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五年夏天,时间显示下午四时许,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若羌县境东北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上空出现两柱光影,飞快的划过罗布泊最终落在一旁沙丘上。

  地上躺着王闯与张浩人,身上居然没有丝毫伤痕,滚热的地表冒出烫手的气浪,王闯费力的解开破旧棉衣上面的纽扣,在地上轻轻的站了起来,对着躺在一旁的男子踢起一脚“张浩,踏马的还不起来,我们现在在那里”

  王闯迷糊的看着四周,身上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的落在沙地上,张浩微微的张开眼睛迷茫的看着王闯,“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还想问你呢?张飞,王来柱他们去哪里了”,王闯反问道。

  张浩没有说话,双手在沙地上用力的按了下去,身体缓缓的站了起来,烈阳下的荒漠一片死寂,连一株草木都看不到,蔚蓝的天空如同海蓝一般,没有一丝云彩。

  张浩用破旧的棉衣擦拭了额头上的汗水,举起双手遮在脑袋上开始审视这片沙漠,连接天地一片空荡,没有任何一丝遮挡物。

  “这里怎么会这么热啊!还有我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张浩似乎想再次确定不是幻觉,王闯的声音打破了张浩的幻想。

  “我只比你刚醒一会,你看这四周明显是像沙漠这,踏马的连水源都没有”王闯的声音绝望而悲凉,身上的棉衣被仍向地上,露出一间灰色的毛衣。

  张浩说:“我们必须寻找一处遮阴的地方,不然会被烤成肉干,也不知道王宁他们怎么样了”。

  天地茫茫,浩瀚无际。所见之处净是沙土,烈日碧空,吞噬一切,行走在空旷无际的沙漠上,王闯与张浩浑身上下留着汗水,嘴唇干成裂缝,仅仅几个时辰他们才走了几公里,前面出现一堆沙丘挡住二人的视线。

  “这要走到什么时候?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张浩开始埋怨起来,脚步一下比一下沉重,双手开始不停的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王闯并没好到那里去,浑身开始出现虚脱,眼睛不停的眨着,听到张浩问向自己,王闯并没有开口,慢慢的向沙丘走去。

  “我觉得我开始出现幻觉了,我看到了楼房,树木”张浩不停的说着,眼睛盯着远处。

  王闯爬过山丘向四下观望,果不然远处出现一处黑影的楼层,四周排列的几株树木,王闯兴奋的叫道:“张浩,看那是什么?”

  张浩眯缝着双眼顺着王闯指去的方向望去,“我看到了,我出现幻觉了,我”。

  王闯拼命的向下跑去,对着身后的张浩叫道:“你没有出现幻觉,哪确实是楼房,快,快点跟上”。

  张浩脸上漏出许久未见的笑容,咧着嘴这种王闯喊道:“你踏马的等等我,等等我”说完开始顺着下坡滚了下去。

  王闯,张浩一路连跑带爬向楼层行去,周围的荒漠显得不再那么悲凉,两人嘴中怪叫着冲了过去。

  一座古城平地而起,出现在王闯,张浩的眼前,有高耸的城墙,模糊不清的街道,四周参横断裂房屋,城墙尽头框架着土房门的旧址。

  “我们这是在哪?”张浩自言自语的说道,同时用双手在土墙上摸着,城池内一片残痕,到处掩埋着倒塌的房屋,土墙,还有十多米高的墙屋。

  王闯走过这道土墙堆成的框门遗址,站在下面明显的感觉这里不对,里面恶风围绕着残横的墙体,一处城墙断裂成几道口子,张浩在里面居然发现了铜钱,破旧的用具,城内居然还有佛塔的模样。

  张浩,王闯大步的走了进去,围着一处土墙下坐着,大口的呼吸着空气,看着眼下陌生的一切,在记忆中曾为知道有这样一处荒漠,土屋遗址。

  张浩说:“王闯,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一处沙漠,眼下要解决的水和食物,不然在这个地方,我们连三天都很难撑下去”。

  王闯闭上眼睛,喘了口粗气说道:“这到到处都是被风沙,对还有这破烂不堪的土墙,我们去哪里寻找?”

  张浩晃动着双腿,身体慢慢的站了起来,向远处二层土屋走了过去,口中说道:“我去前面那间土屋看看,你要不要一起”。

  王闯抬头看了眼张浩的背影,不禁身体一愣,心中暗暗的吸了口凉气?起身飞快的追上即将消失在土屋外的张浩。

  二人一前一后进入这间土屋,屋顶已经坍塌,王闯的声音轻了许多,对着一旁的张浩说:“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张浩回头看着王闯说:“要是有才好呢,总不能坐以待毙吧!”说完憨笑的对着王闯,突然土屋一处断裂的土墙上闪过一个人的影子,王闯眼睛怒瞪,推开前面的张浩向前追去。

  “我看到一个人影,”王闯边追边对着张浩说道,身体一跃跳进拿出断裂的土墙内。

  张浩一愣,仅仅几秒后快速的反应过来对着王闯的背影叫道:“等等我”,说完顾不得身体上的疲惫,随着王闯一同追了过去,王闯站在土墙的背后一动不动的看着脚下,张浩追了过来,顺着王闯的目光看去,地上出现一个洞口,里面深不见底。

  “你确定没看错吧!”张浩顿了顿看向王闯的脸庞,身体轻轻的弯了下去看向黑洞的深处,地上留着双脚步,看上去比正常人大的多,五只巨大的脚趾陷入沙土上。

  王闯与张浩对了对目光开都道:“我确定没看错,这地上还有它的脚印,只是追到这里就不见了,它一定是进入这个洞内”

  “踏马,这是什么东西?是人?动物?”张浩神情恍惚的转脸对着洞口,声音微微弱弱的的问着,王闯并没有马上回答着张浩的问题,仰视看着头顶,手在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眼睛在快速的转动。

  “我们现在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贸然下去定会有想不到的危险,”王闯继续说着,却始终看着头顶,居然发现了一具尸骨,身上破烂的绿色衣服已经开始变成了灰白色。

  王闯叫道:“张浩,你看”说完手指向那具尸骨,张浩砖头向王闯指的方向,果然一具风干的尸骨躺在断裂土墙的夹缝中。

  “这踏马的是怎么回事?”张浩浑身打个寒颤,说话的声音也变的小了许多,厉风开始在土墙里外剧烈的吹着。犹如一个哭泣中的婴孩,听上去撕心裂肺,随着声音消失后接着天空开始昏暗,轰隆声开始在这处废墟内响起。

  OF酷匠0网唯^)一正H版,;…其“T他◎X都yN是~盗}版(

  天昏地暗飞沙走石,狂风怒吼满天黄沙。刹间乌瘴漫天空,笔直落入王闯,张浩的身旁。

  王闯身体快速的向洞口退去,就在距离洞口一米的时候,天空突然黑了下来,对着前面的张浩惊慌的喊道:“快跑,这是沙尘暴”。

  张浩似乎感觉到危险,听到王闯叫道,身体出现在洞口边缘,来不及任何考虑,纵身向洞内跳去。

  头顶传来阵阵吞天动地的呼啸,声如牛吼,嗷嗷的,像久久干旱的天空惊起一声闷雷,声势其大,天地间似乎都在颤动。

  王闯,张浩的身体在洞内翻滚几分钟后,落在一处平缓的砂石上,四周一片漆黑,甚至看不到自己的双手。

  远处一个人影隐入黑暗中,眼睛一直未曾离开过王闯,张浩的身影。不时的向另一个方向看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