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隘的胡同内,突然出现了数十个人影在晃动,走在最前面的赫然就是军区派来的少将,身后跟着局长以及特种士兵。

  最前一排的士兵手持着长约七十公分的武器,看上去应该是一种冲锋枪的模型,只不过圆径有几公分,每个人身后都背着一个气管,全身上下都被厚厚的盔甲包裹着,连眼睛都被一条透明而厚着的脖子护着。

  最后一排是每个人身上背着类如电台模样的东西,每人手中分别拿着两只两米左右的木杆,身后的方块仪器在不时的闪动着,上面几只小灯在闪烁着蓝色红色的光芒。

  “时刻注意安全,防止两旁的门内出现行尸,我在外边随时等候你们凯旋而归。”少将对着身后的数十名士兵吩咐道,转身走向胡同外,向封锁区走去。

  “是!”最前排的第一个士兵声音响亮的回道。

  “少将,少将,等等我”局长看着即将消失在胡同内的少将,说完向胡同外跑去,留着数十名士兵在无畏的向前走去。

  沿路碰到不少行尸,在士兵强大的高科技武器前,不堪一击,前排的士兵用的正是火枪,身背的正是汽油,张道天曾告诉过他们,行尸固然不怕刀枪棍棒,但是他们身体一单融化将再也无法对人类构成威胁。

  看着几只行尸的身体被火枪喷扫而化成一堆白骨,士兵们慢慢的不在忌惮行尸,个个挺起胸膛向深处走去。

  鬼七子在那女僵尸间游走,时而躲避,时而挑起青冥古剑寻找回击着僵尸,来回推没有一方处于败阵,楼梯内传来一群脚步声,转眼间大批行尸已到四楼。

  “踏马,这可怎么办?”王来柱头瞬间都大了,一个两个还好对付,如今这数都数不过来,仅凭他和张飞,加上受伤的张道天?霍夫人?

  张飞说:“你们退后,我来对付他们,”说完夺过王来柱手中的铜钱古剑向行尸跑了过去,嘴中怒道:“XX妈,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你来送”。

  转眼间来到冲在最前面的一只行尸,对着他残余的一只眼睛刺了过去,脚下用力踹了过去,来不及任何抵挡的行尸被瞬间放倒在地,独眼在流淌着鲜血,身后的行尸踏过他的身体扑了过来。

  张飞身体稍微后退一步,挥舞着铜钱古剑对几只即将扑倒身前的行尸刺了过去,看清楚了,是刺而不是扫或者拍,王来柱在远处看着揪心,“这踏马的不是剑,你刺什么”。

  |;看正Lt版&章节上n酷‘匠(网◇

  “啊!”张飞回头看向王来柱,尴尬的笑了句,转手将铜钱古剑对着几只竟是一扫而过,只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这几只行尸胸前流出一道血口,不停的向外部留着血。

  张飞的身体被行尸慢慢的逼退几米,再退就是张道天的身旁,王来柱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根大拇指粗细的钢筋,冲到张飞身边并肩的对着越来越多的行尸扫着,双腿来回的揣在行尸身上。

