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哎,我糙,不对啊。现在找不到那处黑影,”王宁再次习惯性的胡扯起来。

  鬼七子把手中的古铜钱郑向空中,只见四周风声大作,黑暗包裹住几人。除了几人的惊诧声再无任何的声音,就在几人惊恐之余。铜钱开始从内环发出一阵光芒,如同黑暗中的一盏强光直冲天际。

  “那是什么?”张飞惊愕的叫道。

  鬼七子说:“别紧张,看下去”。

  空中出现二环一里一外,相互追逐时而转动时而停顿,一口棺材出现在众人面前,四只碗口粗细的铁链紧紧的锁住棺材,棺材被悬空着锁在飘浮的水中,下方出现一个石雕,一个很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棺材的前方。

  “不对啊!这个石雕好熟悉,好像在那里见过。”张飞首先打破了沉寂几分钟的沉默。

  王来柱说:“张飞别说话,看下去再说”

  就在二人几句简单的话语中,折射出来的画面再次转换,两具尸体躺在一旁的石壁前,身下爬满了绿油油的虫子,在一点一点的浊世着他们的尸体。

  鬼七子手中一转,画面再次的换了一个镜像。

  王宁叫道:“哪哪不是我们在土屋中见到的怪物?”

  张飞一个巴掌拍了下来,打在王宁的脸上“踏马说了你别说话,你还说”

  鬼七子再一次的转动,空中出现一个白发老者,在空中吃力的飞着,身后紧追一男一女,突然白发老者掉落在地,李坚果在土屋边上仓皇的逃走,画面一片漆黑,几人注视几分钟后依旧一片黑暗。

  鬼七子把手收了回来,烈阳重新出现在头上,周围慢慢亮了起来,恢复之前的景象。几人站在干涸的河床上。

  “师傅,”王来柱开口叫道。

  鬼七子没有说话,仿佛沉思在之前的景象中,死死的盯住掉落地上的铜钱。

  张飞似乎第一次真正的接触到这不可思议的诡异之象,双手不停的在揉搓。嘴角不时的抽动着。

  “道长,这...刚才怎么回事?我好想看到了”张飞似乎努力的回忆之前看到的一切,想说却不知该从哪里说起。眼神中透漏出迷茫。

  鬼七子终于开口说道:“我们的位置不对,如果我没有猜错,一定要往东走沿着河床干枯的裂缝寻找,”。

  王来柱说:“师傅,我们现在要不要走?”

  鬼七子狠狠的瞪了一眼王来柱说:“你说呢?”

  王鑫与王宁走了过来,看着发怒的鬼七子。二人不敢言语,小心翼翼的移动。

  “如果没有猜错,所有发生的一切一定与河床下的那个棺材有关,”鬼七子渐渐恢复了平静对着身边的王鑫王宁说着。

  “道长,哪我们寻找该做什么呢?”王宁惧怕的问着鬼七子。

  张飞此时走了过来,并不明白眼下发生的一切,只是觉得道长的转变太快有些跟不上他的变化。

  王来柱说道:“师傅,我觉得此次过于诡异,我们是不是回去准备下,然后商量是不是回来寻找”

  “也罢,我们暂且回去,明日待一切准备,再回来寻找棺材的真相”鬼七子似乎不情愿的说着。手中的玉罗盘一如既往的停住指针。

  张飞反问道:“道长,地上那个棺材是何?你如此忌惮?”

  “一切的渊源”鬼七子一字一顿的说出简单的几句,说完拂袖离去。

  顺着来时的道路,鬼七子,王来柱等人回到村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村庄并没有了往日的热闹,早早的陷入一片沉寂,连唯一长鸣灯火的李寡妇家也熄了灯。

  鬼七子的心越来越不安的跳动着,他总觉得一切似乎跟自己有关,但却发现不出任何出露。

  一盏灯火早几人眼前出现,看着灯火时隐时现。张飞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蒋梦溪提着一盏玻璃罩灯走了过来。

  “表哥,”蒋梦溪的声音传了过来。

  张飞停在灯火的地方,看着蒋梦溪瘦弱的身影,“你怎么来了,”

  “我不是担心你的伤”蒋梦溪缅甸的说道。

  “我没事,外边天凉。快回去'说完张飞与蒋梦溪一同消失在鬼七子,王来柱等人眼前。

  “晚点我来找你们,”张飞的声音在几人耳边响动。

  更:_新-%最0快Z¤上/酷●匠%网

  王宁想说些什么,却没有张口,看着远去的二人,有些不舍。“哎!”

  鬼七子,王来柱,王鑫,王宁死人聚集在王来柱家中。简单的吃了顿便饭,匆匆的聚在一起商量着下午的事情。

  王鑫说:“师傅,今天发现的那口棺材为什么会说是一切的源头?

  鬼七子在思索着,并没有回答王鑫的话,王来柱在一旁拉着王鑫的肩膀,示意不要打扰鬼七子。

  王宁说:“王来柱,有什么你就说,咱们哈都没别人,你别遮遮掩掩。”

  看到王宁看着自己,王来柱也觉得不妥,但是有不能说白天所见到的一切,只好撒了个谎“师傅在请神明,我们不要惊扰到他老人家”说完手指放在嘴上。

  “哦原来这样,”王宁”心领意会的点了点头。

  “你们都别说话哈,别打扰大仙与神明交流哈”王宁自顾聪明的吩咐着二人。

  鬼七子在心里盘思着下午的一切,从棺材,石像,尸体,虫子,之前的血池,聚阴地,种种的一切到底是不是因为河床下那具棺材,如果不是,当僵尸被消灭,邪灵被制服,血池被毁,聚阴地不攻而破,再到村长等人被下葬,中间发现村中上空发现的那团黑屋。

  “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关联?之前会测到的吴阴九只会测到他的生前,之后再也会测不到了,这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联?”鬼七子嘀咕着,仿佛对着空气说话,又或许对着自己说话。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鬼七子的猜测,几人不用想都知道是张飞来了,王宁屁颠的去开了门,只见张飞慌张的脸上漏出紧张。

  “道长不好了,李泉不见了?”张飞一脸担忧的说着,想知道他们中是不是知道李泉去哪了。

  “什么,李泉不见了?”鬼七子首先问道,他下午一直觉得内心不安,难道是因为李泉不见了?

  “王闯与张浩也不见了,从中午一直没有看到他们,”张飞很少有的慌张今日一并泄露,并不时的跺脚,眼神露出血一样的瞳孔。

  “快,收拾好东西,我们现在就要去寻找哪河床下的棺材,此事一定跟它有关”鬼七子着急的说着,手开始在桌前收拾那盘玉罗盘与青冥古剑。

  王来柱与王鑫被鬼七子的突然叫声呆住了,王宁则是呆呆的看着张飞。

  鬼七子怒喝“再玩就来不及了,”

  张飞扯着嗓门问道:“道长什么来不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