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感觉我们现在在墓穴中行走?”张浩贴在王闯的背后,不冷不热的说着,双手沿着光滑的墙壁上游走,走在前面的王闯突然停止住脚步。

  黑暗中回头说道:“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要不你在前面走,我跟着你”。

  张浩一听不禁浑身一抖,连忙恭维道:“哈哈...别别!我不说就是,都知道你胆子大,有勇有谋现在,你可不能不管我啊!”。

  “踏马,你说点好听的,或许我会考虑考虑,”王闯一脸滑稽的表情,似笑非笑的对着张浩,深深的叹了口气,仿佛无能为力的样子。

  王闯与张浩边走边闹着,隐藏在黑暗中的眼睛一直尾随着他们向前走了近一公里,前面突然出现一丝光亮,如同黑夜中的一颗星星,王闯停住了脚步,往墙壁上靠了靠,小声的对着张浩说道:“你看前面有亮光,”

  张浩微微的张开了眼睛,向前看去果然有一处静止的亮点,似星星微弱似光火通彻,“王闯,这不会是星星吧!”

  王闯轻声说:“怎么会,我们现在是在地下,不是地上”。

  当王闯的声音刚刚消失,远处出现两个人影,由远到近速度之快,如同下山的猛虎,张浩惊到:“那是什么?”

  王闯不禁失声连忙惊叫道:“快,快往回走,”

  顺着来时的路,二人摸黑中拼命的奔跑,浑身上下在墙壁上擦的都是伤,而眼下却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身后两个黑影速度之快,超乎王闯,张浩的想象,没跑到几百米后,黑影已近到身前。

  身后一声怒喝,王闯来不及回头挥手向后打出一拳,这一拳打出王闯手臂如同打在石头上,不禁整条胳膊一麻,身体跌撞在岩壁上摔了出去,张浩回头看过去,漆黑的周围看不清任何事物,顺着声音的方向跑了过去。

  地上黏糊糊的全是血,张浩拉着王闯的身体用力的扶了起来,顺着流血的地方摸去,却发现着血不是王闯的,张浩叫道:“王闯,王闯”。

  黑暗中王闯的声音传来:“我没事,快点跑”。

  身后响起脚步声,张浩对着身旁的王闯说:“身后只有一个脚步声,”王闯听完不禁一惊,一个脚步声,而张浩是如何知道?

  “你怎么知道”王闯深吸了口气问向张浩。

  “我能听得到,”好像那个袭击你的人受伤了”。

  身前几个黑影再次出现,挡住二人的去路,狭隘的洞内被堵得严严实实,张浩拉着王闯的身体停在那里,远处几个人影在晃动,不知为何四周慢慢的有一点点亮光。

  “那是什么?”王闯问着张浩,似乎不太确定。

  张浩说:“跟他们是一伙的,但是不知为何刚进来的时候没有发现”。

  当张浩的声音消失,人影趴在地上飞快的冲向张浩,对着他的胸前刺了过去,张浩的身体一愣,接着回头像黑影踹了一脚。

  身体却失空向前面摔去,撞在墙壁上撞得眼冒金星,想再次寻找黑影的下落却听到王闯的叫声,无奈只好捂着鼻孔走了回来,王闯的身前出现几个黑影。

  驾着王闯的身体开始向前走去,张浩紧追上去,却发现身后那个黑影已经出现在眼前,暗骂一声吼,对着黑影扑了过去。

  “别动,是我”黑影突然开口了,而声音极其熟悉,张浩停下即将打出的一圈,兴奋的的快跑向黑影走去。

  “李泉,踏马你去哪里了”张浩开口向李泉问道,而李泉却答非所问。

  “别问了,快追上王闯,这里不是你我想象的那样,”李泉说完拉着张浩的右手漆黑中向王闯叫喊的声音追去。

  李泉,张浩,在洞内左拐右饶来到一间密室,门前点亮着几盏油灯,里面摆放着两具棺材,看上去棺木已出现了损坏,地上奚落的散落着各种器皿。

  张浩疑惑的问道:“李泉,这里怎么会有棺材”。

  李泉慢慢的从石门内走了进去,对着身后的张浩说道:“这里原本是千年墓穴,建造这个墓穴的人为了防止被盗,在里面修建了许多迷宫,真假棺材七座,围绕主棺建筑的七座又分十四迷宫,每一层迷宫内又分七处出口”。

  张浩惊呆了看着熟悉有陌生的李泉,在印象中李泉从来都是沉默寡言且安静的人,今日他仿佛边变了个,疑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你以前来过?”。

  李泉似乎楞了一下,并不明白张浩的意思问道:“你的意思是?”。

  “呵呵!”张浩随口轻笑了句,没有回答李泉的问话,走过李泉的身前,向棺材走去。

  李泉追了上去,与张浩并肩向棺材走去,眼前的棺材上的木材已经慢慢掉落,李泉,王浩放慢脚步,以往经历过的种种使得二人对棺材有一种惧怕。

  当二人走过棺材旁才发现这竟然是两具空棺,里面上面都没有,张浩长长的舒了口气,李泉并没有过多的查看棺材对着张浩说道:“我们快去寻找王闯,既然没有危险说明着附近一定有东西在居住”。

  张浩看着李泉,想要问些什么,远处再次传来王闯的声音,空荡荡的洞内来回回荡。

  “在那里”李泉指向棺材背后的方向叫道,张浩也同时看过去,在看李泉手中多出一把短小的古剑上面染着已经血迹,在看看自己的手中什么都没有不禁暗道“踏马,这小子什么时候有个匕首在手中”

  “还不走,”李泉大声的对着发呆中的张浩叫道,说完一个闪身越过棺材,张浩这才意识,随着李泉的身影向远处跑去。

  张浩的身子刚追出石室却发现李泉不见了,眼前出现两条洞口,分别向深处延伸,张浩惊住了不知道该往那条洞口走去试图叫了几句,发现没有李泉的回声来回只有自己的声音在洞内。

  “踏马,该走那一条呢?”张浩驻足在嘀咕着,一边沉思到底该走那一条呢?

  就当张浩左右为难的时候,一条洞口出现了几只脚步声,听上去应该是三个人,脚步沉重而缓慢,不时的传来交流声,两男一女。

  “都跟你说了别来这个地方,就是不听,现在想回去都回不去了”一个较弱的女子在说着,好像是在训斥另外一个男子。

  “我还不是为了大家,你以为我愿意来这个破地方,现在倒好开始埋怨我了”一个苍老的男子开始反驳女子的话,说的大义凌然。

  这时一个柔弱的男性声音说道:“你们好啦!都这个地步了还有什么好争吵的,还是赶紧寻找出路吧!”。

  酷匠X~网Ih唯√一P正5Q版=,op其Da他t都是?…盗&;版“‘

  女子的声音继续说道:“我说的不对吗?现在我们科室困在了这个生物人烟的罗布泊,就连水喝食物现在都没了,跟等死有什么却别”。

  “我们现在不是在寻找着水源吗?”柔弱的男性似乎在安慰着女子。

  张浩终于听清楚了,他们三人是来这里寻找着什么,却迷路了与自己一样现在困在了这里,想到张浩抬起了脚步迎了过去。

  “张浩,你在干吗”,一个熟悉的的声音从另一个洞内传来,叫住了张浩。

  张浩不禁身体一愣,屏住了呼吸看向那个洞口,身体慢慢的后退一步同时的盯住两个洞口,突然另一个洞内走出一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