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屋内传开一阵声音“天地无情我成邪,人间无德我鬼魔”只看见李二混母亲嘴里在开口说着。

  “母亲,你怎么了?”李二混厮声力竭的喊道。

  李二混的目前把头倾斜看着他“她怎么了?是不是该这样?”说完手中还残余一块尸体的肉块,送去口中嚼了起来。

  李二混吓得扑倒在地,手拼命的指向母亲。嘴巴张开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距离李剑果身边的一个男子,被李剑果扑倒在地,嘴巴狠狠的咬了下去,男子一声惨叫鼻子已经不见了。

  “有财快救我!”男子目光神转向李二混,期待着他能救他。

  李二混却愣再那里,开始疯狂的嚎叫。李剑果却没有给男子任何逃走的机会,双手与嘴齐向胸口。

  不知道李剑果哪来的力气,双手瞬间穿破了男子的胸膛。手用力的缩了回来,一颗血淋淋的心脏在李剑果的手中。没有一秒的耽搁直接送入口中。

  李二混看着,双腿使劲的向前瞪着似乎要躲避这间地狱。

  李大壮的母亲手中抱着一团肠子在吃着,不时嘴里发出尖叫,浑身是血的她几乎融为血池中。四周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血,在慢慢汇到一处。

  一声凄厉的惨叫,李剑果倒在血波中,几个看不清模样的妇女最对着李剑果撕咬,只听咯吱咯吱声。他的头颅被一块一块的撕咬下来。

  “不要…”李二混接近疯癫一般狂叫。

  就在此时鬼七子手中的青冥古剑从门外飞了进来,人也近到屋内。

  “孽畜,今天不把你打的魂飞魄散。”说完从怀中掏出两根黄旗分别插在李二混身边,几张符纸贴在门前。

  随着鬼七子手离开符纸那一刻,屋内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几名妇女在双手抱着脑袋开始在地上打滚。

  “臭道士,每次都要坏我好事,今天就是魂飞魄散我也要把李氏杀的一个不留”只听见李二混的母亲咬牙切齿的说着。

  “孽畜,如今还不回头,即使你有再多的仇恨今日也该罢休了,无奈你却继续作孽。今天我定替天行道”说完根本不给李二混母亲任何反驳的机会,身体已经飞了出去,青冥古剑直逼李二混母亲的胸口。

  李二混母亲双手微微后伸,身体飞了出去贴在墙上。口中喃喃自语接着一声凄厉的声音在屋内传来。

  原本地上翻滚的几名妇女,瞬间站了起来,身上开始皮肉膨胀。仅仅几秒便成了水肿的身躯。

  鬼七子后退一步,双脚剁地青冥古剑在地上画出一个符咒。当几名浮肿的妇女走过哪个符咒上面,身体开始出现鞭炮引燃声,噼里啪啦的从他们身上炸出许多洞眼,血顺着洞眼留了下来。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破了我的焚魂阵”鬼七子边说边用青冥古剑在符咒中间狠狠地插了下去。本来还行走矫健的几名妇女,脚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动弹不得。

  “臭道士,今日就算是魂飞魄散我也要与你玉石俱焚”说完身体离开了墙壁,向鬼七子扑来。

  鬼七子说:“真是执迷不悟,大限将至还如此猖狂”

  脚尖用力,身体跳出了一米多高,迎着扑来的李二混母亲的腹部一脚踹了出去。

  一声身体撞在墙壁上的声音,李二混的母亲身体摔倒在地,口中吐着鲜血。

  “你杀了我啊!看你今日能不能救得了她”说完李二混母亲一个转身,身体消失在眼前。

  鬼七子看着消失不见的她,身体在向后退了几步,同时手里攥着一张符咒。就等着李二混母亲出现。

  一旁的李二混完全呆在一旁,没有任何的动作,连逃走的勇气都没有。只是呆呆的望着在血池中转圈的鬼七子。

  突然李二混叫到:“她,她在上面...不对她在地上”李二混思维开始出混乱,在胡言乱语的说着。

  鬼七子一脚踩到血堆里,脚下一个软乎乎的东西。低头一看是一条残缺的大腿。就在鬼七子仔细辨认耳边传来一阵历风,接着出现一双枯燥的双手。

  鬼七子脚下用力,身体弹了起来。李二混的母亲扑了个空,想翻身向上追寻鬼七子,只见一张纸符出现在她的面前。

  一声惨叫,李二混母亲摔在血池中,浑身上下都是凝固的血块。身体在不停的颤抖,指甲用力的在地上抓着,分不清是李二混母亲的血还是之前死去的血。

  墙角一处出现一团红色的雾气,不是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基本与血容在一处。在慢慢的向鬼七子移动,李二混又在乱叫着。鬼七子看了眼李二混,感觉身后有东西,转身一看居然什么都没有看到。

  屋外传来几声脚步声,王来柱首先冲了进来,接着王鑫,李泉。

  “啊!”王来柱一下摔倒在地,脸上,身上沾满了血迹。

  “师傅,”王鑫想要问鬼七子,发现一旁疯癫的李二混,这才明白。

  “你们小心,邪灵开始在做最后的挣扎。”说完走过青冥古剑旁,用力的吧估计拔了出来。

  红色的烟雾慢慢的靠近李二混,突然古剑插在李二混的脖子边上,只听见邪灵的惨叫声,鬼七子操起手中的青冥古剑向门旁的空气中划了一下。

  地上出现了红色的轮廓,看上去是一个女人倒在哪里。王来柱惊恐的看着,王鑫后退一步看着鬼七子“师傅,这个就是邪灵?”

  鬼七子没有回答王鑫看向王来柱,低声的说:“柱子,现在你可以一切都说出来了!”

  王来柱看向一旁的李二混,又看了看鬼七子,仿佛在做一个很艰难的决定。

  “对不起,师傅!我隐瞒了你”王来柱满脸自责的表情说着。

  王鑫问:“王来柱,你认识她?”

  王来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三年前,我曾经见过她,不过那时候她被李二混,张彪等人抬着,身后跟着一个男子在拼命的追着。到行走我猜想哪个男子一定是之前的那个僵尸”

  “什么?”王鑫瞪大了眼睛看着王来柱。

  王来柱说:“恩,李二混,张彪,几人强行的把她带到山上强暴了,那个男子应该就是她的男人吧!看到自己的妻子被几个男人轮流强暴,就与他们厮打起来。”

  “李二混人多,几下就把男子打到,为了怕事情败露把他杀了,然后又把那女子也杀了”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王鑫疑问的看着王来柱。

  鬼七子走到二人面前说:“还是我来说吧!哪时候柱子惧怕他们的势力,没有与别人提起,更没想到去镇上举报,李二混的父亲是村长,即使举报也会被压下来。思前想后最终还是把这件事情忘却在心底”

  “第二天,李二混也张彪,威胁柱子一同把他们的尸体埋了,这样柱子就有了参与的份了,只是不凑巧哪个男子埋的地方,正是被人布置好的凶地,传说中的血池。而女子埋的地方正是聚阴池”

  王鑫瞪大了眼睛,“所以他们才会一个变成僵尸,一个变成邪灵?”

  鬼七子点了点头。“所以他们才会来寻找李氏一家报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村长一定是知道这件事,上面还做了活动,这件事情压了下来”

  }v酷匠R}网L正z:版_首G…发Xy

  王来柱没有说话,表示默认。

  “好可伶的一对夫妻,哎!:王鑫之前恨透了邪灵,寻找知道中间因果,突然表示了同情

  “现在我只能超度吧你引导地府,至于该怎么处置,看你因果造化了”鬼七子对着地上的女子默诵了超度的法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