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在做什么?”李泉的声音从一旁废墟内传了过来,随着人也出现在众人面前,手里拿着一块灰色的碎布,身上干干净净,连头发都是湿漉漉的。

  张浩连忙停止住脚步对着李泉的的方向叫道:“你踏马的去哪里了,知道我们为了找你费了多少事,”。说完急忙的向李泉走去,伸开双手抱着李泉的身体。

  “呵不好意思,让大家为我担心了”李泉说着,昏暗中脸上略带着歉意。

  凌米春学着张浩的动作,跑了过去嘴中怒道:“你跑那里去啦!我们都在找你,”说完刚想伸出双手与李泉拥抱,李泉的身体向张浩一旁闪了下,不好意思的微笑着。

  “躲不起,我去寻找东西,我发现了着附近有一条”李泉的话还未说完,凌米春气哼哼的打断了李泉的话。

  “哼!小气鬼,大伙都急疯了,你一句对不起可不能算”说完撅着小嘴,对着李泉耍起了性子。

  “李泉,你”王闯没有继续说,看到李泉安全的出现在面前再说是什么都是徒劳。

  张颖双手躬与背后,脑袋前伸对着李泉说道:“你呀!真是的,”

  回到洞口的方向,几人相互坐在了地上,从李泉带回来的那块破布上看,上面湿乎乎的,并且滴下几滴看上去并非是李泉的汗水。

  王闯问道:“李泉,你走的时候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是发现不过那里很危险”李泉想都没想的接过了王闯的话,看着张浩与凌米春的神情,似乎在为自己的消失而愤怒。

  “不过我发现了一跳深不见底的河流,长度具体多少我不知道,但宽度至少有二十五米,我试图潜入下去,”,李泉无奈的说着,水流附近的情况一无所知。

  可以确定的是李泉的消失发现了河流,这在沙漠上无疑是一个重大的线索,再有一点就是河流附近有怪兽。水深无法估计,水内是否藏着其它大型的水生怪也无法得知。

  不知道李泉带来的是不是好消息,至少发现了水源,几人开始商量后,准备天凉就起身向水源的方向走去,至少有水比有什么都强。

  一夜无话,黑影也再无出现,东方渐渐发白,李泉叫醒了所有人,趁早向水源的方向行去,免得太阳出来。

  离开废墟中的古城,跟随着李泉的身影,一路上发现不少动物的骸骨,四周风沙弥漫好在不是太大,方向感极强的仗义说道:“我们现在是不是向北行走?”

  李泉没有说话,停住了脚步点了点头,表示默认。

  张浩,与凌米春开始出现了头晕胸闷,明显是中暑的迹象,一望无际的沙土伴随着点点沙丘,地表开始热了起来,四周隐隐卓卓的飘着热气。

  “在走一公里就到了,那里有一颗古树,可以到那里避暑,躲过炎热的太阳”李泉的声音不大,但是对于几人如同救命的信号一样,李顺双手缠着胸腹,深吸了口气,大步的向前走去。

  张颖与凌米春走路开始变得异常艰难,相互搀扶着一前一后的在摇晃,王闯与张浩也别他们好不到那里去,走一步摇一下,随时都有摔倒的可能,李顺的状态明显比他们几人要好的很多很多,边走边跟李泉聊着。

  “小兄弟,你是如何发现那条河流?傍晚你消失的时候就是去找那条河流”。李顺的面容和善的问向李泉。

  李泉回头了看几人,走到李顺的身边轻声说:“我知道哪里有,所以不用去发现,而我也并未消失,我是去墓地找他们算账去了”。

  李顺一愣,看着李泉,此刻在太阳光下的显得满脸通红,眼瞳已经开始变成红色,然后看不出任何缺水额迹象,也看不出他比往常,张浩有何过人之处,居说这般大话。

  “小兄弟,你是如何知道哪里有水源?如何去墓地找他们算账?”李顺言下之意向从李泉的口中套出一些秘密。

  李泉没有子啊理会李泉如往常一样,冷视着周围的一切,仿佛眼下这般死亡之地与他毫无关系,面眺视前方,不在理会李顺的问话,开始向前面走去留下尴尬中的李顺。

  “唉!”李顺叹了口气。

  远远的身后出现几只爬行的身影,不远不近的尾随着他们,炎热的沙土地上露出几只脑袋,看不出是什么。

  “李泉你踏马的等等我们?在这样我要渴死累死在这里了”,张浩干裂的嘴唇随着说话一张一开,几滴鲜血滴在沙土地上。

  王闯搀扶着张浩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几人身体都已经到了极限,凌米春大声叫道:“那是什么?”

  一声尖叫把所有人都叫醒了,纷纷向前看过,果然是一条河流,远远的望去犹如一面镜子,连一点点波纹都没有。

  “水,水,我要和水”张颖的声音几乎是从嗓子内发出,凌米春用力的摇了摇张颖,“前面就是水,加快点脚步,马上到了”

  9"最新U3章=:节上‘酷◎}匠k网%

  眼看水流近在眼前,几人却一直走不到,张浩在没有任何力气,索性躺在地上顺着斜坡向下滚去,王闯被张浩拖着也跌倒在地,二人闭上眼睛随着下坡身体飞快的向河水方向滚去。

  李泉站在水边,眼睛一直盯着王闯的身后,看着不时鼓起的沙包手里捏着一把汗,但又不能帮助他们,自己一个不小心,那些未知的身影随时都会袭击他们。

  “水,这是水”张浩滚落在一旁的水流旁瞬间清醒了许多,双手不停的在河内拍打着,激动的大声的叫嚷着。

  张颖慢慢的对着水流走去,贴贴撞撞的扑在水边,一头栽了进去。

  李泉还是没有移动,一直盯着远处,直至十分钟左右后确认远处没有了动静,才开始向水边的几人走去,连忙阻止道:“这水不能喝”

  张浩已经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大口,仰在水中看着李泉问道:“我已经喝了很多了?”

  “哎呀!怎么才说啊!我都喝饱了已经,你摸摸我的肚子”凌米春撒娇的说着,表情却略带害羞的面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