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声点,别被发现”一个全身黑色衣服的男子在怒斥着身边一个矮小的男子.

  薄薄的雪地上,两个男子在轮着铁镐向地面上用了的挖掘着,是不是传来一阵阵哗哗声,河床上渐渐出现了一个深坑。

  “没错就是这里,看来我们没有听错,'矮小的男子在兴奋的叫着,不是传来几声控制不住的笑声。

  鬼七子对着张飞,王来柱再次叮嘱着,“此次前去危险重重,我不能保证你们每一个人的安全,一切靠你们自己,”

  “道长,你就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自己,同时为了乡亲父老。即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张飞在不屑一顾的消率着鬼七子的担忧。

  “大.大仙,你把心隔肚子里哈,我们此次是为了正义,为了人民哈”王宁想要开始喋喋不休的渲染着情绪。

  王来柱,王鑫,没有说话,在他们眼中名义上的师傅鬼七子所做的一切,他们都会全力的支持。

  “哪好,我们寻找开始准备三分钟后出发”鬼七子说着,走向一旁准备好的寻龙灯开始施法。

  四根棉藤在直立起来,上方摆放着半径的球体状,贴近地方上放着一只碗,里面装满了煤油,碗口边上的灯芯在飘着发黄的灯明。

  随着鬼七子的一张符纸郑在灯芯处,球体上方慢慢的鼓了起来,开始上升。

  “随着寻龙灯的方向走,”鬼七子一声令下,寻龙灯缓缓的升起,向南方移去,王来柱,王鑫等人在后面仅仅的追着。

  鬼七子手持青冥古剑在雪地上飘飞着,脚尖不时的践踏着雪花。身体开始在追龙灯下方飞舞,距离追龙灯不近不远的追着。

  王来柱,张飞,王鑫,王宁四人拼命的追着,路过村南一处河流,王宁终于停下了脚步,开始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不行了,累死我了,”王宁双手支撑着膝盖,脸上豆大的汗珠在哗哗的落下。

  张飞停下了脚步对着身后的王宁叫道:“快点,踏马平时叫你多运动,你就是不听”说完转身跑回去,右手拉着王宁的胳膊艰难的向前走着。

  王来柱,王鑫也纷纷放缓了脚步,眼见寻龙灯消失在远处,无奈王宁在身后,二人只好快速的回到王宁身边,一人分别拖着王宁的肩膀,一人在身后推着王宁。

  寻龙灯终于停了下来,上方的铜钱随着灯芯冒出火花落了下来,鬼七子双脚弯曲,一个翻身落到追龙灯旁边,看着周围散落的泥土和一个深不见底的洞口。

  四人非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王宁拖到鬼七子身旁,鬼七子看着气喘吁吁的四人,愤怒的怒斥:“再晚点就找不到入口了”

  “师师傅,这里...怎么会有一个洞口?”王来柱深吸了口气,疑惑的问着鬼七子。

  “想必一定有人先比我们发现了这里,只是不知道下去的人是生是死,”鬼七子担忧的看着洞口。

  张飞闭上眼睛,鼻孔用力的吸了口气,“踏马可算是到了,本以为会有意外的发现,没想到累死了”说着还不忘踹着王宁一脚。

  “你们想好了没有,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很可能凶侧难料。发生意外我也很难保证你们的安全”鬼七子再次提醒四人。

  王来柱说:“师傅,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自己”

  张飞说:“道长,我就想跟你一起斩妖除魔,别的我不怕,二十年后还是条汉子,人生在世图的就是轰轰烈烈的走一遭”。

  "看正C版章,节¤上酷)匠…◎网p

  王鑫拍着王宁问道:“你呢?”

  王宁还在喘着粗气,“只要,只要张飞在,去哪里我都无所谓哈”

  鬼七子看着几人,欣慰的说着:“不错,不错。”说完从怀里掏出四枚铜钱和四只黄色的旗子分别分给四人,并一再叮嘱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别使用。

  王宁看着鬼七子,突然想要落泪“大仙,我们这不会是生死离别了吧!啊哈!”张飞一个巴掌拍了过来。

  “踏马的你少胡说,这不就是一个破洞你至于吗?有事我保护你糙”。

  王宁眼泪吧把的看着张飞,宽大的肩膀随即贴了过来。

  “我糙”张飞飞起一脚,踢开了王宁。

  鬼七子顺着洞口滑了下去,紧接着王宁,王来柱,张飞依次进去洞内,洞内出现一条河流淹没膝盖。

  鬼七子对着身后说:“注意别踏进深潭,”

  王来柱点了点头,王鑫,张飞,微笑的看着鬼七子,只有王宁潺潺璐璐向前移动。

  走了十分钟后,前面出现一副巨大的石门挡住了五人去路,石门上面刻着两张类似符咒的梵文,鬼七子手持古剑摸索着想石门走去。

  突然身后出现一道微弱的火光,鬼七子在黑暗中回头,王来柱与张飞正在盯着鬼七子的动作,被身后的灯光吓得浑身一颤,张飞挥起袖内的一把开山刀向身后劈了过去。

  鬼七子眼疾手快的挡住了张飞的手臂,叫道:“是王宁”

  王宁被张飞突如其来的举动下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中的火把差点摔落在地,王鑫也是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双腿向旁边一跳。

  张飞这才看清楚王宁手中擦起一根火柴,接近熄灭。

  “你小子能不能提前说下,糙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张飞心有余悸的怒斥着王宁,若不是鬼七子反应快,估计王宁现在人已经倒在水波中。

  王宁接近抽噎的说:“张张飞,我看你在那里不动,怕你又危险,所以我才”

  张飞听到王宁一说是为了自己,心中一暖,又后悔刚才语气太重,收起那把开山刀向王宁走去,拉起在一半躺在水中的身子。

  “好了,刚是我不对,下次你在做什么,提前说下”张飞安慰着对着王宁说。

  就在张飞与王宁说话至于,石门上瞬间燃起了一盏灯火,把洞内照的通明。石门上刻着一个老者,手持一根拐杖,在眯缝着眼睛喝着葫芦里面的酒。

  “师傅”王来柱叫道。

  鬼七子看着石门上的石画愣住了,似乎觉得很眼熟,王鑫走到鬼七子旁边。

  “师傅,刻着一位老者?”

  鬼七子看着王鑫说:“你在看看,”说完,手在石门上挥洒了下,只见石门上,一个老者在喝酒,一个老人在盘膝而坐,石门缝隙中是一个黑发的男子,手中持着一只铜钱剑。

  张飞与王宁走向近前,“道长,这是?”

  鬼七子看着张飞,缓缓说道:“想必这两位老人是在和这个黑发男子在斗法。”

  王来柱走向前去,想仔细的辨认,脚下突然传来一阵响动,石门被打开,四人同时吓得响后一退,只有鬼七子站在那里没有动。

  随着石门被打开,里面出现一口巨大的石棺,阴森森的冷风向五人吹来,石棺周围亮起了火光,只听见一阵阵石头的撞击声,慢慢在石洞内响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