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繁华的霓虹灯下,一个黑影在快速的闪躲。身后跟着一位老者在紧随。一路追之八百里从荒凉的王疃山来到这喧嚣的长江北侧。

  先后在一座三层楼房的门前停了下来,黑影缓止身影回头向身后看着,近在咫尺的老者也停住了追赶得脚步。

  她迷离着眼睛看着,目露凶光的说:“张道天,沿路近千里你追我不放,若不是我渡劫尚未有力。你当真我会怕你,哼!

  哪个叫张道天当老者说:“玉狐狸,自古正邪不两立。你为了一己私欲伤害那么多生灵,即使追上万路程也要把你消灭在这人世间。”

  张道天,法号道夫子乃北门十四教所属下的一个分支,自幼修习捉妖之术。

  数十年前迁移王疃山躲避纷乱,数月前发现山中突现玉狐狸这才一路施法降妖追至此处。

  “哈哈哈,既然你咄咄相逼,怪不得我今日便是你葬身之日”

  说完不等张道天言语,一个转身化作原身,狭窄的胡同内挥舞着九条毛茸茸的尾巴,相互窜用在墙壁上来回摩擦。

  “孽畜,今日便是你葬送之日”。

  没等张道天说完玉狐狸发起强势变身,张道天眼看玉狐狸发狠,快速的手持一把精古铜钱剑大步的冲向玉狐狸。

  “哈哈哈,张道天果然不自量力.”一阵嘶鸣长啸。玉狐狸甩动着几只尾巴缠绕张道天的手臂,另几只尾巴从后面包围过来。

  全身上下被尾巴捆绑,张道天急中抽出左手从衣袋摸出一颗钢骨钉顺势在一根尾巴处钉了过去。

  一阵白色烟雾在尾巴上凭空出现,半截掉落在地的尾巴在地上跳动。玉狐狸惨叫一声,随后在张道天身上的尾巴迅速的抽掉。

  更(h新4《最-/快#e上B酷匠y网{

  “今日我定要打的你魂飞魄散”张道天口口紧逼,丝毫不让玉狐狸。

  恼羞成怒的玉狐狸恶狠狠的说道“毁我一处,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看着一处的尾巴残骸。修行百年才有如此身形,不料被张道天损去一尾。玉狐狸在极快的旋转身体几秒后,四周开始飞沙走石。

  空中蠕动着一道光芒四周风声大作,张道天眯缝着眼睛在左右的寻找着玉狐狸的身影。

  就在转头之间一根尾巴迎着面庞扫了过来,张道天身体重重的摔在墙壁上滚落在地,一口鲜血喷射在地。

  紧接一根残哼的尾巴包裹着张道天的喉咙处,张道天右手在地上寻摸着那把铜钱古剑。

  眼疾手快的玉狐狸转眼间出现在张道天的身前。飞起一脚把铜钱古剑踢出数米。

  “看到了吗?以你的道行根本不足我斗,别以为我是怕你。”玉狐狸嘲笑的对着空中的张道天说着,身后几只尾巴在乱串犹如几条出洞的毒蛇在随风飞舞。

  “玉狐狸,即使葬于此处。我也不会妥协是我道行不够,除魔为己任是我终生信念”。

  张道天一字一顿的说着,就在玉狐狸以为战胜张道天之时,缠绕张道天的一根残哼尾巴传来一阵阵刺痛。

  一声惨叫长鸣,玉狐狸的尾巴为拦腰切断。只见张道天那把铜钱古剑在玉狐狸的身后树立着。

  “你,居然不惜…”玉狐狸恼羞成怒的甩动着一只尾巴向张道天飞来。

  来不及任何躲避张道天的胸口处被一跟尾巴穿透,随着那把铜钱古剑掉落在地散成一推。张道天死死的盯着那只尾巴,血顺着尾巴把黄色的茸毛染成红色。

  “哈哈哈”。玉狐狸狂笑不已

  张道天转瞬之间没了气息,玉狐狸冷冷的看着张道天的尸体。剩下的八只尾巴还盘旋在空中。

  突然身前出现一道白色的容光,一个披着道袍的身形出现在玉狐狸身前。

  “你是?”

  “孽畜,本想留你条生路,你修成人形不易,不料慈悲之心纵容你再次伤害无辜”。

  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男子在玉狐狸眼前说着,玉狐狸并未看到此人的身形,隐约只见一道白色容光包裹着灰色的衣袍。

  “啊!”玉狐狸一声惊叹,深知此人修行,竟可以百步显身而不露影。不是上苍元神,定是修行百年的得道高人。除此之外在无能力把隐身之术运用的若隐若现。

  空中再次传来男子的声音“人间正道是沧桑,百年修行今日葬。殊途陌路分阴阳,一念之邪魂飞丧。”

  玉狐狸满目惊恐,四下寻找声音的方向。颤抖的身体拖动着八只尾巴在惊恐不安,尖长的嘴巴在努力的嗅着。

  “不是我的过错,实属那张道天紧追不舍。我本处处避让无奈他却不给我留的半条生路。”玉狐狸祈求的说着。

  风声夹着一道陌生的气息,玉狐狸只觉得面庞阴凉。快如光线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

  玉狐狸一惊向后退一步,贴附在砖墙上的几只尾巴拖拉着响动几声,淹没在风声中。

  紧接着玉狐狸转身化作一道黑烟消失不见,突然远处出现一道白墙,上面印着一个玉狐狸的身影。

  “没有任何妖魔鬼怪能从我的手中逃脱,你别徒劳了”话刚落闭玉狐狸倒在地上,旁边掉落几只血淋淋的尾巴。

  一把青冥古剑出现在玉狐狸的身前,四周狂风大作吹的一身黄色的茸毛在随风起舞。

  玉狐狸刚要开口说着什么,青冥古剑已穿过小腋下的心脏处,凄厉的惨叫声刺破墙角上的红砖。碎落着掉了下来。

  三楼上面突然窗户被打开了,探出一个女人的脑袋“谁啊!吵吵什么,脑袋有病一样”当她看到躺在地上的一只硕大的狐狸后,狐狸身旁站着一位男子右手持剑在站着。

  一道白光突然射中女子的眉心,随着便没有了声音。

  玉狐狸在看着持剑之人,嘴中艰难的说着“你,到底是什么人”

  持剑之人想了想开口说:“绝命鬼师,鬼七子”说完右手用力拔出那把青冥古剑,左手从背后取出一根青竹叶郑向玉狐狸身前。

  玉狐狸的身体在慢慢缩小,化作一丝白烟消失在空中,那片玉竹叶在空中优雅的划了一个弧度。

  “暂留你一丝意识,希望你潜心向善,重新得道元神”说完一个箭步向三楼闪去。

  那名女子呆呆的站在窗户旁边,鬼七子从袖内取出安魂草在她的眉心处擦拭,又用了三根香烛在脚下点燃。

  嘴里默念着几句咒语,几分钟后然后化作一道白烟消失在女子的视线内。

  三楼上面突然窗户被打开了,探出一个女人的脑袋“谁啊!吵吵什么,脑袋有病一样”说完向下看了看,下面什么都没有,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奇怪,明明听见一阵吵闹,怎么会没有呢?”说完摇了摇脑袋关上了窗户。

  夜色中鬼七子在急速的奔跑,脚下踩着乱草在飞舞。鬼七子如同行在天上的一道流星,快速的消失在夜幕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