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坡之处杂草横生树木弯曲,四处荒凉景象净显无余,鬼七子驻足眺望,看着远处的山洞试探性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们又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霍夫人反问道,眼神凌厉,语气霸道丝毫不给几人任何反驳的机会。

  鬼七子说:“路过此地发现此处颇有些不对,便一路寻找到此。”

  “我们在等...”霍夫人欲言又止,从树干上跳了下来,走向鬼七子几人警惕的看着他手中的玉罗盘。

  随着霍夫人从树上下来,三明男子纷纷跳了下来紧随身后眼神冷冷的注视着张飞,王宁,王来柱三人。

  “你手中的是?”霍夫人疑惑的看着鬼七子,同时向身后三人看去。

  王宁忍不住这样严肃的气氛,向前走开对着霍夫人道;“没看到吗?我们是降妖除魔的人,一路前来不知道多少僵尸,妖怪,血尸被我们收服了”。

  霍夫人眼睛一亮,似看到了希望。向前走了一步对着王宁说:“你们是道家的?”

  r酷#?匠X网永久免费\看G小说/,

  鬼七子一听是内行人,便不再遮掩开口说:“我是道士,身后的几人分别是我的徒弟,朋友。今日在一次斗法上遇到茅山弟子不幸被他布下时空阵法,我等几人就凭空的出现了在这里”说完表情似乎尴尬的回头望了望身后的几人。

  “道长,刚有冒犯还请见谅,我辈乃南方一代土夫子后裔,为了寻找一件东西,近五十年来我们走遍大江南北。有幸发现此处才组织了这次倒斗,不幸遇上了僵尸,在里面佘了好几个弟兄”霍夫人没有一丝隐瞒过的将事情全部托出。

  对于眼前的道士几人的来历,霍夫人并没有好奇的追问,也许这只是他们一个善意的谎言,如今来说只要能收服洞内的僵尸,别的都不重要。

  “夫人,”霍夫人身后的一个男子想要阻止却为时已晚。

  霍夫人挥手说道:“无碍,眼下如何收服这洞内的僵尸才是大事,免得因为我们而使更多的人受到伤害”。

  “哎!哎,我糙。盗墓的啊!”王宁开始活跃起来。张飞在身后对着他的屁股踹了一脚,王宁这才闭上了嘴巴听着鬼七子说。

  鬼七子对于眼前的几渐渐放下防备,听到是倒斗的并没有过多的鄙夷,只是很奇怪,南派倒斗对于僵尸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实不相瞒,这次我亲自跟随主要因为洞内有着关乎我祖辈寻找的东西,所以这次才冒险进入”,霍夫人疲惫的咳嗽了下,盯着鬼七子,看着四人的反应。

  鬼七子听明白了,并无太多的言语只是说:“夫人,如今僵尸被你们怎么困在洞里的?”

  霍夫人说:“用炸药把洞内封住了,我们在这里等了一夜就是唯恐僵尸出来伤害附近的人,所以才没有逃之”。

  对于霍夫人的这番话,张飞,王来柱,王宁几人对他们的看法转变了许多,盗亦有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随是盗墓但并没有连做人的良性丢了。

  “这么说僵尸并没有出来”鬼七子问道霍夫人。

  霍夫人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在一旁的石头上坐了下来,身后的一名男子拧开了军用水壶上的盖子递了过来。

