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的妻子躲在墙角一处,眼神充满了恐惧之色,瘦弱的身影此刻格外单薄,门外传来一阵支支吾吾的声音,就在林风妻子想要挪动脚步的时候。

  出现三个熟悉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林风,林风的父母三人排列着一步步向屋内走来,龇牙咧嘴似乎还留着口水,地上滴着血被脚步拖了进来。

  “林风,林风”林风的妻子试图叫着,没想到她的叫声,让三人的脚步加快了许多,眼看就要到身前,林风妻子嘤嘤哭泣了起来,没有逃走的勇气,蹲在地上如同一个失落的小女孩。

  就当林风父母要张开双手去抓他妻子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林风双手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父母的后腰,嘴中大声叫道:“快...快跑!”说完三人同时摔向地面,而林风的妻子慌忙的站了起来,慢慢的向门外走去。

  林风回头看着妻子消失的背影,又站了起来飞快的跑到门前把门锁了上来,林风的父母站了起来,对着挡在门前的林风愤怒的叫着,不等林风有任何动作,林风的父母已向他扑来,三人在一起撕咬了起来。

  地上扔着几只断了的手指,林风的身上被撕咬了几处血洞,耳已经不见了,翻看出现在林风父亲的嘴里,母亲的手里...。

  清晨一条宽阔的水泥路上,一位中年妇女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在路上行走,路过一片树林旁,三个浑身是血的人冲了上来,中年妇女吓得浑身哆嗦丢下了手中的孩子就跑,林风飞奔着脚步追了上去,在一旁枯树边把中年妇女按到在地,嘴伸了过去,与中年妇女的嘴唇碰到一处。

  那名孩子被林风父母撕扯着,不一会已经一命呜呼,这时路过一辆奔驰的汽车看到前面两个浑身是血的人撕咬着一个孩子,另一处一个男子趴在一个女人上面不停的晃动着身躯。

  吓得司机把油门当成刹车,只听轰的一声一个满身是血的人被撞倒一旁的石头旁。

  “妈呀!”一声惊叹驾车仓皇逃去。

  “是警察局吗?我要报警“一个男子惊恐的声音在对着电话说着,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时的留了下来。

  “你好我是xx,请你说出你所在的位置,我们会马上派人赶到现场”一个甜美的女性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一座低矮的山旁,地上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童尸体,远处躺着一个男子头已经不见了,身上被车撞断了几条肋骨。距离男子尸体旁还有一具女尸,浑身破烂不堪,下身裸露着在外。

  警察开始拉起了警戒线,四周围满了人,一系列的拍照,取证,录口供。一如往常般进行着,就在一切看似平静人群中突然传来一声惨叫,一个女子被一个林风抱着,嘴已经咬向了她的脖子处。

  警察丢下手中的案件,开始飞快的向林风跑去,同时手中的配枪已经对准林风的脑袋。

  警察在多番劝导后发现无效,果断的开枪射击,随着枪声过后林风的脑袋被穿了个窟窿,身体摔在马路上。

  一名女警上扶起了摊在地上的女子,警察开始小心翼翼的靠近林风的身体,确认死亡后,开始把他的尸体台上车,向市里的方向开去。

  当所有人全部散光后,天空出现四条黑色的黑影,向地面上落去。只听见王宁的声音响起“哎呀摔死我了,这这踏马的是怎么回事”。

  鬼七子躺在张飞的一旁,王宁与王来柱摔在一块草地旁,四人都不禁愣住看着眼前的景象,光滑如镜的马里,远处是高低不分的楼房。

  “哎!哎,我糙,这是哪里啊!”王宁揉着屁股边说边向张飞走来。

  鬼七子与张飞站了起来,开始审视四周,王来柱也跑了过来四人站在一起,相互对视几分钟后,确定是在地面上,也确定还活着。

  “难道真如他所说,我们陷入了时空中?”鬼七子沉思念叨,摸着掉落一旁的玉罗盘,开始在上面观察着周围的山脉走势,地理干支分布。

  张飞说:“柱子,这不是在做梦吧!”。

  王宁紧张的看着王来柱,“我们现在是在那里啊!这这...房子的造型颇为奇怪啊!”

  王来柱没有理会王宁,张飞瞪了眼王宁说:“闭嘴,你问我,我还想问你”。

  “我们来到了一九九五年,整整穿越了十年?”鬼七子操着手中的玉罗盘,对着几人担忧的说道。

  张飞怒道:“踏马,这怎么会,怎么会”说了几句愣是不知道说什么为好。

  “这里风水有问题,山矮纳气地川不通,远处那些房屋面向这座山,宅基通向南,水流川不息。山川地气阻挡住阳气。只有水气却没有山川地气,”鬼七子用简单的文字向他们解释。

  王宁挠了挠头问道:“大仙,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张飞想要怒斥王宁,“你小子,没事了?”

  f最R:新#章+;节上9@酷m;匠网q

  “我有什么事?”王宁反问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哈哈哈”张飞高兴的笑道,刚还在洞内为了寻找这小子担心受怕,如今这小子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罗盘上的指针开始有序的旋转着,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鬼七子拖着罗盘顺着指向向山里走去,沿路上发现有认为踩踏过的草路。

  鬼七子剑眉一皱,暗道“这是怎么回事?”

  “师傅,这里发现一摊血迹”王来柱的声音在身后传来,鬼七子闻声望去张飞,王宁三人蹲在地上看着草地上。

  果然地上有一处黑色的血迹,鬼七子对三人说:“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快我们去前面看看”。

  四人在山里足足走了四个时辰,从奚落的草丛来到满山青木的地方,远远望去一处石块掉落,四周树木被折断的痕迹。

  “应该就是这里了,”鬼七子看着玉罗盘上的指针停止了指向前面的费石方向。

  一个女子的声音从空中传来“你们是什么人?”。

  四人抬头看去,树上躺着三个人,女的衣衫有些破烂,男的浑身是伤,疲惫的坐在一支粗大的树干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