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电的光点照射四周,土屋内一片光明,女孩的内衣散落一旁的匕首边,女子的嘴唇渐渐的咬出了血丝,任由身上的男子在发泄,脸颊上一滴一滴的泪水划过耳际。

  女僵尸首先发现,停住脚步向旁边两名男僵尸低吟,两名男僵尸鼻孔出着冷气,向远处土屋嗅去,空气掺杂着新鲜与活人的气息。抬头向上陶醉的吸了几口。一步跳跃把女僵尸仍在了身后。

  女僵尸气愤的低鸣着,抬起绣花鞋脚步用力弹了出去,同时双手拍打着男僵尸的后背,面目怒视的对着他们。

  破旧的门窗传来男子的呻吟声,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三具僵尸,女子似乎注意到灯光背面的身影,嘴中叫道同时身体在不听的晃动。

  “哈哈哈...就找到你按耐不住了把!臭婊子还装”言语过后动作更快,完全沉寂在欲望的世界里,僵尸拍了拍男子的肩膀,男子并未理会眼睛闭上抓过僵尸的手在自己胸前抚摸。

  女子已经被吓得呆住不动,嘴巴张大洁白无瑕的手臂指向身后,又一只手排在了男子的身后,男子似乎觉得不对,停止了动作正看眼睛胸前出现一只乌黑干瘪的手,指甲长如小指回头一看,三张瘦弱皮骨包裹的脸正看着他,獠牙尖如狼犬。

  “啊!”男子慌乱从女子的身上站了起来,赤身裸体的向门外跑去。女僵尸一跳出现在狭隘的门前挡住了去路,男子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眼神死死的盯住三具僵尸,双腿不停的抖索。

  女僵尸对着男子嘿嘿一笑,顺势双手抱了过去,只听见男子的惨叫声一声比一声凄厉,躺在地上的女子几乎已经吓傻了,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甚至连分开的双腿都未并拢。

  “你们...”女子只说出了两个字便被两具僵尸扑了上来,想要后退双手却软弱瘫泥,两具僵尸在女子的身上不停的晃动着,吸允着血不是嘴里发出怪叫。

  女子眼神盯着僵尸的脸庞,瞳孔渐渐的失去了光泽,脖子与胸前被咬了两处血洞,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渐渐的失去了生命迹象。

  三具僵尸的脸庞渐渐的充实起来,慢慢的鼓起,原本干瘪的双手也在的恢复着弹性,就在三具僵尸起身离开的时候,门外响起脚步声,伴随着几声低吟的怪叫声。

  林风与母亲的身影出现在门前,弯腰头伸着向屋内看去,双手撩起向蟑螂,三具僵尸与林风二人相互面对面的嗅着彼此的气息,不料男僵尸跳到林风的身边一脚把他踹到在地,接着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几分钟后,林风与母亲走在后面四处的看着,前面三具僵尸在寻找着新鲜的生物,留下屋内被吸干的两具尸体。

  鬼七子与霍夫人连连同王来柱几人出了周倩蓉家的门,开始在黑夜中寻找着僵尸的身影,张飞一边安慰着周倩蓉一边与王宁把尸体抬到屋内。

  临走前鬼七子对着周小东已经他爷爷的额头前贴着一张镇尸符并在他们周围撒上了大量的糯米,嘱咐着千万别把额头上的符咒拿掉,唯恐尸变。

  两具尸体躺在屋内的中间,张飞坐在地上陪着周倩蓉,王宁则是在一旁打量着这间楼房,并好奇的在走动着。

  “踏马你能不能安静的呆着,晃来晃去的,我心烦”张飞有些生气的对着王宁叫道,王宁停下了脚步对着张飞说:“张飞,你没发现这里与我们那里完全不一样吗?”

  “老实的坐着,”张飞不愿在多说,静静的看着身边的周倩蓉,满脸憔悴,眼睛已经红肿。

  鬼七子,霍夫人,几人路过土屋前,发现里面有一束光在亮着,门被打开着。鬼七子停下了脚步对着霍夫人说:“去哪里看看,这么晚连门都没有关”。

  霍夫人没有说话,径直的向灯光的方向走去,鬼七子与王来柱也加快了脚步跟了上去,离灯光十米的时候,依稀看见地上躺着一个人,浑身赤裸的躺在那里。

  Y酷匠k网O首“发

  鬼七子丢给王来柱一把铜钱剑,自己拿着那把随身的青冥古剑慢慢的向屋内靠近,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屋内的情形也越来越清晰,躺在门前的是一具男尸,体温还在,里面躺着一具浑身裸替的女子,周边仍着两人的衣服,女子身上被咬出了几个洞口,血已被吸干。

  霍夫人走向前去捡起地上的衣服,给女子盖住了身体。手顺着额头扑了下去把女子的眼睛合上,至于那名男尸王来柱则是随地捡起一件衣服仍在了他的身上。

  鬼七子说:“僵尸离开不久,我们别在这里耽误,尽快找到免得再有人为此送上了性命”。

  “不会走的太远,他们的尸体还有温度,”霍夫人说完看向鬼七子,已征求他的意见现在该往哪里去,鬼七子看着霍夫人看向自己,尴尬的从怀里掏出一个拇指大小的木偶,摆放在地上,又在木偶的身上贴着一张符纸。

  随着鬼七子嘴中念叨,木偶开始在地上跳跃,不时的回头看着什么。然后向东跳去,鬼七子看到木偶跳动的方向说道:“他们向东边去了,如果没有猜错一定不止三具僵尸,可能还有其他的东西在跟着他们”。

  王来柱问道:“师傅,你说还有其他的东西?他们会是什么呢?”。

  霍夫人说:“想必是刚刚变成的僵尸,”

  鬼七子点了点头,说道:“霍夫人说的不错,之前我就觉得不对,”

  几人沿路追随,却在也没有发现僵尸的踪影,路边两旁种满了杨树,在黑暗中仿佛如同人站在那里,有几次鬼七子几人都以为是僵尸。

  “师傅。这都寻找了几个时辰眼看天都亮了,也没有找到僵尸,”王来柱气喘吁吁的询问着鬼七子,而鬼七子并没有理会,只是一直看着手中的玉罗盘走向,自从出了土屋玉罗盘上的指针就没有在动过,鬼七子也是着急。

  万万没想到,就在几人想要放弃追寻的时候,玉罗盘伤的指针开始疯狂的旋转,慢慢的停了下来指向身后的方向,鬼七子一惊大叫:“不好,他们在我们身后”。

  只听鬼七子话音刚落,霍夫人手中的手枪转向了身后,王来柱握紧铜钱剑开始向后转去,霍夫人的手下走在自后浑身一悚,手中的匕首开始对着身后想要做起刺的手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