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黝黝的山洞内,鬼七子,王来柱四人在缓慢的行走。身后拖着四具尸体。

  李大壮与王胖子父亲的尸体尤为慎人,已经不见头颅的残骸在石头上拖着。

  没人开口说话,他们都知道邪灵只不过是一个幌子,吞噬魂魄也只是一个幌子。目的是将灵婴转世。

  洞外依旧寒风呼啸,王来柱终于憋不住了问道:“师傅,如今邪灵就这样被消除,可是又出现个灵婴。他们到底是什么关联?”

  鬼七子回答说:“哪个女人你还用问我?你自己知道”

  王来柱被鬼七子的反驳一时难以回答,低着头拖曳着王胖子父亲的尸体在山坡上移动。

  “如果没有猜错,柱子,那个邪灵你认识?”李泉冷锋的问着王来柱。

  “如今最开心的应该是你,摆脱了邪灵的纠缠。”王来柱回峰着李泉的追问。

  王鑫终于抬起头来,看着王来柱眼神中充满疑问。

  “柱子,莫非你真的认识那个邪灵?为什么你不跟我们说说?”

  “我,我真不认识,你就别乱猜了”王来柱想极力的反驳。

  来时的路上用了四个小时,现在回去用了六个小时。四人刚一进村就发现村头聚集了许多人。

  鬼七子走在最前面,对着人群中说道:“消失的尸体已经带回来了,你们看看带回家吧!”说着停下脚步期待着人群中走出来的人。

  “哎呦,鬼道长你可终于回来了。”李寡妇蹑手蹑脚的走到四人身旁,拍打着鬼七子的肩膀。

  鬼七子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哎呦,你还不知道啊!村长死了。就在几个小时前,那模样可吓死我了”

  李泉说:“李叔死了?”

  “可不是吗?这不大伙都在这等着你们呢。”李寡妇想要去拍打着李泉,却被李泉用手挡开了。

  鬼七子松开手中的尸体,双手合上脚尖轻佻在地上移动,嘴里振振有词的嘀咕着。

  然后从背后拔出那把绿而青冥古剑,对着地上的四具尸体比划着,随着一声喝令尸体闻声起立。

  “把他们带回去安葬了吧!”

  “哎呦,鬼道长你可吓死我了。”李寡妇面娇滴滴的说着。

  “柱子,王鑫,前面带路去村长家。”说完看着一旁的李泉。似意叫上他一起。

  李泉明白,开口说道:“鬼道长,我与你们一起。”

  “一起走吧”鬼七子客气的说着。

  刚到李剑果家门前,就听到屋内传开一阵撕心裂肺的哭泣声。

  李二混跪在一旁板床旁低声的抽噎着,周围站满了围观的人群。

  鬼七子挤开围观的人群,走向李剑果的尸体旁。

  两眼瞪着嘴角微张,鼻孔有一丝血迹。

  王鑫走到李剑果老伴身旁,弯腰下来安慰着。

  王来柱一旁冷冷的注视着李剑果的尸体,全身上下没有任何的伤口。

  鬼七子说:“村长今日不幸仙去,家属默予,你们一定要现在把村长火化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李二混说道:“都是你们这些人害死了我的父亲,如今还让他老人家留不得全尸”

  “你们快滚,”说完张彪示意走了过来。

  李泉看着李二混,厌恶的表情一览无余的挂在脸上。王来柱轻轻碰了下李泉,示意先行离开。

  鬼七子说完起身离开了人群,与王鑫一同向王来柱家中走去。

  一张漆黑的木桌上,摆放着小黄棋,中间摆放三只香炉正在缓慢的燃烧。一把青冥古剑摆放中央,周边散落着几张黄符。

  鬼七子站在木桌前,准备开坛做法寻找着灵婴。,如今李剑果被第一个被害死,下一个还不知道是谁。

  王鑫问:“师傅,李叔的死是不是与那个女人有关”。

  鬼七子说:“如果不能及时的寻找到灵婴,恐怕死的就不是一个了。”

  王来柱惊诧的看着鬼七子,试图问“师傅,难道灵婴童还会继续害人?”

