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子有气无力的站在那名妇女身前,半身搭拉着椅子上,微微张开嘴巴。

  “被僵尸咬抓过的人,都会变成僵尸,天亮后如果没有消灭千年僵尸,整个村一定要搬走,否则天一黑,所有的人都…”

  五猴子惊悚得看着浑身是血的刚子,颤抖得说:“外边有多少被僵尸伤害过的人”。

  微胖的男子眼神一横,瞪大眼睛看着刚子左手捂住脖子得地方疑惑的问“你是不是也被僵尸咬过,”

  刚子没有抬头也没有回答,众人不仅纷纷后退几步,刚子如同恶魔一样被他们死死的盯着。

  那名妇女很明显的双手抖嗦了下,刚子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脖子,发青得嘴唇苦涩的微笑着说:“我也被僵尸咬过”。

  老太爷先是愣住几秒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躲开。不料老太爷上前一步走到刚子身前。枯瘦的右手触摸着刚子说“孩子让我看看伤口把!”

  五猴子尖叫道:“老太爷,万万不可,他可是被僵尸咬过”。

  老太爷恶狠狠的瞪了五猴子一眼说:“他还不是为了保护大家,才被僵尸伤到落得如此下场”。

  五猴子一副无赖的表情看着老太爷奸诈得说:“他自己刚说,被僵尸咬伤抓伤的都会变成僵尸,他一会要是变成僵尸怎么办?”

  老太爷听了五猴子这番话也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手在刚子得脖子上轻轻的拨动着。众人相继看着祠堂内寂静无声。

  那名妇女说:“小兄弟,难道没有法子清除被僵尸抓过的伤口吗?”

  刚子的呼吸微弱起来,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抬起头来看着那名妇女艰难的动了嘴角。

  “被感染尸毒得人,一般都会变成僵尸,除非比较轻微的伤痕,可用糯米,鸡血,大蒜混合让身中尸毒得人连续泡澡,并且要”

  五猴子急切的问道:“要什么,”老太爷怒视瞪了下五猴子,“你让刚子说完,你在说,”刚子开始剧烈的咳嗽,血顺着他呼吸带动从脖子流出。

  “每日要不停的运动,防止尸毒扩散还要在一天阳光最毒的时间段在太阳下面晒阳光,阳光可以驱赶中毒人体内的尸气,”

  “那已经死去的人,该如何处理,”老太爷面无表情的问着。

  刚子冷冷的说了一句:“全部就地火化,包括一切被僵尸咬伤致死的动物”。刚子的声音并不算很大,在这间祠堂内却引起轰鸣,在场的人交头接耳纷纷议论。

  人群中有个声音传了过来:“如果不火化呢?”

  “一定的时间内,死去的人就会变成僵尸然后在攻击你们,你们在变成僵尸继续攻击撕咬活着的人,一直重复下去。”

  老太爷仿佛意识到眼下的危险性,颤抖的搀着拐杖离开刚子身边,向中间一把椅子上走去。

  与眼前一排的几人迅速的讨论着有的说:“采取刚子的方法,就地把死去得人火化。”

  有的说:“天亮以后全部都搬走,如今连李大仙人和他的徒弟都被僵尸伤的伤死的死,看样子再无能力去对付僵尸了”。

  老太爷挥了手示意安静稍作停顿后说“如果全村全部迁移不是小事,如果继续等待下去,会有更多的人伤亡,如今方圆几十里仅此我们这一个山村,该何去何从。”

  没有一个人在说话了,老太爷一针见血的说出眼下的困境,刚子看样子已经不行了,进气多出气少。门外传来一片嘈杂声,木门被敲打的嘎吱嘎吱作响。

  透过窄窄的门缝望去,外边到处是熟悉的身影,只不过已非昔日人。肥胖的男子惊恐的说:“老太爷外边全是僵尸都在围着祠堂转,该怎么办?”

  老太爷再次与几人交流,刚子躺在椅子上身体在不断的抽提,终于老太爷眼漏凶光旁边得几人也全部看着刚子。

  也许是意识到危险或者是从他们眼中看出了异样,刚子向从座椅上站起,连续几次都没有站起身体。

  突然一把铁棍穿过了刚子的胸膛,只见身后两名壮汉分别手持一把一米多长的铁棍站在刚子身后。

  刚子被突如其来的一棍穿破胸膛,并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手在铁棍上紧紧的抓着。嘴角在拼命的嘶喊:“为什么?为什么?”

  没有人回答刚子的话,又是一根锋利的铁棍穿过刚子的身体。那名妇女尖叫一声向后退几步,大喊:“你们干什么,为什么要害了他”。

  说完在看着远处的老太爷,老太爷没有说话一旁的一个老者说:“如果不马上杀了他,晚点他变成僵尸我们全部都会死,你知道吗?”

  妇女沮丧着说:“他和他师傅可是为我们才落到现在的下场,你们,你们这样做不怕遭报应吗?”那名老者没有在说话,她的话令在场没一个人能找到反驳的理由。

  “你们,你们”那么妇女连连说了几句,最后只说出一句“你们会得到惩罚的”

  刚子恶狠狠的看着老太爷,丢下一句“你们子子孙孙都会遭到报应得,我…我以师傅之名,咒怨在身。百年重生之日,定血洗子孙。”说完拼劲最后一口力气站了起来。

  身体飞快得撞向老太爷身后的牌位上,老太爷以为刚子是要撞向自己。起身站起来躲开刚子。

  而刚子得身体已经撞到一根粗壮的拄着上,血顺着牌梯流到一处。

  老太爷瞪大了眼睛看着突如其来的一幕,心有余悸的后退几步。刚子一字一顿得说:“你们…你们”在无声音。

  祠堂内充斥着异常诡异而惊悚的气氛,每人脸上全部一个表情,看着死去的刚子,老太爷看着眼前的众人,不知该说什么自己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

  就在众人思议刚子得死,祠堂木门外几声撞击声持续不断,所有人都知道那道木门支持不了多久。

  老太爷一声令下“快把门堵上别让僵尸冲进来,无论如何也要支撑到天亮。”

  没有人在去议论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十多人手持木板桌子在堵着木门。

  所有人都围在一起相互看着,木门在一阵一阵的敲打撞击。木门仿佛随时都会坍塌。

  √最O@新章Tf节Pj上酷R\匠网

  突然木门破了一个碗口大的洞,一直血淋淋的手伸了进来在左右乱抓。

  “是李大仙人,”不知谁先喊出了一声,顺眼看去果然是李仙人连在手臂,手臂上的衣服赫然是他临走时穿的道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