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仙无奈眼下是赶不走刚子,唯一的师传斩妖剑也折捨一处手中在无可用之物。

  千年僵尸没有留给李大仙考虑的时刻,一跳两米开外来到李大仙身边。

  李大仙距离千年僵尸仅仅只有一米开外,急中生智双脚后退一步,右脚向左边横跨小碎步,臀部下蹲左手紧握右手臂,右手伸出食指与拇指。

  双目紧闭嘴中飞快默念:“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身。

  刚子在一旁看到李大仙摆出一个逆天大阵,阴魂阵。此阵法唯一优点就是向地府借宿阴魂,除此之外百害无一利,阴魂阵会损受摆阵人阳寿,轻则几年重则几十年,更有甚者在摆出此阵时便一命呜呼。

  刚子大叫一声,试图打断李大仙。

  李大仙摇摇晃晃得站立身体,右手翘于眉心处,“茅山第十七代掌门,吴阴九,妖魔鬼怪,速速远去。不然休怪打你魂飞魄散”。

  李大仙说完,身体迅速膨胀起来,千年僵尸也到身前,李大仙左手轻触到千年僵尸胸前。只见千年僵尸后退几步。

  大布得父亲与另几只僵尸向李大仙围堵过来。李大仙眼睛一直紧闭着,双脚抬起向大布父亲走过去。

  右手中的食指在嘴中咬破血一滴一滴得流淌。李大仙用流血得手指躲开大布父亲得攻击,血手指在它得胸前处用力一点。

  手臂瞬间穿破大布父亲得胸膛,浑身上下在留出绿色腥臭得液体。李大仙一脚踹开转身向下一个僵尸走去。

  同样的动作,僵尸在一个个倒下。千年僵尸双腿在抖嗦下,有意后腿一步。李大仙踢开最后一个僵尸向千年僵尸走去。

  左手闪电般的抓住千年僵尸,就在要用右手穿破千年僵尸胸膛得那一刻,李大仙突然停止前进的右手。

  身体倾斜的倒了下去。千年僵尸愣了几秒,弯腰拉住李大仙即将落地左手。李大仙被千年僵尸拉起,却无任何反抗。

  一排尖长得獠牙在李大仙黝黑的脖子处。刚子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师傅,”刚子反应过来,只是李大仙已经被千年僵尸咬断了脖子,刚子愤怒的冲到还在盯咬李大仙脖子得千年僵尸。

