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森的洞内传来阵阵冷风,王闯从另一条洞内慢慢的向张浩走去,边走变叫道:“张浩你在干嘛?你刚去哪了?找了你好久都没找到你。”。

  张浩的身体一愣,疑惑的看着王闯问道:“你...你是怎么逃出来的?你不是被几个神秘的黑影带走了吗?”

  王闯此刻走到了张浩的身旁,黑暗看不清张浩的表情,停顿几秒后说:他们把我带进一间密室,我趁他们不注意逃走的,现在我们顺着另一条通道走,就会到地面上”。

  张浩犹豫了下问道:“你看到李泉了吗?”。

  王闯的表情瞬间转变成了阴森,身体向张浩靠近轻声说:“小声点,我们快点走,再不走它们就追上来了”。

  另一处洞口出现了亮光,三个人举着一个火把向王闯,张浩走来,突然停住了脚步惊悚的看着二人,同时大声的叫道:“什么人”。

  张浩听到刚才三人的对话,并无太多怪异的举动,只是轻微的说道:“跟你们一样,迷路人”。

  王闯戒备的看着三人问道:“你们又是什么人?”

  “李顺,我看他们好像跟我们一样啊!你看他们满身脏兮兮,满脸土尘的,葬死啦!”那个柔弱的男子对着一个叫李顺的男子说道。

  “你们是什么啊!怎么会在这里呢、”那个女子开始反问道。

  王闯宇张浩确定眼前的三人的身后后,开始对他们讲述来到这里的一切,除去了之前的环节,并讲述来到这地下墓穴遭遇的一切。

  “张颖你听到没有,他们居然说遇到了一群神秘的黑影,可好怕啊!”那个女子的名字叫张颖,一个很漂亮的女子,怒瞪着那个柔弱的男子。

  最/m新章节L上酷{匠6V网;

  “凌米春,我告诉你多少次,在人多的场合要叫我颖儿,真是的”,说完不忘对着凌米春的身上打了一下。

  “你们别别吵了,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离开这里,你们身后的方向就是通向地面,这里有一群神秘的人随时偷袭我们,如果你们不想走,可以留在这里,别挡着我们的去路”,王闯的声音开始说道,并开始向他们走去,边走边看着三人,似乎厌恶的表情。

  张浩向要阻止王闯,而王闯已经与他们三人撞肩向他们的身后走去,无奈张浩追了上去对着三人说道:“你们要是向尽早的离开这个地下,就跟我们一起走吧!”。

  凌米春说道:“哎!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丢下我们不管呢”说完也追着张浩的身影追了上去。

  剩下李顺与张颖,二人想对一视随着他们追了过去,一路并没有太多的不顺,沿途边走边相互的交流着,王闯与张浩这才知道,他们是一个叫米兰农场的职工,三人原本是研究考古的人员,不甘愿隐藏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所以才贸然的违背着命令,走进神秘的罗布泊,希望能寻找到惊人的秘密,为国家为个人献出应有的责任。

  张浩这才意识三人的举动,逐渐的放下了所有的防备,王闯也似乎渐渐的接受了张颖这个女孩子,沿途洞内虽说是恐怖一场,但几人的谈话却是非常愉快。

  身后一直尾随着一个人,不远不近的一只盯着他们,脚步十分轻盈,几人基本融入到一起并未发现身后的黑影,殊不知一场危险正在悄悄的向他们逼近,并吞噬着他们的灵魂。

  前面渐渐的出现了一道光芒,几人沿着墙壁慢慢的向前行进,王闯说道:“前面应该就是地面的出口了,都加快点脚步”。说完一个健步冲了过去。

  张颖在身后叫道王闯,并嘟着小嘴开始埋怨这个粗鲁的男人关键时刻丢下女同志。

  张浩在身后大笑着:“李顺,看吧!还是王闯更有魅力一些,短短的几个时辰张颖就弃你们不顾”,话中似乎带有着嘲笑的语气,而李顺凌米春并未理会张浩,紧跟着张颖追了上去,留下自言自语的张浩。

