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阴影中的善罚者

  春末夏初,暴雨过后,那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都市的喧嚣与浮躁,拥堵的马路,骂骂咧咧急着回家的上班族,还有些刚考完试的孩子愁云惨淡的拿着试卷。烦躁、哀怨、愤怒、恐惧、种种情绪在人们内心中酝酿,在空气中蒸腾,车水马龙的都市犹如被负面情绪灼烧沸腾的湖沼,人们在其间扭曲、挣扎。

  而在这浮躁与沸腾的都市中,无论你生活的多久,无论你对他多么的熟悉,总有一些你不曾注意的角落。比如此时此刻在一个简陋却又整洁的地下室中陆陆续续的来了几个人,我们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地下室内一个微胖的男子坐于正中,此时他双眼微眯左右扫视,左梳的刘海盖过了左眉和半个眼皮,挺直的鼻梁下他的上牙轻咬下唇仿佛是计较着什么。一头黑发根根直立冲天,仿佛诉说着他连头发都不会顺服的个性,此人便是奉凰,一个神秘组织善罚者的一员。

  善罚者们行踪诡秘,哪怕最鼎盛的时期也是隐没于阴影之中成员不曾过百,他们隐藏在茫茫尘世之间,在黑暗中执行各式各样的任务。

  组织中有仅有的领导者自称为善罚使,据说自善罚者成立至今善罚使一直不老不死,从未更换过。没有人见过善罚使的样子,但善罚使却通过各式各样的形式给善罚者们下达任务指示,在善罚使之下便是善罚者们了,他们没有上下级的观念,彼此平等待若兄弟姐妹。

  善罚者们拥有不同的能力,他们可以学习魔语来吟唱他们的魔法,善罚者是神秘而强大的,他们信奉一条巨蛇,但只是一个表象,与其说善罚者信奉一条蛇不如说他们信奉的是智慧,是力量,是廉耻。

  “诶,真是拖拉。”奉凰不耐烦的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旁边的男人说道:“总共就咱们这么几个人,开个会还要迟到。”

  男人无奈的耸了耸肩看着奉凰,此人名叫君子剑粗重的眉毛与火影中的小李有的一拼,但是一双眼睛却不像小李那样二次元的眼睛大的过分,只属于是正常眼睛的范畴不大不小,配上一副方框的眼睛显得沉稳而一头蘑菇头却显出一份学生的呆萌,说实在的这长相与他自身君子剑的名号着实有些不符。

  “不要烦躁。”一双粉嫩的小手搭上了奉凰的肩轻轻的按着说道:“我们做好我们的事就好了。”

  奉凰轻轻的握住那只手轻轻的吻了一口,他起头温柔的看着她。少女双眸明亮无暇眼波之间尽显娇柔,让人忍不住生出保护欲。双眉弯弯犹如蝴蝶的触须般恰到好处的点缀在那里不偏不倚,琼鼻隆起下是鲜红欲滴的一双唇,让人浮想联翩的同时不禁想要吻上去。乌黑的短发稍稍打理却多了一分俏皮,难得的是这样一张娇柔欲滴的脸庞却没有失掉那天真的稚气,此人名唤左煖诺,奉凰的爱人。

  “呦呦呦,别这么秀恩爱啦。”桌子对面走来一个笑嘻嘻的男人。此人名唤夜叉,双眼不大且狭长闪烁着狡黠的光芒,眼角嘴角都天生上翘,挺直的鼻梁下配着他那总是带着笑意的一张嘴,所谓上人见喜,使他见谁都带着微微的笑意。

  “就你话多,你看看人逆雅岁数小,多沉稳,跟角落里坐着一声不吭的玩手机。”奉凰笑骂着夜叉指了指角落里的一个小女孩逆雅。此时她用她那一双无垢的大眼睛以一种天下一切与我何干的态度坐在一旁,自顾自的玩手游。肥嘟嘟的脸蛋透着红色,大概是玩的太投入,嘴角还有些许口水滴落。

  “哲傲,参商到底来不来!”奉凰看向屋内最后一个人,此人名叫李哲傲一头过眉的刘海若是再留一周怕是连眼睛也要遮盖住了。而他那染了淡淡的黄色的头发在这漆黑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突兀,下巴宽且平,配上略厚的嘴唇显得整个人透着一股别样的气息。

  “应该快了吧,女人出门事多,等一会吧。参商应该一会就到了。”李哲傲用眼睛撇了撇奉凰说道:“之前我们开会是善罚使进行组织然后开电话会议,怎么最近三个月善罚使一次都没有出现,只有你来组织?莫不是善罚使出了什么问题,或者说让位给你了么?”