  拳打脚踢全部招呼千年僵尸,然而未有任何作用,刚子拼命的打。

  远处还残留一只僵尸,在缓慢的向刚子跳来。

  千年僵尸终于松开已经干瘪得李大仙,向刚子跳来,刚子回头看了看李大仙,眼泪滴滴落下。仅仅一瞬间便失去了师傅。

  恍惚中刚子躲开开千年僵尸血腥腥的双手,却碰到身后一只僵尸。刚子飞起一脚踢开,想要逃走才发现这里房屋只有一扇门。

  仅有一扇窗却及其狭小根本容不下刚子健壮得身体。刚子只好回头迎着千年僵尸。

  来不急任何容想,扑面而来的腥臭近到脸庞。刚子用双手想要回击。双臂结实得被千年僵尸抓了几道深深地伤痕。

  “啊!”刚子一声惨叫。后退几步,另一只僵尸撞在刚子身后。双手抱住刚子,张开大嘴咬了过去。

  刚子身体无法动弹,耳边传来一阵恶风,深知危险额头向左边一转。右耳一阵刺痛,耳朵被撕咬掉。

  血瞬间射到僵尸脸上,千年僵尸也到身前。一前一后抱住刚子,长如手指搬得獠牙咬了过去。刚子知道自己要陪师傅去了。

  求生得本能使得刚子抬起双脚,蹬开千年僵尸,千年僵尸被刚子狠狠的踹了一脚后退几步。身后得僵尸獠牙已经咬住刚子的脖子。

  刚子双手向上抬去,双腿向下一蹲,逃出僵尸得双臂,一个驴打滚躲开千年僵尸,顺势向门外逃去。

  夜渐渐发亮,不知不觉已四更天。刚子跑到门外,依稀看到一旁堆满稻草。

  刚子右手捂住流血得脖子,左手从口袋掏出火柴。点燃稻草,火光瞬间照亮了屋内。

  千年僵尸跳到门口却被火光吓了回去,在里面疯狂的撞击着石壁。

  刚子眼见千年僵尸没有追出来,抬起双脚向祠堂跑去,沿路上有几个尸体。扑通一声刚子被一只血淋淋得狗尸绊倒,身体摔在石头上。

  回想师傅戎马一生降妖除魔,最后却死于僵尸之手,不知不觉眼泪湿了脸庞,师傅的身形在眼前慢慢浮现。

  “还不快走,保护好村民”耳边隐约传来师傅的声音

  祠堂内厅,站满村民全部围在一切坐立不安。老太爷坐在中央得座椅上,双手捂住拐棍眼神垂暮,没有人知道他在想着什么。

  人群中第三排第二个瘦弱得男子开口说:“老太爷,你开口说个话,我们该怎么办?”

  站在瘦弱男子前面,一个身躯肥硕的男子说:“老太爷,我觉得吧!我们最好等到天亮,看看李大仙人怎么说在做决定”。

  瘦弱的男子打断肥胖得男子说:“现在天已经亮了,只不过太阳没有出来,”

  一个妇女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老太爷,不如我们跟僵尸拼了,总比在这里等好。”

  老太爷看着他们没有说话,远远的看着祠堂中间的碑牌。

  瘦弱的男子不甘示弱得说:“你以为你是谁,那可是僵尸,刀枪不入。我们拿什么拼,拿身体吗?”

  妇女冷哼一声“五猴子,你是个爷们吗?让李大仙人和他的徒弟大布三人在外边拼命对付僵尸,我们这么多人躲在这里”。

  瘦弱的男子说:“你利害,你自己出去,别把我们带上,”

  妇女显然是个爆脾气,回口一句“死在僵尸手下,也比做胆小鬼好”说完真的迈动步伐。

  老太爷身后一个年约十三,四岁的女孩说:“太爷爷,我父亲,母亲呢?”

  老太爷还是没有说话,站起身来离开座椅,拄着拐棍向木门走去,留下五猴子争吵得声音。

  砰砰砰!一阵急促得敲门声,门外一个微弱的声音在喊道:“老太爷,老,我是李仙人的徒弟,我是刚子”。

  老太爷听到敲门,双手搀扶着拐棍在颤抖,十分恐惧得看着木门。

  五猴子说:“老太爷,僵尸来了。”说完一步三跳的躲在众人身后,目不转睛得盯着木门的方向。

  妇女极快得走向前去搀扶老太爷,砰砰砰!又是一阵急促得敲门声。刚子微弱的声音再次传来“快,快开门,我是李仙人得徒弟”

  老太爷和祠堂内的众人终于听清楚,七手八脚的去帮忙,随着门栓被一根一根卸下,门开了。

  刚子摔在祠堂内,众人齐刷刷后退,只有老太爷和那名妇女走向前,妇女弯曲着身体想要扶起刚子。

  一旁几名粗壮的汉子走到刚子身边扶起刚子,刚子用微弱的声音说:“快拴上门栓”。

  老太爷问:“孩子,你师傅呢?”

  刚子使劲最后一丝力气说:“师傅被千年僵尸害了,大布兄弟也…”

  刚子顿了顿又说:“师傅临终前告诉我,天亮大伙一定要搬走,越远越好。”

  一群人把刚子围了起来,纷纷结口有的说“僵尸到底怎么样了”

  有的说“李仙人,大布怎么被害死了”更有甚者说“僵尸怎么变成的,比妖魔鬼怪利害吗?”

  总之一片嘈杂,完全没有理会眼下奄奄一息的刚子。老太爷把手中的拐棍重重的在地上敲了几下。

  众人这才意识相互止住了口角,老太爷弯腰看了刚子的伤口。“刚子,你这伤口。”

  那名妇女从人群后面挤了进来,从身上的衣服撕下几条布条给刚子扎住胳膊上得伤口。

  dU酷6`匠L网i正版首》发

  “大兄弟,李大仙人去了,这到处都是僵尸。我们都该怎么办?”

  老太爷说:“刚子,如今连李仙人都去了,我们全村不都要遭殃了,眼下该如何是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