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王来柱家中躺着几个昏迷的妇女,浑身上下全是伤痕,蒋梦溪在为他们依次擦洗并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李家几乎所以的男丁在一夜之间,全部死于非命仅剩下李二混一人下落不明。

  “师傅,找遍了全村依旧未发现李二混的身影,也不知道是生是死。”王来柱气喘吁吁的说着。

  这时王宁与张浩走了进来,对于鬼七子王宁并没有了开始的恐惧,并主动的与鬼七子打了招呼。

  鬼七子问道:“王鑫呢?”

  张浩说:“他不是跟你们在一起吗?”

  "看6正版p章¤V节8上!酷◎@匠◇网')

  王来柱说:“他不是与你们一起寻找李二混了吗?”

  “哎!哎,我糙。这小子偷懒啊!”王宁开始了喋喋不休前的套词,可惜的是并没说就被打断了。

  屋外传来一阵深沉有力的声音“踏马,没见人就听见你在乱叫”。

  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只见王宁马上变了脸,满脸微笑的站在那里,脸转向屋外。

  进来的是王鑫和张飞,看上去张飞的尸毒清除的差不多了,胳膊上缠着绷带,走起路来快如疾风,三步并作两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在王宁面前。

  “道长好,”张飞对着一旁的鬼七子礼貌的问好。

  鬼七子笑了笑说“张飞,你弟怎么样了。”

  “好了,跟平常一样,早上起床的时候活蹦乱跳的,又开始折腾人了”

  鬼七子说:“那就好,那就好”。

  王来柱走到张飞身边轻声问:“李二混不见了,你知道吗?”

  张飞抬头看了眼王来柱,又看了看鬼七子“我不知道啊!不过也好省得以后糟蹋别人,我早就看他不顺眼,若不是李叔,早就收拾他了”

  王宁笑嘻嘻的向张飞走来,“张张飞,你的胳膊好多了吧!”

  张飞笑着,举起左手向王宁锤了下,“要不要试试”

  王宁向后一退,站在鬼七子身后,“还是别别了,好了就行。啊好了就行”

  “哈哈哈…”王鑫笑着。

  午后,被僵尸伤害过的尸体依次下葬,队伍中有几个人捧着仅剩被骨灰向南山走去。

  鬼七子,王来柱王鑫跟随其中,王宁晃动着肥硕的身体奋力的跟随送葬人群中。

  “张飞,你说这鬼道长到底什么来历?”王宁问着一旁的张飞。

  张飞说:“现在我也不知道,小姨说的那件事,那个鬼七子是不是跟眼下的道长是一个人。”

  “你有没有想过,他们要是同一个人,哪眼前的鬼道长他如今不是上百岁了。”王宁一脸严肃的说着。

  张飞说:“你的意思?”

  “张飞,王宁,走快点”王来柱在前面,停住脚步开始对着他们叫着。

  “师傅,你看”王来柱瞪着双眼盯住远方,表情十分凝重。

  鬼七子回头顺着王来柱手指的方向,正是村中上方,只见正座村庄被一团黑雾时隐时现的包裹着,黑雾中似乎有东西在走动。

  鬼七子对着王来柱轻声说:“别声张,现在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别引起恐慌”。

  王来柱没有说话点了点头,再次回头却发现黑雾团不见了,黑雾居然不见了,王来柱心里咯噔一下。

  一处荒地上,杂草丛生。乱世横行,看上去十分荒凉,除了奚落的几处凸出来的坟包。

  一片空旷的草地上,出现十多个土坑,李剑果尸体被一次放进坑内,没有人为他们送上最后一行,李二混消失了。除了伤痕累累的李家妇孺,李家在王疃村,算是彻底的消失了。

  没有隆重的葬礼,没有漆黑的青木棺材,更没有哭喊的家属陪同,有的只是一张破烂的竹席包裹着他们,鬼七子走在坑前开始为他们超度。

  “地藏魂集归西方,冥道自有引路人。生前恩怨随亡人,一把尘土嗝阴阳。”

  王来柱走到鬼七子旁附耳轻声说道:“师傅,为张老爷子立个墓碑吧!他的孙子为救我们被僵尸害死,他为了降妖最后也惨死”

  王鑫点了点头,意思也觉得王来柱说的在理。

  鬼七子在张小明坟墓旁给张道天立了块很小的墓碑,觉得不妥,又在墓碑前给他默诵超度言

  待一切妥当,鬼七子命王来柱,张飞几人分别给他们坟前点香烛三只。

  李寡妇出现在众人面前,眼中湿润,看的出来她一定是哭过。

  是为张小明,王安安,李家,无人得知。

  鬼七子对着王来柱说:“此人眉尖耳圆不是克夫就是不检,你们要离她远点”

  王宁张大了嘴巴,呵呵的笑个不停。

  “踏马,严肃点”张飞怒斥王宁

  王宁马上收回了笑容,一本正经的本着脸。鬼七子看着二人,心里也是乐了。

  “没什么事了,大伙回去吧!每年这个时候尽量给他们多烧掉纸钱”。鬼七子对着远处的村民说着。

  “你们几个留下,”鬼七子转身对着王来柱几人说。

  村民开始陆续离开,直到一个不剩。鬼七子这才对着几人说:“你们需要陪我去河床上寻找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张飞很有兴趣的看着,对付僵尸,捉邪灵他在。对于这次他提起了兴趣。

  王来柱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那个,我也去哈。嘿嘿!”王宁嘟着肥胖的脸庞说道。

  鬼七子笑而不语,拂袖而去,留下几个人在身后。

  张飞走在前面带路,半个小时候后。鬼七子眼前出现一条干枯的河床,河床上面的淤泥早已风干成了坚硬的土块。

  “大仙,我们到了,你要找到是这里吧!”张飞洋溢着笑容向鬼七子说道。

  河深五米左右,宽六十四米。长未知,四周杂草丛生,偶尔飞过几只野鸟。

  鬼七子从怀里掏出玉罗盘,开始在四周寻找那黑物,只见指针在罗盘上一动不动,又尝试换了几个地方,玉罗盘依旧如此。

  鬼七子说:“奇怪,为什么找不到呢?”

  王鑫看着着急的鬼七子,走向前去问:“是不是不在这个地方?”

  鬼七子说:“不可能,昨日我冥空状态画出来的明明就在这个地方。不可能会有错”

  张飞,王来柱,王宁也走了过来看着待在原地不动的鬼七子。王宁扯着嗓门喊道:“道长,是不是我们走错了啊!”

  鬼七子说道:“你们离远点”

  说完从怀里掏出一枚古旧的铜钱,看上去已经锈迹斑斑,上面的古铜锣已经看不清图案。

  “师傅这是?”王来柱问道。

  “铜钱不仅可以镇邪,同样可以测地脉,寻风水困厉鬼。总之铜钱用处太多了“鬼七子开始依次介绍铜钱的使用方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