  “既然你这么问了。”奉凰冷下了脸说道:“那就先说了吧,反正这次会议也是要通知大家的。”

  奉凰说这话顿了顿,扫视了一圈众人的状态。君子剑依旧漠然不声不响的坐在一旁,夜叉从桌子对面笑嘻嘻的走到了奉凰与李哲傲中间坐下。李哲傲嘴角略微浮起一丝笑意等着奉凰的下文,而逆雅还是沉迷在她的手机游戏中,而这边的一切仿佛跟她毫无关联。

  y酷匠'◇网唯‘(一Sj正9版,其他h都@是盗版

  “善罚使,出事了!”奉凰严肃的说道:“三个月前善罚者最后单独找了我一次,他说要去一座教堂,善罚者相关事宜暂时交由我打理,可这一去便是三个月再无音讯!我担心他出问题所以召开今天这个会议,商讨一下善罚者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善罚使哪里不见了咱们就去哪里找他就是了。”李哲傲盯着奉凰悠悠的说道:“不过凡事都要有个拿主意的人,咱们去找回善罚使的期间得有个管事的人......”

  “不用拐弯抹角的了。”奉凰打断了李哲傲的话说道:“善罚者在善罚使的指引下完成击溃伪善崩碎虚妄的天职已然不知多久了,如今善罚使出了问题我们首当其冲是去营救善罚使,而你的意思是需要有个代理善罚使领导大家,我相信提出这句话你就不是想让我来领导大伙,搞什么民主投票也没必要。这世界的法则是力量决定一切,那么咱们就以武力来决定谁来做代理善罚使吧。”

  “正合我意!”李哲傲轻蔑的笑了笑说道:“那就武力来说话喽。”

  “这么等不及?不等着参商了?”奉凰笑了笑说道:“我知道她本是你计划的一环,同为善罚者有这个必要么?”

  “没什么必要不必要的,我只是不爽你而已。这两个月前我带我的朋友郁金香来加入组织你却一再的阻挠,我朋友就不是朋友了么?不能进组织了么?多说无益,我就是要当代理善罚使让她能加入组织!”李哲傲阴沉的说着:“奉凰,你的独断我就是不爽!”

  “好吧。”奉凰比上眼摇了摇头道:“确实是多说无益,陪你打一场!”

  奉凰言毕睁开眼,双眸扫过每个人的脸颊说道:“除了李哲傲,你们之中还有要挑战我的么?”

  众人不再搭话,奉凰点了点头双眸中闪烁幽光准备开辟夜幕战场。

  在圣经里,耶和华把所有他认为有罪的人和恶魔都投入地狱里的硫磺火湖中,为了焚尽所谓的罪恶,但焚尽的只有他们的灵魂,火湖可以让亡者再次死亡,但没有人知道它的位置在哪,即便是知道了,也不会说出来了,因为进入后就无法爬出那滚烫的硫磺,恐怕知道它在哪里的只有耶和华了。

  而传说初代善罚者从他们信奉的巨蛇手中借来的真正硫磺火湖的投影构建了一处勇于善罚者对决的夜幕战场,在这里绝对不会出现死亡,哪怕粉身碎骨也能借由硫磺火湖的未能进行复活,但是会出现濒死状态失去战斗能力,而那时胜负就会分出双方恢复至入场时的巅峰状态。

  “奉凰!我也要揍你!”一个女声传来让打断了奉凰凝聚精神力构建夜幕战场的进程,门外走进来一个女人,二十余岁的模样却有很重的眼袋,一看就是常熬夜的女人。厚实的鼻头让人有一种看起来很劲道想弹一下的感觉,而且她的嘴唇也略显丰腴,不过对于有些有特殊癖好的人来说这女人的嘴唇倒是尤物,但在奉凰眼里,她唯一的亮点大概就只有那一头长发了。这女人便是迟到了的参商。

  “那就算你一个,待我揍完了李哲傲下一个就是你!”奉凰冷蔑的笑说道:“夜幕战场里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还怕你不成!”参商瞪着眼睛说道:“老娘就是烦你,怎么着吧。”

  奉凰晃了晃脑袋不再理她凝聚起自身的精神力而后念动魔咒语道:“库兹途麻禸!”紧接着以奉凰为中心开始散开浓雾,诡异的浓雾将屋内的几人包围,众人清楚的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都被渐渐压缩凝实,而他们所在的房间渐渐融化,没错就是融化。

  脚下的地板一点点崩坏溶解,只留下奔腾翻滚的岩浆,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硫磺味,几人陷入岩浆中滚烫的岩浆灼烧着众人的肉体和灵魂,然而身为善罚者的他们已然熟悉。只见他们一个个屏气凝神,任由岩浆灼烧,心中一片空灵,片刻之后,他们一个个自岩浆中浮出,那灼热的岩浆连他们的衣角都没有损坏,同时还将众人的疲惫与烦恼灼烧感觉,一个个神清气爽的以最巅峰的状态浮现在这片硫磺火湖之上。

  奉凰看着李哲傲微笑着说道:“那我们便开打吧,不过结束之后我们无论谁当上了代理善罚使都要想尽办法去找回善罚使而不是让善罚者整个组织走了样。”

  李哲傲不屑的瞥了眼奉凰说道:“少废话!打了再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妙奉轩 说:

之前写魔罚录比较仓促好多地方写的很杂乱,最近静下心来整理了下思路重新开篇,希望大家喜欢并多提意见给我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