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布的父亲与千年僵尸一同,在这座山村中来回游荡,寻找一切有生命气息得生物。

  黑暗中李大仙透过一扇纸糊的窗户向外观望,除了漆黑得夜还是漆黑,刚子似乎累了顺手松开大布,坐到一个破旧的木椅子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大布表情十分惊恐左手在晃动,嘴中喃喃自,语李大仙与刚子根本没听清大布在说得什么。

  刚子凑过李大仙身旁向远处看去,“师傅,光一个千年僵尸我们都斗不过,如今又有这么多僵尸,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李大仙一直看着窗外,头也没回轻咳了下。压低声音说:“如果天亮之前不能消灭它,天亮以后全村必须搬走,否则无一幸免。”

  刚子惊恐得说:“师傅,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对付这千年僵尸了吗?”

  李大仙没有说话,一直盯着窗外眉头紧缩。左手在黑暗中不时间抖动下。

  李大仙在黑暗中把脸转向刚子说:“刚子,有件事一直没告诉你,今天觉得是时候跟你说了。

  刚子说:“师傅,什么事,”。

  李大仙仿佛并不愿意说出,叹了几声说:“我本学道,乃为茅山后裔之徒,虽是茅山,只有虚名,”。

  刚子说:“茅山后裔?”

  李大仙说:“不错,我师傅也就是你师祖原是茅山第十七代掌门吴阴九,有一次追一只千年蛇妖到长白山黑水都督府城受伤后。

  偏巧又遇到百年旱魃不幸失去一只右臂”。

  刚子打断李大仙得话“师傅,茅山掌门人?是我师祖?”。

  李大仙蹬了刚子一眼,只是在这漆黑得石屋内刚子看不到。

  刚子继续说下去:“千年蛇妖?百年旱魃?他们是不是很利害?”

  李大仙摸黑走到到刚子面前,啪!一巴掌打在刚子那高大得身躯上,“你个臭小子到底是你说还是我说”。

  刚子右手摸着被打得地方,想说话又闭上嘴巴。

  李大仙看着漆黑一团得房间内,“千年蛇妖纵使利害,终究是妖,百年旱魃非妖非魔,普通的道行根本对付不了它。普通道法付如同妖魔鬼怪且可,遇到真正的主,实属无奈”。

  刚子恍然大悟得点了点头:“哦,师傅,既然是茅山后裔之徒,定有祖上真传,为何不能消灭它”。

  李大仙无奈的摇摇头说:“尽人事,听天命吧!”

  远处依稀有几声牛羊惨叫,李大仙全神贯注的盯着外边,大布情形渐渐好转。

  李大仙轻轻说:“大布,你别乱动。”

  大布转向李大仙方向看了下,接着顺“李大仙人,我没事”

  透过薄薄的窗户看出去,突然窗前出现一个人影,大布心里咯噔一下,本能得反应身体后退一步,大布慌忙得从口袋内掏出火柴。

  一丝光亮在大布眼前,窗外一个满嘴鲜血,左边脸少了一半得人在看向自己,定眼细看分明就是自己得父亲。

  大布手抖嗦下,残余得火柴掉落在地,“李大仙人,我我父亲在窗外”。

  说完拔腿就跑,李大仙与刚子迅速跑了过来。

  大布的父亲突然出现在窗户边上,双手在木制窗框上一阵乱扯,双手把纸糊得窗纸撕得粉碎。

  眼看大布父亲就要进来,李大仙叫道:“大布,快过来。”

  大布呆呆的站着,发青得嘴唇在嘀咕,李大仙急了走过去一把拉住发呆中地大布。

  “你小子,还不躲起来,它已经不是你父亲了”。李大仙气急败坏的训斥着。

  J最}'新章节~上酷匠网i

  石屋得门被狠狠得摔倒在地,迎面扑来一阵灰尘,千年僵尸与大布父亲一前一后得跳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身体残缺得僵尸。

  李大仙,刚子,拉着大布后退几步贴在墙屋石壁上,刚子不知从拿里找到一根半截的蜡烛点燃拿在手里。

  李大仙说:“刚子,快上房梁”,刚子点头会意,把手中的蜡烛仍在地上。

  顺着一根粗壮的木头爬了上去。接着扔下一根绳索。

  千年僵尸向刚子扑去,双臂抓住粗壮的木棍开始摇晃起来,大布得父亲与另几只僵尸分别扑向李大仙和大布。

  李大仙慌乱的向大布说:“大布,快跑,”大布这才反应过来,慌乱中丢掉从地上的捡起蜡烛,飞快的也向一根木根爬去。

  地上只剩下李大仙一人,几只僵尸开始同时扑了过去,李大仙左右闪躲,手中在无任何可用的东西。

  一个瘦弱的僵尸张开双手,嘴角张开扑向李大仙,李大仙反应倒是灵敏一个转身躲过,右手用劲打在瘦弱僵尸得背后,瘦弱的僵尸直挺挺得撞向石壁。

  “师傅,”刚子蹲在横卧得房梁上叫着,李大仙不急的说着“没事,”

  千年僵尸抓不住刚子,转身向大布奔去,身在半空中得大布左脚被千年僵尸抓住,被用力的扯了下来。

  只听见一声闷哼,大布摔倒在地,来不急爬起被千年僵尸一把抓住,随之而来得是獠牙在脖子处咬了下去…

  刚子大叫:“大布,大布,”李大仙同时也停止了挥舞得双手,“大布”。

  大布得身体在抖嗦,一下,两下,刚子从房梁上跳了下来,双脚狠狠的揣向千年僵尸得脖子处。

  李大仙叫道:“臭小子,小心”。千年僵尸一个踉跄,身体快速得飞了出去双手丢掉已经奄奄一息得大布,撞在柱子上。

  刚子大步走过大布身旁,蹲了下来。李大仙也跑了过来,大布双眼已经失去了光泽,嘴角微微动着。

  刚子吼叫道:“大布,”。大布脖子一排窟窿在不停的流血,呼吸已经持持续续,几秒后在无动弹,到死眼睛一直睁着。

  李大仙轻轻用手把大布得眼睛合上,“大布是个勇敢的男人,”看不出李大仙有任何表情,缓缓地嫌弃站起身来。

  大步得父亲与其他几只僵尸嗅到血得味道,向他们跳了过来,千年僵尸也笔直得站了起来,同时围了过来。

  刚子站在李大仙前面,用身体挡住残烛老穆得身体,李大仙用手轻轻拨开了刚子。

  “刚子,快走去通知老太爷他们,明天必须全村搬走,”

  刚子说:“师傅,我不走,我不能丢下你”。说完不等李大仙说话,攥起锤头冲向大步得父亲。

  一拳打在大布父亲的左下腹,刚子只感觉如同打在石头上,而大布得父亲只是晃动下,接着双手飞速得向刚子抓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