  “夫人喝点水吧!”,递水的男子关切的说道。

  鬼七子对张飞三人说:“你们三个在附近看看,能找什么吃的东西,我们先吃点东西,晚上去洞内寻找僵尸的踪迹”。

  三人没有说话,开始转身向草丛深处走去,一旁的霍夫人盯着远处的洞口望去,嘴中不时的嘀咕着。

  身后的三人开始围着霍夫人坐了下来,显然他们的装备更加齐全,探照灯,防水手电,防毒面具,手枪,匕首,事物有压缩饼干,盒装牛肉,还有碎面饼,军用水壶。

  “看你们这身装备,应该是准备了许久了吧!”鬼七子打破着沉寂的气氛,向多与霍夫人了解下洞内的情况。

  霍夫人转头看向鬼七子回到:“你说的不错,我们是准备了很久,在没有进入那座古墓前,就已近进去了几个小弟兄,昨夜又在里面佘了几个,寻找只剩我们几个”。

  鬼七子看向身后的三人,年轻大约都在三十五以上,浑身上下的穿着极为利索,就连他们走路的步伐都看的出来经过了专业的山体训练。

  “能说说里面的情况的吗?晚上进去的时候剩的绕弯路,”鬼七子问向霍夫人,同时从怀里掏出几枚古旧的硬币在手上。

  “本来有带路的人,昨夜载在了里面,不过凭着记忆找到三具主棺不是问题,那座墓葬前面是陪葬的人,中间有一具损坏的木棺,最后才是主棺的位置”。

  鬼七子在心中默默的记下霍夫人的话,同时看向洞口的方向,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丝绸开始出现了大量的鸟虫声。

  张飞,王来柱,王宁三人,找到了一些野果,还有一只野兔,两帮人围在了一起,相互吃着,旁边架起了藕火野兔的香味慢慢飘荡着。

  八人重新整理了装备,霍夫人的给张飞一把强光探照灯,一把军用匕首,王宁,王来柱与另外三名男子走在中间,鬼七子手持青冥古剑走在前面,霍夫人断后。

  慢慢的向洞口靠近,之间四周坍塌着许多倍炸药爆破的石头,洞口被堵住了,几人费了半天的劲才挖通一个仅可以一人爬进去的隧洞。

  张飞与鬼七子一前一后的爬了进去,里面倒出散落着玉器的破裂块,腐朽的棺材板,还有几只完整的青花瓷。

  “你们小心点,僵尸很厉害一条足有三米多高,凶猛无比”霍夫人在后面盯着着张飞与鬼七子,王宁一听三米多高,双腿不由得晃动着,王来柱怒视着王宁要不是眼下这场景非得踹他一脚。

  八人来到了最初的木棺陪葬坑,除了地上破烂不堪的陪葬品被破坏的飞剑阵再无可训匿的东西。

  “道长,顺着前面那个石洞向左走会有流沙,千万别走错,一定要走在中间左边第二个台阶”霍夫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鬼七子轻声回了句:“好”,握起青冥古剑向前走过去,果然前面出现一个左右分叉的石洞,张飞照了灯光望去里面空荡荡的脸一块碎石都没有。

  “走吧,顺着霍夫人说的走,”鬼七子叮嘱着张飞,手中的古剑开始抬起,时刻着做出进攻的剑式。

  “好像不对,”张飞看着前面说到,鬼七子顺着灯光望去。前面出现一处深深的地洞,只有右边有两个石碣,左边一个都没有。

  鬼七子也是惊诧,停住了脚步向霍夫人问去“前面没有石碣?”

  霍夫人眉头一皱,从后面走了过来,果然来时的石碣不见了,从地下面传来的阵阵阴风吹着几人。

  “这是怎么回事?”霍夫人嘀咕道。

  身后的一个男子说:“夫人你左手边上有一个机关,要把机关打开石碣才会从上面落下,机关启动处就在你头上方左边凸出来的那个石头”。

  张飞怒道:“踏马,这要不是行家还真过不去呢”说完把探照灯向上照去,果不其然光滑平弹的石壁上有一处很难发现的石块。

  张飞个子最高伸手按了下去,几秒后洞内传来一阵咯咯咯声,地洞上方落下一块粗大无比的石碣,慢慢的落在他们脚下。

  “哎!哎,”王宁想要说着什么,王来柱一把推了过去。

  “快走,我们不是来这里观赏风景的”。

  走过流沙后,绕过了中间的几具木棺,就是主棺的位置了,远远的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嘶鸣声,还有脚步声。

  鬼七子叮嘱身后的几人,“一会又什么危险一定要小心,不管出现什么一定不能慌张,”

  王宁结巴的问道:“哪..哪..能不能跑!”。

  几人瞬间昏倒,看着王宁憋屈的肥脸又好奇又好笑,“你一会想怎么跑都行,就是别围着我跑”张飞似乎笑着说。

  “好像不对”霍夫人说着,并看着鬼七子。“道长,这似乎只有两个人的声音?哪一个去哪里了?”

  霍夫人的话音刚落,所有人的心都咯噔一下,只有两个人的声音,哪意思就是说还有一个躲在哪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