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来柱拖着虚弱的身体向岸边走去,看着张飞身边那个熟悉的身影,王鑫也同时看了过去。

  “是李泉”王来柱惊讶的说着,旁边的王鑫也是同样的表情。

  李泉搀扶着张飞走到了岸边,贴着一个平缓的地方坐了下来,王宁则是惊魂未定的一旁喘着粗气,向开口对李泉再说些什么,却没有任何的力气再去开口。

  张飞缓了一会,微微开口问道:“李泉?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李泉面无表情的说道:“张飞你们不该进来的,这里不是你想象那般,实在是太危险了"

  李泉说着,目光向王宁投去,浑身是伤肥硕的身体在不停的颤抖,地上的岩石上留下未曾凝固的血块。

  “你没事吧!”李泉关切的口吻问道。

  “你看看我这浑身的伤,你说有没有事”王宁生气的怒道,三人对话的时候,鬼七子王来柱,王鑫已经来到身边。

  鬼七子剑眉一横,双眼怀疑的看着李泉:“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李泉倒是坦然,“进来很久了”

  王来柱问向李泉说:“这血池下又阴魂你知道?。

  李泉点了点头。

  “前面是不是有人进去过了”王鑫问。

  李泉还是点了点头。

  鬼七子走到李泉旁边,向看着怪物一般盯着他,“李泉,你进来发现了什么没有?”。

  李泉点了点头,起身站了起来,向悬棺的方向看去。

  “我进来的时候也发现地下河有古怪,我并没有顺着浮桥走,而是在这里四下寻找别的出口。几个小时后我累了躺在地上休息,朦胧中听见王宁的叫声。所以我就过来了”李泉似乎回答着所有的问题。

  鬼七子还是不信任的看着李泉,疑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李泉没有说话,并未在做任何解释。

  王鑫与张飞此刻站出来打断了鬼七子的询问,他们甚至李泉从小一起玩到大,他不会害他们。

  “我们稍作休息,在另寻出路。我们都没有带任何干粮撑不了多久”王来柱提醒着几人。

  鬼七子没有说话,李泉也没有开口。彼此都沉默的坐着,仔细观察着悬棺。

  两个小时后,几人开始动身沿着石壁开始寻找出口,偌大的洞内除了水声拍打着岸边,不时的脚步声。再无任何可以听到的响动,每个人心里都非常清楚。如果不能及时的找到出口,他们都会被困在这里。

  “师傅,这边有机关”王来柱对着身后的鬼七子叫道,并手在上面轻轻的摸着。

  几人愣住了脚步,纷纷向王来柱望去顺着黯淡的光看去,果然在一块光滑的石壁旁,有一隔凹出去的浅洞,手伸进去居然带着一条细致的铁链。

  鬼七子走向前去阻止了王来柱,“别懂,现在还不知道这里面会有什么。”

  王宁说:“不会是有金银珠宝在里面吧!”看上去王宁的状态不错,又恢复了往日的嬉皮笑脸。

  “糙”王鑫一如往常的说了句。

  张飞与李泉没有说话,看着凹进去的地方,四周除了这一处再无任何。

  “我来吧!'李泉走向前去伸手把铁链提了起来,四周风声大作眼前一片漆黑,王宁的声音在附近响起。

  鬼七子眼见不妙,后退一步青冥古剑已经出现在右手,在地上画了一个符咒,然后跳了进去。

  “神玄三清坐镇,邪魔速速离去”说完古剑在空中画了一条保命咒,说完左右对着保命咒的方向推了出去。

  眼前瞬间变得清晰,风声消去。王宁闭着眼睛在那里转圈。

  张飞与王鑫距离血池仅仅只有几步,王来柱则是摸着石壁在形状,眼前出现了光芒,几人都纷纷醒悟,看着眼前。

  “师傅,这是什么回事”王来柱单手扶助墙壁向鬼七子问道。

  鬼七子顿了顿手中的青冥古剑,四周不在是之前看见的血池,反而出现了几座石像,而石像上面还是那具悬棺。

  “哎!哎,我糙,这是怎么回事?”王宁睁开了眼睛环顾四周,除了几座石像,再无血池的踪影。

  “我们进入了迷魂阵,大家千万别随意走动,跟着我”鬼七子对着周边的几人吩咐着,手中的玉罗盘开始在前面寻找着可疑的东西。

  “道长,你不觉得那具悬浮可疑吗?”李泉反问道.

  玉罗盘在鬼七子手中停止了转动的指针,指针指向那具悬棺纹丝不动。

  “好像哪里不对,铁链不见了?”王鑫冰冷的声音传遍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几人只注意了突如其来的恶风,而恶风被破之后却没有去看那具悬棺,王鑫则是盯着那具悬棺看着。

  ‘P更CH新最O快f上酷匠网1

  “哪棺材上面有个人在那里”王宁咋把着嘴说了一句。

  几人浑身一震,不由自由的盯着悬棺,果然悬棺上蹲着一个人,一动不动,若不是并不能看的到。

  “我觉得那里不对”鬼七子对着王来柱说了句,就在话音刚落,悬棺突然炸开了,里面出现一个白发老人,除了头发,身上上下全是血红的颜色,连牙齿与眼瞳都是红色。

  “快躲开”鬼七子大声亦空,玉罗盘塞进怀中,手中的青冥古剑飞了出去。

  远处传来了李泉的声音,“张飞,你们别过来,血尸被我封在了这里,你们不过来,它暂时对你们不会有危险”

  “糙,是李泉,这小子什么时候上去的”张飞疑惑的问了句。

  王来柱拉着张飞向后退,鬼七子的身影闪现到血尸的身旁。

  鬼七子开口说:“李泉,你是什么时候上来的”

  “道长,血尸苏醒了,”李泉并没有回答鬼七子的问,而是说了句血尸苏醒了。

  鬼七子看着站在棺材一旁的李泉,试图绕过血尸走到他身边,血尸突然动了,仅仅是眨眼的功夫。来到了鬼七子身旁,借机就要夺取鬼七子手中的青冥古剑。

  鬼七子一个转身,脚尖用力跳到李泉身边,手中的青冥古剑不停的闪烁着光芒。

  “师傅,小心点。”王鑫与张飞几人远远在站在结界外围。

  血尸臧红的眼睛一直盯着鬼七子,李泉二人。浑身散发出红色的光芒。

  王宁双腿不停的后退,突然一声响动,身后出现数百具尸骨,王宁转身向后看去,尸骨中间有一个浑身裹住衣服的尸骨在对着他笑。

  王宁想要开口,那具包裹着的尸骨出现在他的身旁,尸骨晃动着与王宁融为一体。

  血尸身体突然开始流淌着红色的液体,双腿开始发出声响。

  鬼七子握着青冥古剑,左手在怀里掏出一枚铜钱对着古剑手柄上的暗槽扣至了上去,血尸一个跳跃出现在鬼七子与李泉身旁。

  “小心”鬼七子对着李泉叫道。

  手中的青冥古剑对着血尸刺去,李泉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泛黄的短剑,挡住血尸的横空一击。

  鬼七子则是用青冥古剑架在胸前阻挡血尸的一抓。

  王宁双脚前调,脚跟向上,慢慢的走到张飞身边,张飞回头看着王宁。

  “踏马,你做什么”。张飞随口骂了句王宁。

  王来柱被张飞的声音惊到,回头想张飞看去,之间王宁在张飞的身后,吐着舌头在对着张飞的脖子流着口水。

  “张飞小心身后的王宁”。

  张飞被王来柱的一声吓了一跳,“我糙,你不会小声点,王宁怎么了”说完手向身后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