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彪身后跟着几个精壮汉子,每人手持铁镐在雪地上一步一步艰难得移动。

  一望无际的银装白章分辨不出哪里是路是河,领头的张彪口喘着粗气时不时的回头张望。

  张彪叼着一根燃烧殆尽的香烟说:“这事谁都不能捅出去我可是再次声明了,出了事谁都跑不了。”

  身后几人在寒风中左右摇曳着身躯,身后只留下一排深深的脚印。

  “彪子哥,你就放心吧!我们肯定不会泄漏出去,再说这事我们几人都参与了,出了事我们谁也逃不了。”一个身材矮小尖嘴猴腮的男子附声道。

  张彪说:“你们知道就好,别的我就不多说了!抓紧赶路去看看那尸体还在吗”

  “都几年了,怎么会还在。估计都成一堆白骨了吧!”一个跟随张彪身后的男子说道。

  张彪转身看着他“妈个巴子,僵尸都出现了,李叔说就是在那个位置发现的。看了才知道”。

  绕过一道弯曲的河流距离山坡不远处,一座李氏祖坟出现在几人面前,一排望去足足有余百十之多。

  不知谁叫了一句:“彪子哥,快来看那坟墓不见了”。

  张彪大步流星的跑了过去,距离李氏祖坟一百多米的荒地上,果然雪地上散落着几块棺材板的残骸。尸体却不见了。

  张彪斜着眼睛看着另一处脸色渐渐露出了恐惧。“快看看另一座棺材还在不在”。

  离棺材散落得地方十米处一座荒坟格外醒目,高高的坟头露出在外。

  “彪子哥,这坟还在。”张彪一个小兄弟向张彪喊了声。

  张彪随后也走了过来,“眼前这座坟墓并与异常。为何那座坟墓却出现了问题”。

  几人相互对视,都没有说话。张彪想从几人口中得到一些心理上的安慰或者是主意,不料没有一个人开口。

  “妈了个把子,挖!我到要看看是怎么回事”。张彪一声吼叫,几人挥舞着手中的铁镐开始挖掘这座坟墓。

  半个小时过后,几人眼前出现了一条破烂不堪的竹席。沤烂的只剩下几根较粗竹条。

  张彪恐惧的一点点去除竹条上面的泥土,剩下几人也都放满了手脚。一点一点清理着泥土。

  最》.新2章节~上酷匠)网

  大约又过了十分钟后竹席得残骸被清理了出来,张彪从破旧不堪的军大衣怀里掏出一瓶高度白酒。“来给我倒在手上,你们也都洗洗。”

  说完一瓶白酒在几人手上转了一圈,只剩下瓶空空的酒瓶。

  张彪首先跳了下去,接着又跳下来两个人。张彪说:“小心点,看看有没有尸骨。”

  几双手在轻轻的拨开竹席,顿时傻眼了。“彪子哥,竹席内没有尸体,连一根骨头都没”。

  张彪低头看了过去,双手在竹席上翻了个边。始终没有发现尸体,顿时双腿抖嗦得乱颤。

  “你确定她是埋在这里?”张彪说话都显得不利索,身后那名尖嘴猴腮的男子也在浑身发抖,结巴的说道:“我确定啊!…不信你问他们”。

  上面的几人也都点了点头非常肯定的说:“就是埋在这里,怎么会不见了呢?”

  “我觉得这件事太诡异了,还是先回去商量在做打算。“彪子吱吱呜呜的说着。

  几人早就想逃离这诡异是非之地都拼命的点头,张彪爬了上去接着几人开始把土掩埋下去。

  最后一具王老破鞋的尸体放在张小明的旁边,李剑果看着躺在地上的几人,内心十分害怕。他深知那具僵尸的来历却不敢声张。

  只是把这些死去的人全部放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李剑果抬手撩开布帘走了出去。

  三间土房内李剑果坐在一张破旧的木椅上,一旁站着一个年约二十开外的男子。张彪则是站在中央低着头,如同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你知不知道,三年前那男尸如今已变成了僵尸”李剑果鬓白的额头上又多了几丝白发,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愤怒之余暗骂着。

  李二混倒是不以为然“任他成妖魔鬼怪我也不怕,生前可以治死他。死后一样可以消灭他。”态度坚硬口气强横。

  张彪向李二混看去说“有财啊!眼下那具女尸也不见了,连尸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们还是小心点”。

  李剑果气急败坏的坐在椅子上,“你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坏事,犯下多少罪孽如今还不知悔改。你是要气死我才能如愿吗?”

