“就刚刚咱们唠嗑的时候我已经把她的常识改造完毕了,她现在认定了是你的奴隶,这辈子就是为伺候你而活的。”

  奉凰拍了拍君子剑的肩膀同时催动魔力,那束缚着参商手脚的夙玉手铐幻化回夙玉回到奉凰的手中,而那晕厥过去的参商此刻缓缓的站起身,双眼充斥着迷茫。而当他看到君子剑的一瞬间双眸一亮,飞速的跑到君子剑身前,跪倒在地一个头实实的磕在地上高声喊道:“主人,奴隶参商参见主人。”

  与此同时左煖诺在一旁厌恶的摇了摇头,看着相视一笑的奉凰和君子剑无奈的叹了口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