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七子还是不信任他们说的话,只是并未开口。转身向一旁的王闯看去,处了头发凌乱了点,身上并无任何可寻迹的伤或者是衣服的破烂,二人所说的刚好吻合找不出一丝丝破绽。

  张飞看着王闯问道:“你们看到李泉和王宁了吗?”

  #酷:(匠n网;永#久免l&费:看“R小*;说h

  “李泉和王宁也来了?”张浩反问道,眉毛紧皱看着张飞。

  王来柱问道:“这么说你们没有看到他们?”

  “没有啊!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王闯说着并看向王鑫。

  鬼七子说:“既然没有看到,哪我们边走边寻找,现在我们还不能放松警惕”

  张飞还向在说什么,王鑫拉了下张飞的衣角,示意别说出石棺,月血尸的事情,免的他们惊慌,现在尽快的寻找出口。

  张飞欲言又止,只好放弃再次交流。尾随着王鑫的身后向前走去。

  鬼七子手中的青冥古剑再次亮起了青光,四周出现忽隐忽暗的灯光,四周愈加神秘。除了能看到周围上的一些壁画,其他的完全笼罩在黑暗中。

  王来柱和王闯走在鬼七子身后,王鑫,张飞,张浩三人在最后,看着熟悉的王闯与张浩,王鑫总感觉他们那里不对,却又发现不出来。

  “张浩,你们在这里遇到什么了没有,”王鑫想再次确认他们是否在说谎。

  张浩似放缓了脚步,回头看了眼王鑫说道:“不是说了,什么都没有。难道你们”。

  “没,不是在关心你们吗?你们没事就好”王鑫打断了张浩的猜疑。

  几人沿着之前王闯,张浩走过的路再次走去,沿路未曾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整个洞内甚至连动物的骸骨都没有,空旷旷的如同被保存完整的一片空洞。

  “不对啊!这洞内如此整洁,”王来柱说道,并停住了脚步看着向几人。

  张飞说:“还别说,这洞内倒真是干净,踏马连一只老鼠都看不到”。

  鬼七子停住了脚步,看着几人。手中的那把古剑依旧泛起青光,鬼七子自然知道这附近一定有危险,只是现在还没有发现。

  万万没想到,就在几人怀疑这洞内空旷而寂静的时候。一个画面凭空出现,真实的搬出在几人的眼前,鬼七子在一张椅子旁边,王鑫,张飞,张浩在一张圆桌旁边看着桌子上面的水壶,王来柱与王闯则是在一个漆黑的法坛前。

  “踏马”。张飞首先反应过来,惊慌失措的叫了一句。接着王鑫,王来柱,张浩,王闯。纷纷后退几步,不由自主的叫了句。

  鬼七子挥舞着手中的古剑,身体瞬间飘在空中,眼神死死的盯着下方。

  空旷的古屋内,摆放着一张圆桌,陈旧的几件家具。前方一个三米开外的法坛,上面插着几只手臂般粗大的香,香还在飘在烟飘向窗外。

  上面白发着茅山法坛的模样,两边插着几只杏黄旗,中间摆放着看不清的排位,排位周围分别放着,罗盘,古钱剑,摇铃,三张随身保命的符咒,和一张五雷号令,一本茅山符咒奇书。

  鬼七子对着几人说道:“居然陷进了时空阵中”。

  王来柱惊恐的看着周围,嘴中说道:“师傅,什么事时空阵”。

  “时空阵就是把我们带进了摆阵人生前的生活中,如果不能及时的找到施法人,破坏此阵,我们就可能永远的停留在这里了”。

  “踏马,这谁?”张飞张口骂道。

  鬼七子没有说话,时刻的盯着周围的情况,张浩,王闯,显得并没有那么害怕,他们二人在下面饶有兴趣的看着周围的摆设。

  “道长,这生前住着什么人,居然能知道我们会来这里,死了也不安宁。”张浩气愤的说着,脸上表现出扭曲的表情。

  鬼七子没向张飞那般粗鲁的谩骂,也没有向张浩那般义愤,只是平淡的说出三个字“吴九阴”。

  张飞身体一愣,浑身不禁打了个寒颤。“又是他?”

  王来柱轻声问道:“你说的是谁?”。

  张飞欲言又止,看着鬼七子。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心中的秘密,逼近哪只是个传说,对于鬼七子他更加不敢去求证。

  “没什么?”张飞轻轻的回了句。

  “这吴九阴是谁?”张浩问道。

  鬼七子说:“茅山掌门人的师弟,”

  “踏马,茅山,又是茅山”王闯气嘟嘟的嚷道。并连续说出两次茅山。

  鬼七子看着几人在地上并没有任何的行动,只是在那里言语。轻咳了句说道:“现在不是讨论他的时候,我们首先要寻找到他,然后想办法破掉着时空阵,”

  “也对,破阵重要”张飞说道。

  王来柱看向飘在空中的鬼七子问道:“师傅,我们寻找该如何寻找到他呢?”

  “找到王宁,就找到他了,他现在还霸占着王宁的身躯”鬼七子冷冷的说着。

  张飞说:“道长,哪你快点想办法吧!我们不能再这样等下去,王宁哪小子还被他控制呢”。

  鬼七子再次环顾四周后,确定没有潜在的危险。这才缓缓了落了下来,走到张飞身边,对着张飞说:“现在只有借助你的来寻找王宁了,你一定要在一炷香内寻找到,即使没有找到也不要在往前走,”

  张飞一愣,问道:“道长,我怎么找,难道让我拿着张浩那把残余的火把在这间屋子内寻找吗?”

  鬼七子尴尬一笑“呵呵,你把眼前闭上,我指引你前去,记住我叫你的时候你一定要往回走”。

  张飞点了点头,鬼七子左手捏着一张符咒在张飞的身前晃了几下,然后又在罗盘上看了下,对着罗盘指针得方向把符咒向上晃了几下,接着符咒在张飞的身旁烧了起来,同时左手在罗盘的指针处按着。

  一根香在慢慢的燃烧着,张飞闭上了眼睛。只听见鬼七子在耳边说了几句,身体开始飘了起来,慢慢的高过几人,飘出了窗外。

  脚下的一间房屋在慢慢的变小,四周的洞内一片漆黑,张飞在飘着,眼前开始出现浮桥,石棺,浮棺,接着出现一条涌道,向地下深去两旁亮起了灯火。

  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王宁坐在一张看不清颜色的椅子上,眼神在死死的盯着地上,身体在摇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