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再无走动的人群,相对于来说整座村庄陷入一片恐惧之中。路上在也见不到熙熙攘攘的孩童声。

  三三两两的逗留嬉笑声。就连平时不安稳的家犬嚎叫声也消失殆尽。

  若隐若现的王疃山也在这恶劣的天气下隐藏峰角,一处斜坡上有几个蠕动的黑影。

  在向一个漆黑的山洞内移动。身形被风吹的摇摇欲坠随时都能从斜坡上滚落下来。

  “我跟你们说啊!哪东西太恐怖了。看到它的时候它正在抱着一个脑袋在啃咬”。

  “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恶心的场面。更没见过这样形状的东西。”王宁在人群中大声的叫嚷着之前所见的一切。

  王鑫似乎不愿在回忆,本就窄小的额头此时皱纹又多了几道。看不出他有任何表情,只是埋头在向前行走着。

  王强走在人群最前面,手中捂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弯月长刀。王闯与李泉走在后面手中分别持着一米多长的铁棍。

  王宁则是拖着沉重的身躯在小心翼翼的行走,并不一如往常那样喋喋不休。

  李建军搀扶着行动缓慢的李坚果在人群最后方,两位知命之年的老人如今还要陪着一群年轻人折腾。

  李坚果看着李建军勉强的笑了下,“希望一切不要发生的太快,但愿老天保佑!唉、”李坚果说着长长的叹了口气。

  “老哥!你说这都是什么事、都这把岁数了咱哥俩、咳!不说了。”李建军明显的不悦。

  但是又不知这突如其来的僵尸,王宁口中的怪物。究竟是怎么回事一波接着一波直逼着死亡。

  李坚果用手拍了拍李建军,彼此完颜一笑。

  王鑫突然想到什么,停住了脚步等待着张嫂。

  王强说:“王鑫怎么了?不走了呢?”

  “里面太血腥,过于残忍。我怕张嫂一会看见会不舒服”。

  王鑫从始至终都没有抬起头,给人一副永远都是在低头寻找什么东西的印象。

  这时身后的几人相继走了过来,纷纷驻足于茅草前。王鑫半抬着脑袋对一旁的张嫂说

  “张嫂,你还是别进去了,你在外边给我们看着。我们进去就行了”。

  张嫂迷离的眼睛看着眼前几人,并没有理解到王鑫的话中的含义。

  “没事、我跟你们一起进去吧!外边挺冷的估计没什么人过来”。

  “好吧!你要先做好准备,一会别被吓到。”王鑫不忘叮嘱着。

  张嫂楞了下“吓到什么?他们该不会是已经变成僵尸了吧?我的天呐,”

  “总之你做好心理准备,一会不论你看到什么,都别太惊诧。”王鑫轻轻的说了句。

  门被王闯一脚踹开,从屋内扑来一阵阵血腥气息。迎面吹到了王闯的脸庞,“踏马这怎么回事!”

  身后几人都屏住呼吸静静的听着里面的声音,扑通,扑通只听见王宁的心跳声在这及其安静的环境下,格外的刺耳。

  王闯手持着一把开山刀从几人身后挤了进来,“你们怕就在外边等着,我先进去看看。”说完不管李坚果的阻拦置身屋内。

  久久不见屋内有任何动静,王强,王鑫按耐不住轮起弯月刀冲了进去。接着李泉手持一根淮扬木棒也冲了进去。

  张嫂的手紧紧的抓住王宁的衣角,王宁,张浩几人相互看了看都在仔细的听着屋内的动静。

  “王闯,强子,”李建军伸头向屋内叫了句。

  屋内没有声音,只有耳边呼啸的风声。

  “我们都进去吧!”李建军说着,边搀扶着李坚果走了进去。接着王宁、张嫂...

  待到所有人进屋全部傻眼了,包括王鑫,王宁和张嫂。所有人的目光并未停在哪一个如同碗口般的洞口,全部死死的盯住木板。

  空气中充满了诡异的气息,如同桑拿房闷得所有人喘不过气来。

  但又逃脱不了这种气息。只能任由它肆无忌惮的蔓延所有人的神经与呼吸。

  “哎!哎,我糙。人呢,刚在这些人呢?怎么都都不见了?”王宁又恢复了往日的贫嘴,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王闯惊慌失措的说“王鑫你不是说看到一个怪物在..?”除了王宁剩下的人全部的看着王鑫。

  张嫂也在有意无意的看着。想要说什么,却始终没有开口。

  王鑫并没有解释,逃离众人的目光后走向一旁的木板胖弯腰滴了下去。地上浅落的留下几堆淡淡的血迹。

  “如果不是这些尸体自己走出去,还会有什么方式能让他们自己凭空消失呢?”

  王来柱冷峻的脸庞看不到任何一丝丝的不安,他在凝思却百思不得其解。眼下无法用正常人的思维去分析。

  王宁仿佛想到了什么急忙的说:“会不会是哪个怪物在外面走后它用什么方法把他们全部拖走了?”

  张嫂补充道:“在我离开的时候,他们身体分明的生长。偶尔还传来骨头脱节的声音,是不是他们自己变成僵尸后离开了?”

  “对对对、我和王鑫走的时候,也听到骨骼的撞击声。不知是不是与张嫂说的是相同的声音”。

  王强、王闯并非头脑聪明之人,对于发生的并无过多言语。只能一旁听着他们分析。

  李泉,张浩。没有来过无法猜测。一时间屋内再次陷入了沉寂中。

  王来柱走到门前低头仔细的寻找着什么,又走到墙角处那个洞口弯腰看了看。

  所有人都在看着王来柱在屋内来回的走动,看不出他在寻找什么。

  十分钟左右后王来柱停住了脚步,面相众人开始说了自己的想法和发现“门前并没有可疑的脚印,屋内窗户也完好无损。

  “如果说尸体是从那个弯曲的洞口走了出去,这点根本不可能。它撑死了说只能容下大腿粗细的东西”。

  张浩说:“我们刚才进来这么多人,脚步分明错乱这么能分辨清楚哪个是尸体的哪个是我们的”。

  `#看正1版S@章●节上{0酷)匠网☆◇

  李泉说:“就算不是从门前出去,也极有可能是从哪个洞内出去”

  “王鑫,王宁说过看到一个怪物的动物仅仅在几秒后就消失了,那么它是从哪里逃走的?”

  见多识广的李坚果说:“会不会是凭空消失”。

  问题再次把王来柱推向顶尖,都在期待着他的回答。王来柱倒是镇定自若。

  “我们进来的时候脚步是一前一后,即使我们一同进来会把脚印破坏,但是别忘了还有几个孩子的尸体,并没有发现孩子们的脚印”。

  “还有哪个洞口,如果说想从哪里逃走基本不可能。王鑫,王宁刚说过他们中间有两个人的头颅被哪个怪物吃了。”

  “他们要从洞口逃走必定会留下血迹,即使没有留下血迹洞口也会留下他们被挤碎的泥土。”

  张彪一旁说道:“说了半天,等于白说”。

  没有人理会张彪,只是陷入沉思中。想要从中发现什么。

  窗外渐渐的黯淡下来夜色一点点的吞哧着周围。天空万物全部笼罩在着模糊不清的环境中。外边除了漫天横吹的狂风在无任何声音。

  一个黑影在漫天雪地里面行走,风吹的身影在摇晃。看不出他有任何的倾斜,也不见他有任何的缓慢。就如同在一马平川的道路上奔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