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七子大步流星的在雪地上闪动,留下不远处三人。一条泥泞的雪路上,周围除了偶尔几声家犬躁动的嚎叫,动物不安的后嚎叫声。

  “你们快点,僵尸已经进村了。”鬼七子头也不回的催促着身后的几人。

  王闯气喘吁吁的说:“鬼师傅,你慢点。你这身板也太利索了”。

  王来柱手搀扶着腰板在艰难的行走,看着一旁的王强说:“强子,平时叫你多锻炼,现在该知道了吧”。

  说完没等王强回话,用力的吸了口气,追上了王闯。

  空气中凝结着冰凉的风,融入着几人的身躯。三人身后留下白色的热气在飘荡。脚下的积雪已冻成一处,踩在上面吱吱作响。远处出现了一道微弱的灯火。

  王闯大叫:“那不是张老头家的方向吗?怎么还开着门。”

  王来柱与王强注释着前方,果然有一道忽隐忽现的灯光在闪烁。若不是仔细发现,很难的看的出来。

  鬼七子手中玉罗盘上的指针,突然疯狂的转动。几秒后指针指向前方一处黯淡的亮出停了下来。

  只见鬼七子暂缓停下脚步,右手从背后拔出那朵黑布包裹的东西。

  随着黑色的裹步被扯了下来,一把浑身透着绿色光芒的古剑出现在鬼七子手中。

  “鬼师傅,这是?”王来柱追上了停在一旁的鬼七子看着他手中那把泛着光满的古剑问着。

  “斩阴追魔剑,”鬼七子回答着王来柱的话,眼神冷冷的注视着前方。

  “僵尸已经在那座屋内,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伤亡”

  王来柱心中一惊,受伤的张飞还在里面,如果真的向鬼七子所说。那知不是...

  “不好”随着一声王来柱的惊恐,人已跑出数米。留下鬼七子和身后的王强,王闯。

  “鬼师傅,柱子怎么了”王强看着王来柱惊慌失措的身影。

  鬼七子说:“僵尸已经闯进那间房屋了”。

  “啊!”王闯,王强同时叫出来声,没等鬼七子说话,二人身体同时奔向前方。留下一头雾水的鬼七子。

  鬼七子收起手中的玉罗盘,右手紧握那把追魔剑一个健步便闪现在王强,王闯的前方。

  王闯只觉得耳边一道劲风闪过,回头再看已没了鬼七子的身影。王强嘀咕一句:“那不是鬼师傅?”

  王闯这才回头看着前方,鬼七子的身影与王来柱一前一后的走进灯光处。

  两扇破旧的扇门倒在屋内,一旁躺着张老头的身躯,不过已死身旁流出一摊献血。地上残留着那盏灯光洒出来的煤油。

  “张爷,张爷”王来柱单膝跪下,双手拖住张老头的脑袋,脖子上留下两道深深的血洞,双臂被僵尸撕扯着血印。

  鬼七子拉住王来柱:“王来柱,你先退后。僵尸可能在院子内,”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张画着奇怪的纸符,塞到王来柱的手中。

  说完举起手中的追魔剑,一个闪便消失在王来柱眼前。

  蒋梦溪探着脑袋又索了回来,张飞看着举棋不定的蒋梦溪问“表妹,外边怎么了”

  蒋梦溪回头看了眼张飞,把头又转向外边。“表哥,外边的声音好像不对,我好像听见了木门的损坏声。还有张爷的轻咳嗽声”

  “不能吧!难道不是王宁那小子敲的门”敲的门刚刚说出口,张飞立刻跳了起来。鞋子都没来得急穿上,冲到蒋梦溪的身前。

  “表妹,你快躲起来,”看着张飞满脸惊恐不安的表情,蒋梦溪轻声的问:“表哥,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酷n匠{《网首t/发k…

  张飞咬着牙齿才举起双手,顺着微弱的灯光在一旁抓住一把铁镐。

  “表妹,你躲起来。一会不管有什么声音你都别出来。听到了吗”

  蒋梦溪这才意思到眼下的危险性,双手紧紧拉着张飞的手臂。洁白的脸庞面无表情。

  “表哥,我不要。我要陪着你”蒋梦溪支支吾吾的说,而张飞则是死死的盯着外边。刚要跨出屋内蒋梦溪再一次拉住了张飞的身子。

  “表妹,你听我说。可能是僵尸来了,我必须要先保证你的安全,你快点躲起来我不叫你,你别出来。”张飞几乎是叫喊着说出来。

  一头乌黑的长发贴在张飞的后背上,淡淡的体香味穿了过来。张飞无奈转身看着蒋梦溪。

  “表妹,这样你先在这里,我出去看一下”张飞说着左手费力的扯开蒋梦溪的手。

  蒋梦溪看着张飞,点了点头,松开了抱住张飞的双手。

  嘎吱.嘎吱...黑暗中传来几声有节奏的脚步声,张飞听到那不算熟悉的声音后,浑身酥麻,头皮几乎就要裂开。

  砰的一声!木门被狠狠地关上,随后传来一阵上锁的声音。张飞颤抖的再次摸索着木门,以求没有任何能打开的可能。

  “表哥,表哥...你开门啊!”蒋梦溪知道,门被表哥上了锁,他是把自己藏起来,独自去对付僵尸了。

  一阵撕心裂肺的哭泣声从门缝传了过来,蒋梦溪嘶声力竭的喊着张飞的名字。

  前屋距离偏房最多也只有十米,张飞眯缝着眼睛看着几米外一个黑影在跳动,向自己走过来。对于这个黑影张飞在熟悉不过。

  手中的铁镐紧握,大步的冲了出去,僵尸也再次嗅到生人的气息,挥舞着双手迎了过来。

  张飞费力挥舞着铁镐劈向僵尸的头部,僵尸身子向一边快速的移动下,躲开了这要命的一击。张飞一个落空,身体向前扑了过去。

  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僵尸怎可放过张飞这个失误,双手快速的抓向张飞的后背。

  张飞再来不及任何躲避,一个驴打滚在地上翻了出去。

  双臂上献血顿时顺着发黑的药膏留了出来,张飞吃力向再次回手劈向僵尸。

  不料行动极为缓慢,僵尸已来到张飞身旁,双开缓慢的攻击。一双发红的双手顺势插透张飞的脖子。

  张飞再也躲不开僵尸的双手,只是脖子用劲的斜转了下,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传遍全身,张飞随口疼痛的惨叫一声。

  脖子被僵尸划破了两条长长的口子,身体倒在地上。张飞艰难的向门外爬去。

  “表哥,你没事吧!呜呜呜,开门啊!”蒋梦溪哭着叫喊,张飞的惨叫在院子内飘荡。蒋梦溪在再没有了敲打的气力,蹲在门后哽咽着。

  僵尸转身向蒋梦溪的房间看去,又看了看逃跑的张飞,出乎意料的一幕出现了。

  僵尸张开嘴巴嗅了几下,转身向蒋梦溪跳去,几个跳跃便来到门前,嗅了木门内有股鲜活的气息。开始身体用力的撞击着木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