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棺正下方,赫然出现一条河流,水势湍急不时拍打着岩壁。而流淌着的水流居然是血红的颜色,悬棺下方出现两条浮桥,随着水流波动起起伏伏。

  “师傅,你看水的颜色,”王来柱打断着几人的沉思。

  鬼七子对着王来柱说:“小心点,这里到处充满着危险,这河水一定有古怪。”

  五人踏进狭隘洞内,走进那座浮桥,这里是一个巨大的人工岩洞,人工河流,只是血红的河流的源头来自何处,流向何地。

  z酷,#匠网p-正$%版B首发

  “等等,王鑫你看这是什么?”张飞在后面对着身边的王鑫问道。

  王鑫停下脚步,看向张飞问道:“那里?”

  张飞手指着浮桥一边的石像,“就是那座石像”

  王来柱注意到张飞的举动,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果然看见一个一米多高的石像屹立在那里,远远望去并不是很显眼。

  “血池聚阴,悬棺常年吸收血池上的阴气,这是一处血阴地“鬼七子自言自语的轻言,手中的玉罗盘伤指针,开始疯狂的旋转直至调整最佳的位置后指向悬棺停了下来。

  “师傅,血阴地是什么?”王来柱向沉思中的鬼七子问道。

  鬼七子手指向河流中的水说:“所谓血阴地,在茅山术中记载是一种邪术,利用天然形成的朱砂之地开拓河道,引水入留。水冲朱砂成红色,可聚集附近的地气,阴气。上面那处悬棺长年累月吸收阴气葬入里面的人可以修成不腐尸身,最终变成血尸,这种血尸连鬼神见了都要躲避三分,”

  “不腐尸身,血尸?”王来柱饶有兴趣的问道。

  鬼七子继续说道:“不知道是什么人居然逆天道而行,”

  王宁拍了张飞肩膀说道:“张飞你又没有觉得这石像上面的人很熟悉。”

  张飞斜眉细看,眼前的石像上面雕刻着一个男子,面容已经分辨不出,一件道袍包裹住全身,肩上挂着一个东西。

  “我也觉得眼熟啊!”张飞对着一旁的王宁说道,同时目不转睛的盯着石像。

  王宁对着前面的王鑫叫了句:“王鑫你等下,我有事跟你说”

  王鑫回了头看着王宁与张飞站在原地,“什么事”

  “你快点过来,”王宁不耐烦的回了句。

  “糙”王鑫冷哼了句,向王宁走了过去。

  “什么事情,还非要我过来,”王鑫很不乐意的问着王宁。

  王宁并没有理会王鑫的不悦,小声的说:“你看那石像上面的人,有没有觉得很熟悉?”。

  看着王宁很认真的表情,王鑫向石像看去,一个男子面向血池方向,手背背着一把刀剑模样的形状,左手上面好像在拿着什么东西。

  就在王鑫仔细看着,突然浑身一颤,微微向张飞身边小退一步,表情十分的诧异。

  “这这..不是师傅吗”王鑫颤颤巍巍的对着身旁的张飞与王宁轻语着。

  张飞与王宁轻轻的点了点头,张飞说:“千万别告诉柱子,这里太怪了,”

  王鑫说:“怎么会是这样呢?师傅的石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张飞你们干嘛呢?快点追上来”前方传来了王来柱催赶的声音,张飞向王来柱看去并回了句,拍着王鑫的肩膀示意离开。

  五人走在浮桥上面,下面水流端急不时拍着水花溅带脚上,前方不远处悬棺浮在空中犹如俯首下望,看着五人在一步步走过浮桥。

  五人渐渐离悬棺越来越近,悬棺也越来越清晰。俯首仰望之间悬棺地方刻着符咒,四角被巨大的铁链拴着,铁链一只延伸的深处看不出铁链到底有多长。

  就在五人仔细观察着悬棺的时候,脚下的血水在疯狂的上升,鬼七子首先发现对身后的几人说道:“快后退,血池里面全是阴魂。”

