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五年中国北方某地,深夜里传来一阵敲砸声一群黑衣裹面的身影在山中准备实施盗取千年古墓,山中两旁被破坏的大量石头纷纷落在地上,山体旁放着两只炸药一排长长的引线扯了出去。

  轰隆!一声响起,出现一丝火光顺着地上的引线噼啪噼啪的燃烧了起来,当烧到山体旁一声响声划破了长空,山坡开始抖动起来,落石开始滚落下来一个洞口出现了在众人面前。

  一个女子的声音在人群中厉声道:“都小心点,为此墓已经进去了两个弟兄,都手脚麻利点”。言语中明显的是在训斥着,听上去他们为此准备了许久。

  趴在地上的几个男子轻声道:“是,夫人”。

  女子嘴唇微挑想要再次说些什么,洞口方向一个男子小声叫道:“霍夫人,看见洞口了,”

  女子的身影站了起来,一身紧腰装束披着一件兜风,脚下踏着登山鞋干净利索的打扮,迈起脚步向洞口走去,身后几人紧跟左右。

  探照灯,强烈照明灯,出现在洞内七八个人开始向洞深处走去,走在最前面的正是哪位女子的身影,手中拿着一把手枪,背后背着一个军用背包走起路来非常吃力。

  “霍夫人,据说这洞内的墓群是北宋的一个王侯的封墓,里面布满了迷障,流沙,机关,最重要的是里面保存着三具不腐的尸体”一个男子在女子旁边轻声说着,不时的看着脚下的石头。

  “这一票不能再出任何事情,为此损失了不少人力,财力,至于机关老猫会处理的”,霍夫人边说边向身后一个男子看去。

  “是的!夫人,”那个叫老猫的人在霍夫人的身后回复着。

  有了老猫的带路,几人顺利的躲过了流沙陷阱,飞剑阵,毒气层,绕过陪葬棺椁,直接来到主棺附近老猫示意几人诚心跪拜,以及点上符纸已求先人莫要责怪。

  一切完毕霍夫人率先走向主棺中的中间一口石棺走去,并吩咐几人准备开馆。突然四周开始出现阵阵阴风,霍夫人对着主棺看去,上面贴着乙白大将军再此的符咒,石棺四周是糯米胡上,两边的副棺都样是一样的符咒,同样的是用糯米黏住了棺盖下方的缝隙。

  “夫人,这棺盗不得?看这应该是里面有尸变的可能而且看着墓葬中的摆设并非是北宋的墓葬,而像尸骨清朝的结构,”老猫发现不对,提醒着霍夫人表情诚恳,态度认真。

  霍夫人似乎也觉得那里不对,但是已经费了这么大的劲,怎么也得带点东西走。想完挥手对身旁的几人说:“开棺,不管里面有什么,也要带上东西走,即使真有尸变也要把它消灭在这里”。

  几人看来都是行内老手虽然看的出来棺材有什么不对,仅仅是迟疑几秒便开始准备翘棺,分别向三具棺材走去,棺材盖前面的符咒被撕开,弯刀在棺材盖下面花开缝隙。

  “夫人,已经好了,现在要不要开馆”老猫站在棺材旁边向霍夫人问道,请示她的意见。

  霍夫人死死的盯着棺材,一声令下“开,速度要快”。

  三具石棺被几人七手八脚的几分钟就打开了,一个男子叫道:“霍夫人,快来看”。

  霍夫人轻足踏前,几步来到了石棺旁边细眼一看,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里面躺着一个身穿清朝官服的男子躺在那里,三宫呈紫色,牙齿黑色有尖翘出嘴唇,一双深陷的眼睛如獐鼠,指甲深长如钢铁般。

  “不好”没等霍夫人说出,棺材内的男子突然跳了起来,对着老猫的脖子就咬了过去,霍夫人眼看尸变对着旁边的几人叫道:“快跑!”说完手枪上了堂对着僵尸射了两下。

  霍夫人三步并作两步向洞口跑去,而另外两具棺材旁的人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向跑却来不及了,另外两具僵尸一跳三米多高,直接跳到他们身旁双手抱着他们嘴就咬了过去。