  “李氏”

  李泉一旁听着鬼七子说着,脑袋在飞速的转着。

  “道长,你是说,它跟李氏有渊源?”王鑫回了句。

  鬼七子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走向法坛前准备开始起坛寻找灵婴童的下落。

  这次不同的是鬼七子则是用那把青冥古剑在地上开始划着,嘴角念念有词。

  油灯上的灯光开始忽引忽暗,随着鬼七子晃动着的古剑。油灯周围距离了许多黑雾。

  地上画出一座山,山下流淌着一天干枯得河床。在河床下方出现一个东西。

  鬼七子缓慢的睁开了眼睛,看的出来很是疲惫。

  “这不是村前那条枯河吗?”王鑫向鬼七子问道。

  李泉此时开口了,“河床下有东西”

  鬼七子反问道:“你知道?”

  李泉说:“它跟灵婴无关”

  法坛上得油灯终于灭了,一团黑雾也随即消失。王来柱看着熄灭的油灯想说什么。

  “师傅,刚油灯上面那团黑雾是怎么回事?”

  鬼七子说:“它想阻止我寻找到它的真身。”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屋内的四人还在讨论着。王鑫的意思先把河床下的东西挖出来。

  李泉的意思是先阻止灵婴出世,鬼七子的意思是从黑雾的方向寻找。

  只剩下王来柱没有说话,他在思索洞内的那个邪灵,为什么就这么轻易的被鬼七子消灭了。那么费了那么多的事把尸体带到山洞内是何用意。

  “师傅,我想到了。”王来柱大叫。

  三人同时把目光转向王来柱,鬼七子问:“柱子,你想到了什么?”

  最1☆新X2章g节j上{酷X匠网#O

  王来柱说:“那个男尸在亲吻着邪灵应该是为了迷惑我们,它偷走尸体的用意是转移我们的视线。”

  李泉说:“邪灵的力量我知道,她不会这么无聊费了这么大的力气,然后就让我们轻松的把尸体带回来”

  王鑫说:“是不是它知道师傅的道行不敢贸然进村,所以把师傅骗到洞内,她在出来杀了李叔?”

  “如果是这样,那么它真的是太可怕了。能提前预料到我会来”鬼七子说着,并看向李泉。

  “不好,”鬼七子一声吼叫,村长家有危险。

  说完握起青冥古剑就出了屋。

  就在李剑果全家上下都在悲痛中,躺在木板上的尸体突然动了,身体上包裹的白布被扔到一处。

  在一旁低头烧着纸钱的李大壮父亲突然被李剑果抱住,嘴顺势咬住了李大壮父亲的脖子。

  李剑果的老伴第一个发现异样,想要开口叫道才发现自己的喉咙发不出声。

  李二混抬头发现,自己的父亲在抱着李大壮父亲的脖子在啃咬。

  “啊!…”李二混连跌带撞的爬了起来,想要试图拉开李剑果的身体,却发现一旁的母亲好像换了一个人。

  眼神死死的盯住其他几位李氏房内的人,李二混哆嗦的向后退了几步。只见他的母亲开始疯狂的追逐其他几人。

  几声阴沉的笑声后,地上开始躺着胆小的李氏族人,一名幼童在地上滚爬,李二混的母亲走到幼童身前。

  双手把幼童提了起来,转身向后面的墙壁扔了过去。幼童的身体从墙上摔在了地上,口吐着鲜血在一旁不省人事。

  幼童的肩膀被李二混的母亲在撕咬,一点一点的舔着血,手里还残留一块血淋淋的肉块。

  “母亲,你在干什么?”李二混疯了一般在叫着,身旁一个中年男子直接口吐白沫倒在了地上。

  “哈哈哈…你看看我现在在干什么”说完把头转向了李二混。嘴里还残留着一块血肉在嘴中搅动着。

  李剑果丢掉手中的尸体向李二混走来,注意是走,而不是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