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鼻的硫磺气充斥着众人的鼻腔,滚烫的岩浆在众人脚下流淌,隔着因高温而扭曲的空气每个人的表情都显得扭曲。在这硫磺火湖的战场中,奉凰与李哲傲对视着,两人都在等对方漏出破绽,豆大的汗珠自二人脸上涔涔的流下。

  “哲傲别看着,打他!”战场边缘参商在一旁为李哲傲打气道:“甭管他出什么招你都不要理他,给我往死了收拾他!”

  在这一刻奉凰微微一笑,李哲傲知道他不能等了,刚刚参商的话仿佛打破了之前奉凰与李哲傲之间微弱的平衡。只见李哲傲抡起右拳直打奉凰太阳穴,奉凰冷笑道:“真是个猪队友啊,一点助攻没给上反而乱了你的心!哈哈哈哈哈我倒是要谢谢她!”

  奉凰抬起左臂稳稳地挡住了李哲傲这一拳,反手抓住李哲傲的右臂侧身往下一带右手肘高高抬起猛力下沉,这一击直打李哲傲后腰。李哲傲见势不妙迅速架起左臂挡住奉凰下沉的手肘口中念动魔咒语道:“骨力惢孖臆索伊!”

  乌光自李哲傲身上炸现,奉凰势大力沉的一击打在了李哲傲的左臂上,可奉凰左臂顿时传来一阵剧痛!让他下意识的松开了李哲傲的手,右手赶忙捂住左臂。

  李哲傲就地一滚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得意的说道:“我的能力是巫蛊娃娃附体,我承受的伤害要由你来承担,包括死亡。你输了奉凰!”只见李哲傲猛地反扭右拳支地让肘关节绷紧,左手猛地砸向自己的右肘关节。只听咔的一声响,李哲傲左臂当即骨折!可李哲傲则是阴笑着的盯着奉凰说道:“我知道你功夫了得,可是失去了双手看你如何跟我斗!”

  奉凰阴沉的看着李哲傲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说道:“别忘了我也是善罚者!魔咒语不是你一个人的专利!”言罢眼前的奉凰如同瓷器一般崩碎,地上仅仅余下了一些碎玉而已。与此同时不远处的熔岩中忽的浮起三个奉凰,冷笑着看着李哲傲说道:“现在你看看到底是谁失去了手啊?”

  李哲傲面色阴沉催动巫蛊娃娃的能力让自己骨折的手臂复原,而后盯着奉凰说道:“就算我赢不了你,你也伤不到我!而我则可以让你消耗到油尽灯枯!”李哲傲双眼扫过眼前的奉凰们右拳对准自己的胸口猛力一拳,三个奉凰一阵剧痛,可就在李哲傲抬起右手准备再次出拳的时候,李哲傲的脚下岩浆一阵翻滚,又一个奉凰直接自下而上一个勾拳直打李哲傲下巴!

  李哲傲躲闪不及这一拳直接打上李哲傲的下巴,而远处三个奉凰同时感到一阵剧痛跌落在岩浆中。李哲傲愤怒的起身,可是此时此刻眼前又仅剩下三个奉凰了,那刚刚突然发起攻击的奉凰再一次潜入了岩浆中。

  “你的能力只能是眼睛看得见的人才会分享痛苦,可惜啊你看不见的就无能为力。现在你还觉得稳操胜券么?”三个奉凰在三个方位异口同声的说着同样的一句话,这让李哲傲不由得感到一阵恐惧,奉凰说得对,对于肉眼看不见的敌人他根本是无能为力。

  "S最g新2@章,~节V上酷d匠网

  “别以为我就只有这么点本事!”李哲傲愤然的念动魔咒语道:“廓落玛萨蛞意!”一语言罢眼前三个奉凰同时崩碎,可李哲傲也伴随着一阵惨叫!惨叫过后李哲傲气喘吁吁警惕的盯着脚下的岩浆说道:“别忘了我还有肉体崩坏的能力!虽然我也要同时承受相应的痛苦,但是你耗不过我!”

  “是吗?”奉凰轻松的声音突兀的自李哲傲头顶传来,李哲傲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只见眼前一条数十米高的玉蛇昂首挺立在李哲傲眼前,蛇头之上奉凰傲然挺立着说道:“崩坏这么巨大的一条夙玉蛇会让你因痛苦而失去意识,我也就赢了,而如果你不使用肉体崩坏,我埋伏的分身一样可以让你生不如死,怎样?要不要投降?”

  “我呸!”李哲傲愤怒的说道:“我才不会投降!奉凰你别以为你会这样赢我!廓落玛萨蛞意!”李哲傲双目充血紧盯着巨蛇头上的奉凰念动魔咒语,蛇头上的奉凰应声崩坏,不出所料那也是一个夙玉分身。

  李哲傲旋即警惕的四顾,剧烈的疼痛并不能让他失去理智和战斗能力,他在找寻奉凰可能出现的每一个角落。然而让李哲傲没有想到的是,真正的奉凰此时正躲藏在那巨大的夙玉蛇口中,只见蛇口一张直冲而下,李哲傲以为这是奉凰的攻击直接闪身滚到了一旁,可这一切都是为了掩饰奉凰真身的佯攻而已。

  却见奉凰一个闪身自蛇口中飞身而出,面带微笑的念动魔咒语道:“度瓦可因!”奉凰双眸中射出一道蓝光,手中一块夙玉顺势投掷而出打中李哲傲的额头。那块夙玉迅速化形成李哲傲的模样,只不过只有巴掌大小。