  “快把山洞炸了”,霍夫人边跑边对着身后的两名男子说道,身后两名身手倒是利索,一个空翻躲过僵尸的抓捕,随手点起了火向事先埋好好的炸药引线扔去,短短的引线被瞬间引燃,接着一声爆炸声。

  洞内开始出现坍塌,大量的灰尘顺着洞内向外延伸霍夫人与身后的两人拼命的向洞口跑去,身后的僵尸被流石挡住了去路。

  次日清晨距离山洞附近的一处砖瓦房旁,一直全身上下棕黑色的黑狗在四处乱窜脖子处有两个深深的血洞,上面的血迹已经干成血块低啦着毛发上面。

  满身净是星星点点血迹的黑狗向猪圈冲了进去,对着里面正在下崽的母猪撕咬起来,母猪惨叫惊醒了主人,几分钟后几个男子朝着棍棒向猪圈走去,被眼前的场景吓呆了,黑狗在用力的撕咬着母猪的脖子处几乎都把肥大的猪头给咬断了。

  气急败坏的男子对着发疯的黑狗一阵打去,黑狗被打死在猪圈内,这家猪的主人姓林,名风。“林风啊!你家这狗和猪怎么回事!”一个参与帮忙的男子对着林风问道。

  “林风说:“真是倒了血霉,眼看这猪就要下崽了”,林风没好气的说道,事已至此,几人合力把母猪杀了,你一个猪腿,他一个前蹄相互把母猪分了。

  晚饭过后林风一家四口在里屋吃着被疯狗咬死的母猪肉,不时的还议论着白天的事情,晚饭过去,林风与妻子开始回屋休息。

  林风躺在床上后,身体开始出现燥热,浑身上下皮肤开始发红,慢慢的手脚开始不听使唤,牙齿开始不由自主的磨动,手指向床板内插去。

  李风的母亲,父亲也是同样,二老慢慢的互相开始闻着,彼此的指甲一点一点的掐向对方的身体内,血顺着手臂流到了床上,在后来开始磨咬着对方的身体,耳朵被撕扯掉,落在了地上却不见林风父亲的惨叫,相反把嘴伸向林风母亲的鼻子处咬了过去,连彻带拽的硬是把林风母亲的鼻子咬了下来,在嘴里嚼着。

  林风邪笑的看着熟睡中的妻子,双手慢慢的向她的身体摸去,顺着大腿,下腹,再到脖子,嘴中的牙齿在磨的滋滋作响。

  “做什么?还不睡。”林风的妻子轻声说了一句,转身睡去。林风的身体开始抖索,把头伸向了妻子的脖子处,嘴巴张大了咬了过去,刚贴近脖子却闻道哪熟悉又暗淡的体香,林风愣住了费力的摇了摇脑袋,终于对着睡梦中的妻子叫道。

  _-看正EW版章节上qj酷8|匠Q网

  “快,快跑。我..我控制不住了...”林风颤抖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说着,手指在一下一下的摇晃着妻子的身体。

  林风的妻子终于醒了,轻声说:“林风你怎么了,还不睡觉。是白天累了吗?”妻子一如温柔贤淑的口吻问道。

  林风的身体抖的更厉害了,大声叫道:“快...快跑,我控制不住自己了”。

  妻子被林风吓的浑身一震,急忙的去开了灯,发现林风嘴巴张开,双手在举起眼神红通的看着自己。吓得双手抱着胸前,躲到墙角一处。

  “林风”妻子的声音刚叫了一句,林风开始转向妻子,手刚刚接触妻子身体的一瞬间,再次缩了回来。

  “你..快走”说完抖索的向门外走去,却发现自己的父亲,母亲已站在门外,嘴里留着鲜血,手指上已经开始长出了黑的指甲,地上留着全是血淋漓的鲜血。

  林风怒视的看着,同时用鼻子闻了过去,二老也是同样的对着林风闻着,然后摇了摇头看向林风的妻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