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尸王重生中

  大布的媳妇与孩子同时惊叫,对于眼前的场景恶心又恐慌,大布的媳妇颤颤巍巍走了出去。

  留下几个手足无措的人,大布不知道如何是好,过了许久未见在有任何动静,很小心的越过血摊重新回到原先的位置坐了下去。

  屋外一片漆黑,屋内充满着恐惧的气息,小布从门外跑进来了。

  “大哥,我刚去找山头找李大仙了,我如实的告诉了他,他说父亲的死不是人为,而是...“小布欲言又止。

  大布说:“大仙说什么了?”大布很着急的问。

  “大仙说,说是是父亲生前中了邪,所以有冤气在身”。

  大布思索着弟弟说得话,冤气?中邪?“不对啊!父亲生前从未与人有过争执,更别说有冤仇,谁会害他”。

  小布也摇了摇头,现在他只想天亮,到时候父亲下葬一切都平安无事,可下葬后才是灾难得开始。

  伴随着东方发白,渐渐发亮,一口巨大得漆黑棺材缓缓得在山中一条小路上移动,周围十多个大汗在吃力得抬着。

  身后跟随一行随葬得队伍,有老有少一阵阵哭声飘荡在寂静的山谷中。

  山村中,一个老者在赶路,身穿灰色道袍,背后背着一个竹篓,看样子已是垂暮之年,但步伐极为迅速,身体及其敏捷,偶尔跳动,偶尔奔跑,完全看不出是位老者,面目表情十分凝重。穿过一节石台,向一家门户挂白帆得屋子走去。

  屋内只剩几个年迈得老人,天还没有真正的亮起来,看不到内屋得情形,可以肯定得是,棺材不见了,人也没了。“糟糕,来晚了。”老人愤怒的嘟嚷着。

  老人走到一位蹲在锅火旁一位枯瘦的妇孺,弯腰向她说:“老姐姐,不知是不是已经送葬了,”

  妇孺抬头看了老人说:“他们走了有一段时间了,现在估计已经海棺了,”(海棺指棺材已经下地)。

  老者暗叫不好,口中默念:“千万别盖棺,”妇孺抬起满是皱纹的额头想要说什么。老者没等妇孺说话,一个箭步消失在妇孺眼前。

  “大伙都慢点,来,一起放,”随着一个男子的指挥下,棺材缓缓得落到地洞里。忽然周围开始刮起了狂风,使人无法睁开眼睛,大布与小布连忙跪在棺材头部得方向拼命得磕头。

  几分钟过后,风停了,连一丝丝风声都没。“奇了怪了,说来就来,这么大的风,说没就没了,真是邪性”。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中年男子开口说:“家属上前跪拜,”

  大布与小布纷纷起身走到坑旁双膝下跪,又是一阵哭泣声,悲鸣声。接着棺材被土一点点盖住,渐渐的看不见了。

  众人眼前慢慢堆出一个土包,天也慢慢亮了,家属相继离开,直至消失在视野中,随着最后几个拆土人员推上最后一层泥土。

  羊肠小道上一个鹤颜白发得老者在急速得奔跑,手持一把暗红木剑,表情十分凝重,边走边看着四周,突然他停止了脚步。“哎!天亮了,来不急了”。

  从上山下来一群人,熙熙攘攘的那阵怪风,老者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众人身前,“这不是李大仙吗?这大清晨得你老忙什么”。一个手持镐头的精壮汉子说着。

  一行人停住脚步,一个矮个子得男子说道:“李大仙,你这是赶去那里,着急把火得”。

  “你们,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惹上大事了”。李大仙气喘吁吁的说道。

  这时大布小布一起走了过来,小布看到正是昨日他找来的李大仙,便上前一步开口说:“大仙,我父亲已经入土安葬,你现在来莫非有什么重要的事”。

  李大仙也不在罗嗦冷冷的说了一句:“你们这些人都太不懂事,恐怕以后这个山村你们是在也呆不下去了”。

  小布面口难色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大布神情恍惚,凑过李大仙近前轻轻的问:“大仙,不知此言何意”。