  奉凰微笑着走到李哲傲眼前说道:“胜负已定,早点认输多好。”李哲傲双目呆滞可惜的是此时此刻他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因为奉凰刚刚使用的招数是奉凰的独门绝技,精神操控。

  “诶,不给你点惩罚太对不起我费这么大劲了。”奉凰坏笑着看了看李哲傲又看了看众人说道:“今天给大家看场表演!”只见奉凰捡起地上幻化成李哲傲模样的夙玉伸手点指了一下。李哲傲双目呆滞的开始站在地上扭动起了身体大跳艳舞。

  左煖诺走进奉凰轻轻的挽住了他的胳膊,不动声色的掐了一下奉凰的后腰小声的贴在奉凰的耳边说道:“你真是个恶棍。”

  奉凰坏笑着贴在她的耳边小声说道:“早就不是啦,你爷们我是流氓嘿嘿。”

  “去你的。”左煖诺嗔怪的轻轻推了一下奉凰依偎在他的肩膀上说道:“我就爱你这个流氓。”

  奉凰微笑着刮了一下左煖诺的鼻子,而在二人沉浸在幸福的二人世界时参商一脸怒气的冲过来伸手打向奉凰。奉凰不以为意伸手稳稳地抓住参商的拳笑嘻嘻的说道:“怎么?你也想要跳一段?”

  “快停止!”参商气冲冲的冲奉凰喝到:“你这样太过分了!”

  奉凰蔑然的看着参商说道:“我凭什么要听你的?难不成你也想跳?”

  “你!”参商刚要说些什么,可是看到奉凰的眼神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气呼呼甩开了奉凰的手转身就走。

  “你不是要揍我么?放弃了?”奉凰调笑道:“凡事量力而为,别放出了狠话却没能力去实现!”

  “你狠!”参商转过头瞪着奉凰说道:“你是老大我惹不起你,我特么还躲不起你么!这狗屁善罚者老娘不当了!”

  在参商说完之后奉凰的眼神瞬间冰冷了下来,感到奉凰气息的变化一旁的左煖诺都心中一紧轻轻的叹了口气。

  “又要走?”奉凰冰冷的说着:“这已经是第五次了吧,你当善罚者是什么?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善罚者崇尚自由,这是老娘我的自由!”参商瞪着眼睛说道:“老娘的自由你管不着!”

  奉凰咬了咬牙,冷声说道:“好!你的自由我管不着。”说完收起法力,硫磺火湖化作雾气消失,还原成之前的地下室。跳着艳舞的李哲傲也恢复了正常,慌乱且愤恨的赶忙穿上衣服。

  “你滚吧!”奉凰等着眼睛看着参商说道:“我不想再见到你哪怕一次,你的自由我管不着确实如此,但是你不把这里当家就别怪我不拿你当人,滚!”奉凰一声爆喝让一旁的左煖诺都跟着一个激灵,她紧了紧挽着奉凰胳膊的手将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知道奉凰真的怒了。

  “有什么了不起的!”参商被奉凰一声怒喝也震的有些底气不足但还强装强硬的说道:“老娘走了,别......别特么跟老娘装!”说罢转身离开了地下室。

  左煖诺拍了拍奉凰的后背拉着他坐下说道:“消消气吧,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奉凰看了看左煖诺叹了口气将她拉入怀中抱着也不知是对她还是对众人幽幽的说道:“我拿这里当家,每一个善罚者都是我的亲人,但是那种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人也不要指望着我拿你们当人!”

  众人面面相觑,君子剑拍了拍奉凰的肩膀说道:“这女人也就是任性,我去跟她谈谈。”

  奉凰摇了摇头说道:“那是你的自由,但是她现在一肚子怨气,估计你此去她可能会和你打起来。”

  君子剑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但是我也拿每个人当家人,我想给她一次机会。”

  奉凰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说道:“那你去吧,小心一些。”

  君子剑应了一声转身离去,而后奉凰抱着左煖诺看向李哲傲说道:“哲傲,现在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李哲傲愤然的盯着奉凰说道:“力量就是一切,你赢了我不多说什么,但是既然参商能走,我也要走!”

  奉凰点了点头道:“没问题,要走不留!”

  李哲傲眯缝着眼睛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左煖诺在奉凰的怀中叹了口气,而夜叉和逆雅两人面面相觑看了看往门口走去的李哲傲又看了看奉凰不由得一阵无奈。

  “你现在是代理善罚使了。”夜叉笑嘻嘻的走到奉凰面前说道:“领导有啥吩咐就直接说吧。”

  奉凰看着夜叉说道:“没什么代理不代理的,我还是善罚者,只不过咱们如果没有善罚使始终是一盘散沙各干各的难以凝聚成团。现在我只是想把大家凝聚起来,可却让他们分崩离析,难道我错了么?”

  左煖诺握了握奉凰的手温柔的在奉凰的耳边说:“错不在你,我们有分辨是非的眼睛,我们心里清楚李哲傲的走是因为郁金香,参商的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不必自责。”

  奉凰叹了口气温柔的放下了左煖诺站起了身说道:“我们现在要凝聚在一起去寻找失踪的善罚使,君子剑自己去找参商我不放心,我去寻他们,夜叉你带着逆雅先回去吧,有事等我明天电话。”

  夜叉点了点头转身带着逆雅也离开了地下室,奉凰拉着左煖诺去寻君子剑和参商,奉凰不由得叹了口气,不容易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