  果然洞口的方向是地面的出口,毒辣的阳光照射着洞口,一片沙土掩埋着仅仅漏出碗口大的地方,王闯开始用双手拼命的把扒着沙尘,张颖也加入进来开始于王闯一起。

  待张浩,李顺,凌米春三人走到洞口时,洞口基本已经清理完毕,抬头望去,上面出现了许多土层,高矮不敌的分布着。

  “怎么还是这里啊!”李顺开始埋怨着,王闯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凌米春说道:“哎呀!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这里科室闻名的死亡知道罗布泊,而我们现在所处的科室楼兰古国的废墟中,真是的太没文化了”。

  张浩问“罗布泊是什么地方?楼兰古国又是什么地方?”

  张颖说:“我们还是出去在说吧!这地下挺慎人的,你们不出去,我可出去了啊!”说完顺着仅可容下一人的洞口向外爬去.

  凌米春捏着兰花指怒道:“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们,太讨厌了,哼!”说完蹑手蹑脚的随着张颖爬了出去,待所有人都爬出地下洞口,张浩看着凌米春问道:“你还没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呢”。

  “真是讨厌,好吧!今天啊!我就好好的给你上一课,听好了啊!”凌米春开始长篇的叙述道。

  “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南部湖泊,当地人都交它为罗布泊,外围人员又叫它为地球之耳,后来外国探险者成为这里叫做死亡之海”。

  王闯瞪大了眼睛看着凌米春,“死亡之海?什么意思?”。

  “我们啊!现在在新疆塔里木盆地东端,这里啊!属暖温带大陆性极端干旱荒漠气候。海拔七八十公尺左右,位于塔里木盆地的最低处,其中有几条著名的河流从此穿过,被成为中国第二大咸水湖。公元三三零年以前湖水较多,现在这片废墟就著名的丝绸之路楼兰古国,之后由于气候变迁及人类水利工程影响,导致上游来水减少,直至干涸,现仅为大片盐壳。”一口说完这么多,凌米春依靠着土墙喘着粗气。

  王颖补充道:“其实吧!春哥说的对,但是也有错的地方,首先这里是新疆最古老的民族,这里的人民从来不种粮食,他们唯一的生活来源就是以扑鱼为生,据说他们一百岁以上的老人都比我们正常人有力的多,而且可以自由的穿越在罗布泊的任何地方”。

  王闯说:“哪不对的呢?”

  王颖川了几口粗去,坐在沙土上索道:“不对的就是现在我们在的地方就是楼兰古国,而并非丝绸之路,丝绸之路可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凌米春没想到张颖会这样说气的小脸通红,嘴巴不停的怒道:“你.你...”。

  “嘿嘿!”张颖调皮的对着凌米春笑道,吐了吐舌头。

  张浩不禁身体一倒栽在沙土上,对于整个奇葩的反驳,自己也是吐血而找不到地方。、

  李顺一直依靠在土墙上休息,当所有人不在争执,他站了起来对着身边的几人说道:“现在不管是出于什么,我们走到了一起,几人在这里肯定要互相照顾,眼下我们最缺少的及时水喝食物,不瞒你们说,我们三个人已经两天没有吃喝过,如果在找不到水,相信我们很难的在度过两天”。

  王闯突然停止了笑声,面向眼前的茫茫沙海看过,除了不少的土墙,再无任何可以看到的东西,走到一块断裂的土墙边上,看着张浩干裂的嘴唇,张颖与凌米春疲惫的身体。

  缓缓开口说:“只是不知道这茫茫沙海,何处寻找水源?”

  张浩没有说话,凌米春没有说话,张颖只是皱着眉头看着王闯。

  就在所有人为水发愁的时候,洞内传来一个声音。

  王闯突然瞪起了双眼望去,慢慢的挪动着脚步向张浩走去,惊恐的看着洞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