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绿光,波澜景程,悬浮岛下方竟无一处支撑,直立的飘浮虽不是很清晰,随着水流的动荡悬浮岛也起起落落,四周烟雾缭绕切不说这洞内具体的面积,单从着悬浮岛的巨大山体看就足有近百米。

  李泉慢慢的的向前走了一步,紧贴着墙壁王闯跟在身后,张颖说:“小心点”。

  王闯一愣,回头看向张颖,张颖正微笑的看着他,王闯不禁一笑,“我回的”说完心里乐开了花,张颖这姑娘莫非是喜欢上之间了,心里美滋滋的不料脚下一滑,摔在了地上。

  王颖失声一笑,手习惯性的捂住了嘴巴,却惹的王闯哈哈的笑了起来,完全不顾身上的疼痛。

  “踏马你小子活该,尿性是不是对你说的?”张浩一旁讽刺的呆着醋味,转眼看向王闯身边的李泉已经消失在墙壁边上,身前居然出现在前面的水流旁。

  “你小子等等我,”王闯爬起身子追向李泉,却发现李泉轻点水花如同飞舞的蜻蜓飞向悬浮岛上方。

  刚收回踏出的脚步,王闯楞在那里,粗糙的双手用力的在揉着眼睛,当再次确定李泉消失在水面上,不知此刻该说什么,眼神由惊恐转变成惊讶,从未知道李泉有如此的本领,或许从小习惯了李泉的沉默寡言,或许习惯了李泉的寂静,更或许是把李泉当成最好的发小,如今李泉如同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李泉现身在悬浮岛上面一块岩石上,地上坑洼不平散落着一些做法道具,洞口不大却可以容下一人,透过黯淡的亮光看去,里面模模糊糊的出现两道弯曲的深洞。

  “李泉”张颖叫了一声,担心的看向李泉。

  王闯回头看向张颖,表情中似乎有一些尴尬,一时间竟然呆在那里,凌米春在一旁提醒手指向那座悬浮岛说:“哈!你看看小帅哥都到上面去了,你还在那里站上面呀!真是急死人了,也不知道小帅哥有没有危险”。

  王闯这才醒悟过来,转身向李泉的身影望去,脚步晃动向悬浮岛走去。

  李泉一步步的洞口的方向走去,悬浮岛轻轻的飘动着,如同飘浮的云彩时而升,时而落。伴随着摇晃李泉小心翼翼的走在上面,突然发现地面上有一剑道袍,从远处看去道袍上面积攒着厚厚的灰尘依稀看的到太极的图案,李泉暗道“这里怎么会有茅山道袍看上去应该有很久,”而周围随地而乱的道具,铜钱剑,摄魂铃,半截的木剑,已经破碎的红绳,锈迹斑斑的镇尸钉,法印,镇坛木,令牌...看的李泉是眼花缭乱,越往前走越是心惊,这里活活是一个茅山道教的圣地,到处散落着茅山法器。

  “难道这里跟茅山有什么关系?还是这里曾经是茅山弟子曾在这里居住过?”李泉喃喃自语,越过一个方案的木桌前,上面·香烛还残留着,几张已经变色的符咒,李泉的脸上慢慢的变成青绿色。

  “李泉,那里有什么啊!”王闯在水边向李泉叫了一声,身体已经向水中走去。

  李泉回头想王闯看去,王闯的腰部已经淹没在水中,急忙的说道:“别过来,有危险,”。

  更H!新、◇最,…快~上w酷匠U网H'

  王闯身体一愣,暗道“不会吗?我还没下去呢?”连忙向岸边走去,就当即将离开水面时候脚被什么抓住了,王闯回头一看,踏马四周全部是浮尸,“浮尸在这里”一声惊叫连踹带踢花开了一只浮尸的双手。

  张浩闻声,急忙向王闯跑来,当身体接近亮点的时候,完全懵了水中飘浮着比之前更多的浮尸,而且都在潜水中张牙舞爪的向王闯追去。

  李泉听见王闯的叫喊后,从悬浮岛上轻盈的飘了下来,脚尖轻点浮尸的脑门向岸边飞去,对着最近的一只浮尸踹了过去,手中的古剑划破了另一具浮尸的颈部。

  “快上岸,浮尸只会在水中,”李泉提醒着站在水边的张浩,同时左手用力的拉着王闯的身体。

  王闯惊慌失措的怒喝着“踏马的,没想到这里居然也有浮尸,还好我跑的快,不然现在我就要喂他们了”。

  李泉说:“这里太古怪了,没事别乱动”说完径直向张颖走去,王闯,张浩二人对视,“还不快走”张浩说完,飞起双脚就跑。

  “等等我!糙”王闯怒骂一句身体打个寒颤,快速的追上张浩。

  张颖看李泉走过来,问道:“你发现了什么?”

  凌米春说:“小帅哥,上面有什么啊!看你阴阳怪气的,不会发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了吧!”。

  “刚听见王闯说河里有浮尸是怎么回事?”张颖问向李泉。

  李泉没有回答凌米春,走向张颖的身旁说:“上面发现了茅山的法器,如果没有猜错,这里以前一定居住过茅山后裔,或者茅山的弟子,上面到处都是一些除魔的东西,还要一种可能?”李泉停顿了下,因为他不确定,不想引起大家的恐慌。

  “是什么啊!小帅哥,”凌米春撅着小嘴向李泉问道。

  王闯,宇李泉同时走了过来,听到李泉的对话,问道:“该不会这里是乱坟岗吧!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尸体”,王闯还保持着之前恐慌的表情。

  李泉叹了口气说道:“另一种就是,这里曾经出现过僵尸,而且法力之高强,或许这里曾经有强大的邪灵,鬼祟,妖邪,那些浮尸应该是许多年居住这里的人类,在上面我发现有许多茅山的法器,其中不乏少见的法印,镇坛木,令牌,要知道这些,茅山是很少用的”。

  “你的意思是?茅山的人曾经来过这里”,王闯疑问道,心中不由的想起了鬼七子的话。

  张浩说:“李泉,王闯,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们之前在河床下面的地洞,后来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而且,张飞,王宁,王来柱,包括道长都不见了,”

  “你的意思是?”王闯仿佛猜到了什么,不确定的问着张浩。

  凌米春一旁问道:“哎呀!你们还有同伙呢?”

  “别乱说,米春现在我们还不知道这都是怎么一回事呢!”张颖打断了凌米春,看着李泉向从李泉的口中知道这其中的秘密。

  李泉看了一眼张颖,说道:“张颖,别乱想了,没事”

  “这还踏马的没事,我们凭空出现在这里,而且吴九阴也是茅山的弟子?这叫没事吗?”王闯怒了,拼命的嘶吼着,突然拉住了李泉的衣领,咆哮的问着。

  “李泉你说,为什么我们在废墟洞内,你会没事,我和张浩在黑暗中寻找出口的时候,你会出现在我们的身后,为什么在河边浮尸对你惧怕,为什么刚刚我与你一起,而你却像是会飞一样不费任何力气就上了那座破岛上面,李泉我们是从小到大的兄弟,哥们,你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们”。王闯似乎变了个人,疯一般对着李泉怒喝着。

  张浩看到气氛变得不可压制,急忙的拉住了王闯的手腕,不料被王闯摔倒在地,恶狠狠的看着李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