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鬼火?还是百年不灭之光?石棺上方的符印历历在目。

  “大大仙,你看前面是什么?”王宁哆嗦的向前方指去,同时身体贴着张飞颤抖的嚷道。

  鬼七子看着石门后面的出现一具石棺,不由得也是心中一颤,右手持着青冥古剑缓缓的向石棺靠近,身后的张飞操着开山刀跟在人群最后方。

  “师傅,你看那是什么?”王来柱叫道向前行走的鬼七子。

  王鑫手中指的方向正是石棺的后方,一个魔鬼模样的石像,面露凶光,目视着石棺,手中举起一把锤砸向石棺的方向。

  “你们小心点,这是传说中的钟馗斩杀恶鬼的石像,”鬼七子向身后几人解释着石像的由来。

  王来柱问道:“师傅,钟馗不是灵山的守护神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灵山,原安徽省,宿州市,灵璧县,凤凰山供奉的一种神灵,传说钟馗出生与此,升仙后肉身化作山丘守护着一方安宁,另一种身份为地府判官,其长相丑陋鬼见了都害怕,因地府判官,一切的阴魂鬼怪见之避及。)

  张飞说道:“管他什么钟什么馗,先看看在说”

  鬼七子一听,愤怒有余,责备着张飞“切莫亵渎神灵,切记”。

  张飞不乐意了“道长,那里有什么钟馗,如果真有,我把他当驴起给你看”

  “你...你”鬼七子连续说了几句却未曾找到合适的语言训斥着张飞。

  鬼七子气愤的不在理会张飞的无知,只身走到石棺附近,发现这是一处封焚阵。

  鬼七子手中的玉罗盘开始围着石棺走动,不时的观察着指针得转动,突然指针死死的指向石棺。鬼七子后退一步,对身后的几人说:“小心这口石棺”

  王来柱看着一脸严肃的鬼七子说道:“师傅,这石棺有什么问题吗?”

  王鑫则是反问道:“师傅,这河床下怎么会有口石棺?这么多年这个洞内未曾进去过水流?”

  鬼七子回答王鑫:“这恐怕不是普通的石棺,更不是普通的石洞。修筑此洞的人一定是水葬”。

  V}看正版章(节上“酷m匠V网ZA

  张飞斜扬着头问道:“道长,什么事水葬,”

  鬼七子慢慢退到几人身旁,手中的玉罗盘突然转向一处石壁,鬼七子疑惑的看着石壁又看了看石棺。

  “水葬涵盖有浓重的唯物意识论。水葬视水为人类生存的先决条件,也是必须的物质之一。没有水的世界是不堪设想的。而惟一拥有的是一条或几条长年奔腾不息的大江大河,选择它来处理尸体是最好的方法。

  “懂了吗?”鬼七子对着张飞长篇大论的说着关于水葬的起源。

  王宁一旁点了点头“哦,我知道了,水葬就是没钱人用来最好的葬身之法”。

  “我糙!”张飞一旁轻声的说了一句。

  鬼七子对于眼前这个肥嘟嘟的王宁竟然一时无言以对。王来柱与王鑫则是投来敬佩的眼神。

  "眼下河床已经断流,那么水葬对于那副石棺也失去了原有的益处,想不到人算不如天算,”鬼七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就在鬼七子以为那副石棺对于他们毫无危险之时,洞内的灯火突然一阵晃动,石棺开始剧烈的在晃动,不时的传出一阵撞击声。

  几分钟后石棺内跳出一具浑身是血的尸体,与之前所见的僵尸不同,他浑身上下竟是红色,除此之后与死去的人无同区别,只是平静的站着,没有向前更没有后退,只是与五人面对面的注视。

  鬼七子叫道:“血尸”。

  张飞问道:“什么是血尸?”

  一直杏黄旗从鬼七子手中郑了出去,不多不少刚巧落在血尸的眉心中间。鬼七子手中的青冥古剑顺势飞了出去。

  血尸被瞬间一劈为二,散落在棺材旁边,地上流淌着血尸的血迹。

  “师傅,”王来柱叫道。

  “还好血尸并未觉醒,如果不小心触碰了他的身体,估计很少有人能从他的身边逃走。

  王宁看着一脸轻松的鬼七子,“哎!哎”

  张飞瞪了王宁一眼说:“哎什么玩意,有话就说,糙”

  王宁尴尬的看着鬼七子说:“血尸那么厉害,就被你至于轻易的分尸了?”

  鬼七子捡起掉落在地的青冥古剑,围着石棺转了一圈,确定安全后,这才转身走向四人。

  符印随着血尸的残身也一同消失了,身后的石门被重重的关上,鬼七子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对着张飞叫道:“张飞,快阻止石门闭合”。

  张飞这才回头看了石门,仅剩一条缝隙,还未来得及只听轰隆一声,石门关上了,随着带来的冲击力洞内一阵颤动。

  王来柱慌张的问道:“师傅,这可怎么办?”

  鬼七子也是惊诧,石门居然会自己合上了。“附近一定有机关,或者出口,需要我们找找。”

  王鑫叫道:“快来看,地上有东西”

  鬼七子一个健步闪了过来,果然地上残留一根火把,看上去熄灭的时间并不长。

  “奇怪,这里怎么会有火把?”王来柱若有所思的问道。

  鬼七子说道“一定有人进来过,而且已经逃出这间洞内”。

  “什么人能找的到这里”王宁问道。

  张飞说:“该不会是盗墓的吧!不然谁能进来,除非另一种可能就是向道长这样道行高深的人”。

  “扯淡”王鑫打断了鬼七子的猜测。

  鬼七子在洞内仔细的观察着,这是一座清朝年间的墓葬构局,墓顶呈穹状周围用烧制的土砖切成。一块凸的土砖引起了鬼七子的注意。

  小心翼翼的向凸出那块土砖走去,身后的几人在石棺的周围,毫无目的的寻找着可以出去的洞口。

  “都小心点,前别玩触碰到机关,”鬼七子叮嘱着几人。

  幽冥鬼火的亮光并不是很强,只是隐约的看到周围的轮廓,王来柱与王鑫走在石棺左方,王宁与张飞走在右方。

  就在鬼七子即将接近那块土砖之时,身后传来了一阵轰鸣之声。王宁大叫:“这是什么东西”

  几人纷纷转回目光,看着王宁的方向。地上出现一只活蹦乱跳的公鸡,张飞也是一惊:“这里怎么会有公鸡?”

  鬼七子脚步一闪,出现在王宁身旁手中的古剑挑起公鸡的翅膀。

  “不对啊!这公鸡个头如此巨大。不像一般的家养公鸡”王来柱对着身边的鬼七子说道。

  鬼七子低头看了眼公鸡,的确它太大了,足足比普通的公鸡大上了一半。褐红色的鸡冠在摇晃着,尖长的嘴逐拼命的向地下啄去。

  “大大仙啊!这不会是我们之前下来的人带进来的公鸡吧!'王宁问着比白痴还白痴的问题,当然没有人理会。

  就在几人纷纷猜测公鸡的来历,公鸡却长鸣一声。一旁的石壁突然自动的开了一个口子。

  “踏马,什么鬼”张飞冷不防的吓了一跳,双腿向后跳了过去。

  “师傅你看那是什么?”王鑫叫道,表情十分紧张的盯着。

  一口巨大的悬棺出现在石缝里面,场地十分开阔。悬棺四方被四只宛如手臂般的铁链捆绑着。空旷的洞内,只有悬棺悬浮在空中。

  鬼七子脸色一变,手中的青冥古剑亮了起来。

  王宁双手霸者嘴巴叫道:“快看悬棺下面是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