  一波倒下,又来一波,张飞满脸汗水,身上到处是行尸的血迹,“踏马,这到底还有多少”说着手臂被行尸抓了一个口子,索性有衣服挡住。

  “你行不行啊!”王来柱急切的看着张飞,担心着他的伤口。

  张飞说:“我没事,别让这群杂种越过身后,不然霍夫人可抵挡不住”。

  王来柱点了点头,与张飞分开冲向行尸圈中,钢筋在手中耍的虎虎生风,地上倒是一片惨状,到处都是血迹,倒在地上的行尸。

  张飞就没有这么幸运,被一群行尸死死的围住,短小的铜钱古剑上掉落了几枚铜钱,上面的红绳开始出现松动,在这样下去用不到一分钟铜钱古剑即将全部散落。

  “踏马,这铜钱剑这么开始都散落了”张飞的声音在整座四楼内响起,身边突然传来一阵刺痛一只行尸趴在张飞的身上,对着后背咬了过去。

  张飞原地转了几次,才扔开嗜血中的行尸,而周围的行尸开始暴动起来,对于生人鲜血的渴望使得他们不再惧怕铜钱古剑。

  “空中突然出现一道金色的光芒,行尸纷纷双手挡住目光,龇牙咧嘴的怒叫着,却不敢上前一步,张飞抬头观望,一张黄色的纸符在上面缓缓飘荡,周围开始射出刺眼的金色光芒。

  鬼七子撇开一直纠缠的男女僵尸,听到张飞的惨叫,从怀中掏出最后一张破地狱咒向张飞郑来,破地狱咒落在张飞的天灵盖上方。

  鬼七子随之踏上七星布嘴中念道:“茫茫酆都中重重金刚山,灵宝无量光洞照炎池烦。九幽诸罪魂身随香云旛,定慧青莲花上生神永安。”

  破地狱咒开始发挥出强大的地下能场,一切阴魂,行尸,阴灵无不后退,躲避。

  张飞浑身疲惫的绕开行尸的包围,向鬼七子跑去,浑身上下多处伤痕,身后的男女僵尸也同时向鬼七子跳来。

  “道长小心身后”,张飞急忙的提醒着鬼七子,鬼七子右手在手中转了个圈转身向身后刺了过去,被男女僵尸乔瑟的躲开,顺着剑锋扑了过来。

  鬼七子不慌不忙的站直身形,就在男女僵尸双手接触鬼七子的一刹那,鬼七子的身形消失了,只留下还在奔跑中的张飞,

  “踏马”张飞心中一惊,及时的止住了脚步,不料惯性的冲击身体重重的摔在两米开外,滚落到男女僵尸的脚下,张道天与霍夫人眼看张飞就要被那女僵尸弯腰抓起。

  一把短小的古剑出现在男女僵尸的手下,随着一声怒喝,张道天出现在张飞的身旁,左右用力的拉着张飞的身体向一旁闪去,男女僵尸扑了个。

  鬼七子一个闪步出现在男僵尸身后,只听见一声轻微的惨叫声,男僵尸身体一愣,与正在前进的女僵尸落下两米,口中开始慢慢的溜着绿色的液体,身体慢慢的开始抽搐,鼻孔拼命的嗅着空气。

  女僵尸即将来到张飞与张道天的身旁,身后的男僵尸却未跟上,回头用鼻孔拼命的嗅着气息,发现男僵尸在一旁呆住,女僵尸抬头对着女僵尸怪叫几声,转身向后退一步,落在男僵尸的身旁。

  “道长,”张飞提醒着鬼七子女僵尸已经向后退去,话音刚落女僵尸对着鬼七子的胸前踢出一脚,鬼七子不冷及防重重的摔了出去。

  女僵尸关节生硬的蹲了下去,双手艰难的抱着男僵尸的头颅,抬头嘶鸣,怒喝苍冥,男僵尸的身体慢慢的晃动,全身开始出现溃烂,女僵尸抱着的头颅出现了融化,成了一滩绿色的液体接着脖子,上身开始流出绿色的液体,身体开始裸露骨骼。

  女僵尸原本抱着的头颅突然没了,鼻子向下嗅去,深陷的眼圈慢慢的流出了红色的液体,流向残缺的尸体上。

  鬼七子从未见过如此的场面不禁楞在当场,张道天单手握着胸前注视着眼前得一切,霍夫人此刻已经六神无主,只剩下张飞与王来柱浑身是血的看着周围。

  就在所有人都惊住的那一刻,楼下再次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女僵尸缓缓的收回双手,怀中的男僵尸此刻已经荡然无存,仅仅剩下一堆白骨,周围一片液体吧男僵尸的尸骨亲炙殆尽。

  脚步声越来越近,如同之前那般脚步如同洪水般重新四楼的门前,鬼七子,张飞,张道天,王来柱,霍夫人,逐渐的从眼下的景象中醒悟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