  李二混嘴角上挑不屑一顾的说:“哼!”

  张彪眼看继续下去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走到李剑果身边说:“李叔,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就别再责怪有财了,眼下该商量如何对付僵尸,不然到了晚上没人在能对抗僵尸了啊!”

  李剑果稍作停顿,“彪子,你去把李建军他们几个叫来,一起商量下对策。”

  “你还不混蛋,混账东西。”李剑果说完不忘骂了声李二混,李二混倒是不以为然拍拍裤脚上雪花混合的泥土,抬腿就走留下李剑果和木呆的张彪。

  下午过后,李建军,王强,王闯,李泉,张浩以及王来柱相继来到李剑果家中。除了负伤在身的张飞,陪床的王宁,王鑫三人。其他人员基本到齐。

  三间宽阔的房屋内,今天格外拥挤。李剑果的老伴给每人倒上一碗热茶,张彪在一旁帮忙。

  众人相互看着都知道今天来的目的,李建军开口说:“李哥,还有几个时辰天就要黑了。天一黑我们如何对付僵尸。”

  李剑果坐在那把木椅上表情十分黯淡。“大伙实不相瞒,把大家叫来正是商量如何对付僵尸,我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小明昨夜不幸身亡。”

  王闯眯缝着眼睛说:“实在不行跟他拼了,死后变成跟它一样。再跟它继续斗”。

  “怎么拼,用身体吗?扯淡,”王强一旁听不下去了打断王闯。

  王闯很不屑的斜着王强问:“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

  李泉在一旁始终没有说话,张浩也只是静静坐在那里听着他们说。

  王来柱说:“我们是不是该准备黑狗血,就目前来说僵尸最忌讳的就是这个”。王来柱冷静的分析目前的状况。

  “张小明大意被僵尸咬死,唯一懂得皮毛克制僵尸的人也没了。我觉得首先该采用张小明生前的方法”。

  李建军说:“我觉得王来柱说的有道理,既然没有更好的办法。那就先选择最有效的方式去办”。

  “李哥,你怎么看?”李建军又问了问李剑果,以求李剑果的意见。

  张彪一旁突然坏笑着说:“僵尸怕火吗?”李建军突然抬起拍起桌子说道:“对啊!僵尸不是还怕火吗!我们还可以采用火来烧死它”

  李剑果叹了口气“如果火烧不死,我们还有没有别的办法了?”

  “小姨,怎么不说呢?最后千年僵尸和那个李仙人都被消灭了吗?”张飞正听的入神,突然蒋梦溪的母亲不说了。

  王宁甩动着肥胖的脸庞叫嚷道“这不会是结束了吧!啊!”

  房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王宁开口说:“结束了吧!啊?”

  见没人回话王宁自言自语的说“!结束了!”

  蒋梦溪噗嗤的笑出了声,王宁脸憋屈的通红看着蒋梦溪的母亲,希望得到肯定。

  “基本结束了!”蒋梦溪母亲淡淡的说着。

  张飞说:“那千年僵尸呢?”

  “被一个神秘的人消灭了,”蒋梦溪反问句“妈那是什么人,居然有如此能力。”

  “鬼七子”。蒋梦溪母亲面无表情的说着。

  张飞,王宁蒋梦溪三人同时说:“鬼七子是什么人?绝命鬼师又是什么人?”

  “鬼七子是他的道名”。

  “他那么厉害”张飞说。

  王鑫一旁听着没有说话,眼神注视着窗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