  身后一些众人也附和,“大仙,你有什么快些说,到底怎么回事”。

  李大仙说:“畜生得道家难安,祸起玄棺猫无命。山中老尸重见日…”

  小布打断了李大仙得自言自语,“大仙你直接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开棺烧掉尸体。”李大仙直截了当的说了几个字。在场的无不惊愕,自古从没有随意开棺,更别说烧尸,大布小布纷纷摇了摇头。

  老者一番左劝又懵,说清除其中利害,大布小布才勉强的接受。

  大布说:“大仙开棺可以,焚烧父亲得尸体肯定不行,”

  李大仙愤怒的说:“你个臭小子,现在还不带我去埋棺材的地方,再晚就来不急了”。

  众人意识到眼下得事态严重性,没等大布带路,人群中站出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子转身向刚才得方向走去,边走边说:“大仙快快随我来”。

  +酷匠F网lX首{☆发

  一阵小跑后,终于看到了刚才的坟包,李大仙走上前去,从背后竹篓里掏出四只粗汶香分别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插下。右手挑起木剑一阵比划后,从竹篓里掏出一个发黑旧罗盘在墓地左右转了几圈。

  “上清三祖,吾我仙力。道上法祖,太上老君,赐予弟子天地玄法,……”李大仙在嘀咕一旁得人没人听得懂,只是见他在围着坟地转。

  “大仙,西方的汶香断了”。大布提醒得说着,

  “快起棺,”李大仙一声令呵,十多人七手八脚的把棺材从土地里挖了出来。

  “别开了,尸体不见了,”李大仙提醒的说道,众人目光全部集中李大仙身上。“大仙,你怎么知道没了?”

  “西属死亡得方向,也代表极乐世界,可也是是死门得,而汶香不多不少只断一处,还是拦腰断裂,尸体一定是被某些东西吃掉了,或者移走了”。

  大布不相信短短不到一个时辰,父亲的尸体会不翼而飞,右手一挥小布走向前去,二人费力的打开棺材盖,里面居然躺着一只死去的老鼠,棺材底下被什么切了一个巨大得木洞,大布小布同时怪叫一声。

  “父亲的尸体那去了?小布看着大布,大布看着小布。

  李大仙说:“大伙快走,下山不要随意出门,看管好家禽”。说完众人一哄而散

  一个漆黑的山东内,一个衣衫破烂,一个衣着寿衣,一个表情狰狞,一个表情呆滞而恐怖,一个站着双手前伸,一个躺着双手平伸。

  衣衫破烂得赫然是埋藏这里的千年僵尸,衣着寿衣得是大布的父亲,四周爬满了老鼠,千年僵尸跳到大布父亲身前双手抓起,细而尖长的獠牙在脖子上咬开。

  千年僵尸在大布父亲脖子咬了几处,始终没有血又换了左边,脖子基本被咬掉,留下一排排窟窿,加上缺少得半张脸,极为恐怖,甚至是恶心。

  千年僵尸愤怒的扔掉大布的父亲,只听见,砰!得一声,身体撞在了石壁上,石壁一侧围绕着许多僵尸,呆呆的看着掉落的尸体。

  随手在地上抓住一只干瘦的老鼠,送到嘴边咕噜得喝着鼠血,似乎满意的咧着嘴,千年僵尸转身跳到石壁周围的僵尸旁,嘴角在嗯嗯啊啊的嘀咕着,僵尸个个开始躁动起来。

  李大仙带领众人回到山村后,立刻与族长们攀谈,一个多小时过后,几名年迈得老人与李大仙从祠堂内走了出去,门外数百名得村民立刻围了上来。

  山村小道边,几名村民在挖掘一个深坑,里面放满了烈酒,随着一条粗绳摆出了一个天罡阵,四周装满了朱砂,鸡血,李大仙又在村头一块石台上摆上岸桌,上面摆满各种法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