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趴在远处紧张的看着李泉的身影,一切他都看的清楚没想到李泉的身手完全超乎了他们的想象,眼看三名同伙倒地,方才怒喝一声提醒剩余十人,看的出来老头脸上没有了之前的笑意。

  李泉在中间慢慢的转动着身体,头上的烈日照射在李泉的身上,渐渐的汗水浸透了全身,来不及任何擦拭一个转身,出现在两名男子的身旁,男子刚反应过来举起长刀对着李泉的头顶看了过去,一旁的几名男子也挥舞着长刀开始招呼着李泉的全身。

  李泉轻笑一声对着一个男子的胸部刺了过去,在看李泉的身影已经消失了,有一名男子倒吓,胸前喷射出绿色的液体。

  张浩的强壮身体此刻发挥的淋漓尽致,粗重的树干在手中耍的虎虎生风,连连打到两名男子,大步跳了过去对着他们的胸前踢了过去,身后几名男子紧急追了过来,张浩怒喝一声转伸迎了过去,长刀看在新鲜的树干上,对张浩起不到任何的伤害,而张浩横着树干挡住长刀,脚下用力向他们顶!顶了过去。

  就当八九个男子左右寻找李泉的身影时,李泉凭空出现在他们眼前,吓得他们纷纷后退一步,远处的老头嘴中蠕动,说着一些李泉听不懂的话。

  八九名男子开始分散开来,三个人一起分别砍向李泉,李泉短小的古剑在手中来回抵挡,一时间竟然连连后退几步,近到张颖,凌米春的身边。

  “小帅哥,小心点”凌米春神情紧张的叫道,并拉着张颖的手向后退。

  张浩此刻扔掉身后的几名男子,一把粗重的树干挥舞了过来“你没事吧!”张浩的向李泉问道。

  李泉身形向一旁闪了过去,笑了下说道:“没事”。

  “他们都被打成这个尿性了还说没事?”张浩表情轻松的说着,却发现远处许多爬行的人向这边跑来,李泉似乎也注意到,边打边退到树边。

  “王闯,快回来”张浩叫住正在奋战中的王闯,与李泉背贴背的后退,王闯正打的兴起,耳边传来张浩的声音,回头一看,心中不禁暗叫:"踏马怎么来这么多”。

  随着李泉,王闯,张浩三人的后退,十多名男子开始紧追上来,随着远处的许多爬行人渐渐逼近。

  凌米春退到树洞的旁边,惊恐的说道:“哎呀!这可怎么办呢?”

  李泉说:“进树洞“。

  张浩问道:“这下面鬼知道会有什么?能不能别这么冒险”。

  “我觉得李泉说的不错,现在没有别的路可选”张颖在李泉的一旁站着,眉心紧皱,脸颊阵阵的发红。

  就在几人商量之余,爬行人已经近到眼前,老头在人群后面指挥着,不时的对着前面的爬行人叫喊道。

  “这老头是踏马的头头,我们快点抉择吧!一会走都走不掉了'张浩的声音再次催促着,凌米春与张颖一旁的颤抖着身体,目光看向李泉。

  李泉说:“顺着树洞下去,至少先躲过这群沙民在说”。

  索性洞内并不是垂直的深坑,跳下去后紧紧是几米的垂直,眼前出现一道缓坡,直向深处延伸去,凌米春吓得连连尖叫,想要跟着李泉身后,却发现张颖的手紧紧的拉住了李泉的衣角。

  “我怎么感觉这是通往地府的啊!阵阵阴风啊!吹的我浑身不舒服”凌米春在张浩的身后嘟嚷道,完全没有顾忌其他人的感受。

  “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你不知道吗?”王闯生气的向凌米春说去,突然脚下开始出现水流,漫过了双脚,投过上面传下来的亮光王闯低头看了下去。

  “我怎么觉得不对,这里怎么会有水?而这颗树下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洞,不像是天然形成的”张颖在身后轻轻的说道,并且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坚硬的墙壁,地下是潮湿的泥土路,远处还有微弱的水流声,张颖口水的沙民很显然并没有顺着树洞追下来,李泉并未放松时刻的注意着身后,一只小手顺着他的衣角游到腰间,李泉回头一看,张颖的正面向他微笑着。

  李泉面容和善的对着张颖笑了笑,左手在黑暗中摸都张颖的手,紧紧的攥在了手中向前走去,心中开始上下的乱窜脸颊不在是以往的冷峻的表情,慢慢的红晕了起来,索性黑暗中无人发现。

  “小帅哥,你等等我啊!我都走不动啦”凌米春慢慢的落在李泉的身后,几人在洞内走了近两个小时,慢慢的树洞如同星星一般渺小,凌米春浑身疲惫的在一步步行走。

  张浩与王闯走在前面开始停住了脚步,对着身后的李泉说道:“现在我们走了这么远,它们一定不会追上来,我们停下歇一会吧!而且这洞内的情况我们也不清楚,”张浩边说边坐在潮湿的地上。

  “李泉的手与张颖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时而张颖用力握,李泉就回头看着张颖刺,二人彼此心有体会,突然被张浩叫住,慌忙中抽出了握住张颖的手,抬头的看着张浩。

  “既然这样,那就休息吧!”李泉随口的应付着,还好刚刚没有被他们看到,李泉心中久久未能平息,回头看了眼张颖,她同样的表情,只是身体有一些抽提,可能是累坏了吧,李泉心里想着并依靠墙壁休息。

  “哎呀可算是休息了,累死我了”凌米春继续的嘟嚷着,向李泉的身边走来,身体并肩的靠在了墙壁上,突然惊声叫道:“这墙壁上好藏啊!小帅哥快起来,衣服都被搞脏啦,讨厌死啦”说着右手拉着李泉的肩膀。

  “没事,我很好,你休息吧!”李泉用手轻轻的拨开了凌米春的右手,同时很礼貌的说着,并且打断了凌米春的动作。

  “哈哈哈...”王闯在开怀大笑着凌米春的无趣,并且说:“凌米春来来把我扶起来,我坐在地上也脏”。

  凌米春向王闯看去,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水流声渐渐的越来越响,穿过厚厚的墙壁端急的流向远处,黑暗中五人贴在墙壁上仔细的听着。

  nZ酷匠.网◎首?\发\4

  “我们走吧!不能呆在这里不动,”随着李泉的话音消失,前面出现了一处亮光,黑暗中微微发亮,四周是一片水流,亮光之处被水藻围绕着,上方悬浮着一座小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