  王来柱马上把目光收回向脚下望去,血池内全部是穿着白衣服的人争先抢后的向浮桥上爬,张飞在几人最后方,拉着王宁向后退去。

  鬼七子对着王鑫说:“快离开浮桥,”说话的时候手中的青冥古剑在不停的闪烁。

  王来柱身体一愣,眼睛变成了红色,身边恶风包裹着。身旁的王宁翘着屁股在吃力的向岸边走去。

  “谁踏马摸我的屁股,”王宁回头看了眼,王来柱双手在拍打着他的屁股,嘴中的口水一滴一滴的留在浮桥上。

  “我糙”王宁一声大叫,王来柱并没有给王宁逃跑的机会,对着王宁的屁股咬去。

  “张飞救我啊”王宁疼痛的叫道,拉着张飞的手拼命的晃动着。

  张飞转身过来,对着王宁邪笑道:“怎么救你,是不是这样”说完,双手对着王宁的脖子掐去。

  鬼七子眼疾手快,飞起一脚踢到王来柱的胸前,青冥古剑平侧的对着张飞的双手拍了下去,王宁的身体重重的摔在浮桥上,一阵晃动鬼七子差点摔倒。

  “王鑫快跑,这血池里面的阴魂借位控制了他们”鬼七子握着古剑稳定了身形,王鑫点了点头,向鬼七子跑去。

  王来柱,张飞被鬼七子打到在地,迅速的爬起站在王鑫后面,就当王鑫经过鬼七子旁边,突然抬起头对着鬼七子的小腹飞起一脚。

  来不及任何躲闪的鬼七子被王鑫狠狠的踹了一脚,身体飞了出去落在王宁身边。王宁听到身后一声响,回头一看鬼七子摔倒在他的身后。

  “王宁,小心他们被附身了,你快跑到岸上呆着”鬼七子阻止王宁的帮助。

  王宁停住了脚步,点了点头掉身向岸边走去。

  张飞脚尖用力,一跳三米多高,落在王宁前面,王来柱王鑫同时向鬼七子冲来。

  “张张飞,我是王宁啊!”王宁似乎哭腔的对着张飞说道。

  “嘿嘿...”张飞变了个人一样,双手挠腮的对着王宁笑着,王宁连脸都给吓绿了,眼看就差一步就到了岸边,这从天而降的张飞挡住了他。

  相比之下鬼七子倒是被动,对于王来柱,王鑫,他不能伤了他们,又走不掉,只能左右躲闪,避开二人的拳打脚踢。

  王来柱,王鑫嘴中发出一阵阴冷的笑声,鬼七子收起青冥古剑从袖中飞出两根红色的绳子,上面挂着几个铃铛,就当红绳接近王来柱那一刻,王来柱浑身颤动,接着身子在地上翻滚,嘴中不听的哭喊,转而狂笑。

  鬼七子眼见有效,另一个根绳子同意的围着王鑫。

  “孽畜,还不速速退去,”鬼七子一声喝令附在王来柱身上的阴魂并未离去,只是死死的缠着王来柱的身体在木板上翻滚。

  鬼七子急中生智的从怀中掏出玉罗盘,在手掌上托起对着坎位点了下,之间坎位下方子位突显一丝红色的光芒,顺势向王来柱飞去。

  王鑫在木板上看着鬼七子,嘴角上开始溢出几滴献血,鬼七子怒道:“孽畜还不走,休怪我让你魂飞魄散”

  一看运用罗盘的方位能克制血池内的阴魂,鬼七子立马对着王鑫身上的阴魂训导。

  指针迅速的转到离位,丁位的字体同样飞出一丝红光追向王鑫,红光围着王鑫转了一圈后便贴着王鑫消息了。王鑫躺在地上嘴里冒着白沫。

  鬼七子大步跨到二人身旁,从怀里掏出两张灵符对着他们的胸前,手指用力嘴中默念,灵符凭空的点燃,随着灵符渐渐燃烧殆尽,王来柱与王鑫渐渐睁开了眼睛。

  反观王宁浑身上下伤痕累累,张飞双手死死的抓着王宁。突然双手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敲了一下,李泉面无表情的出现在王宁身边。

  张飞后退一步,怒视着李泉,李泉一步追上张飞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从里面倒出一个红色的液体对着张飞的眉心点去。

  张飞瞬间瘫倒在地,王宁双手捂着脖子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李泉,你可真是我的亲爹啊!在晚来一步我就去见我的姥爷去了”

  “糙”李泉冷冷的回了王宁一句。

  鬼七子搀扶着王鑫,王来柱向李泉这边走来,张飞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看着一旁的王宁,李泉,疑惑的问道:“王宁,你怎么了?”

  李泉扶起张飞想要开口,鬼七子的声音传来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