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身穿淡绿色上衣,一条紧致黑色裤子的女子在张飞的身旁小心的轻轻擦着药膏,一双清澈而明亮的瞳孔在上下眺望。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

  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天生一副美人胚子,王宁在一旁看的出神。随着她的一举一动,王宁也在左右摇晃。

  张飞微微的睁开双眼,双臂疼痛再次席卷全身,身边传来一个熟悉得声音:“表哥你醒了,”

  一个女子的声音传进耳旁,张飞抬头向身后看了过去,映入眼帘得是一个年约十七八左右女子,正微笑的看着自己。

  “表妹,你什么时候来的,”张飞猛地坐直身子。

  张飞口中得表妹正娇滴滴的看着他,看着张飞坐起来急切得说:“表哥,你别乱动,你得伤,”

  “噢,对,对,”张飞连忙手足无措得又躺下去。

  “张张飞,这是,你介绍下呗”圆圆得胖脸憋的通红,王宁肥硕得面孔如同涂了颜料。

  张飞得表妹看着坐在一旁得王宁,缅甸得笑着,头压的很低,张飞好像想到什么,开口说:“表妹,给你介绍下,这个是我发小,叫王宁,别看人胖,有点可多了,唯一缺点就是胆小,”说完哈哈一笑,完全忘记了身上的疼痛。

  “你你好啊!表妹,我我是张飞邻居,叫王宁”边说边向张飞身边走去,满脸肥肉在上下晃动,憨厚的笑着。

  一旁得张飞用脚踹了王宁,王宁躲开了张飞的一脚,等待着她得回话。

  “你好,我叫蒋梦溪”说完害羞得把脸转了过去,双手很不自然得拽着衣角。

  “这名字,真真好听,人美名字也美。”

  “你快闭嘴吧!快说说李叔他们怎么了?僵尸干掉没?有没有人受伤?”张飞对着床边的王宁连续得问着。

  王宁说:“僵尸跑了,张小明死了”。

  “啊!张小明死了?”

  王宁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张飞愤怒得骂了句:“小明怎么会死?之怎么会这样。”奋力的拍打着窗框,完全忘记了手臂上的伤痕。

  “嘛个毕,要不是胳膊有伤,我一定要整死那个僵尸,”

  蒋梦溪在一旁瞪着张飞,“表哥你又在骂人”就在张飞愤怒之时,门开了接着走进来一位中年妇女。

  “小姨,你什么时候来的”,张飞马上换了个面孔面带微笑的叫着。

  蒋梦溪小声的叫道:“妈!”

  “小飞,怎么伤的这么严重,”边说边来到张飞身前,用手轻轻得摸着伤口,上面涂满一层黑乎乎的东西。

  “没事得,小姨你听说了吗?村里有僵尸,我这伤就是夜里斗僵尸留下的”。

  “僵尸,”说完双手捂住嘴巴,眼神慌张得看着张飞,“小飞,这真的有僵尸?”。

  王宁一旁凑过来抢着说:“阿姨,真的有,村里得王老破鞋今早就被僵尸咬死了,死相很恐怖,我们凌晨得时候还和张飞一起斗僵尸呢?”

  张飞接着王宁得话说:“你那是在斗僵尸吗?你踏马躲在我们身后”。

  蒋梦溪嘴角微微一笑,王宁被张飞说得脸憋的通红,一时竟然无言以对。

  “重在参与,重在参与哈,”王宁结巴得说着。

  蒋梦溪与她得母亲都笑了,张飞嘴巴张的很大,居然找不到反驳王宁得这个超级厚脸皮得话。

  蒋梦溪母亲说:“怎么会有僵尸?”

  看A正~Z版R‘章b¤节i@上}¤酷(e匠网¤

  张飞说:“不知道好像是从李氏祖坟那里出来的,村里已经死了好几个人了”。

  蒋梦溪得母亲看着张飞说:“你这身上的伤要紧吗?我听说尸毒会扩散全身,你伤到那里了,快让我看看”。

  张飞面口微笑的说:“小姨我没事,别担心。”蒋梦溪得母亲听完气的脸都变了大声呵斥“怎么会没事,如果不及时治疗恐怕你也会变成僵尸,傻孩子”。

  王宁一旁关切的问:“阿姨,这,这不可能吧!”

  蒋梦溪的母亲就对他们说道流传已久的往事“我在梦溪的年纪听老人说过僵尸,后来一个村里的人死伤过半,一时间无人能制服的了,太恐怖了,还死了许多人,最后都变成僵尸了”。

  张飞饶有兴趣的看着小姨,一旁得王宁也好奇的看着。

  张飞说:“小姨,你快说说结果呢?”

  “妈,我怎么都没听你说过呢?”

  “我都基本快忘记这事了,如不是今小飞说僵尸,我都以为那些是传说”。

  “几百年前,王疃山附近居住者一群土部落,他们很少与外界接触出入都很神秘,过着很原始的生活。

  有一天村里死了位老人,原本是一件看似平常的事,人生老病死,或被山上得野兽咬死,或跌入悬崖被摔死,只是这位老人死相诡异,尸体横卧在床底,一双眼睛不见了。

  由于死相过于离奇恐怖,族长唯恐村民害怕便与他的大儿子,小儿子商量,尽量早早的把他父亲下葬免得节外生枝。

  死者的大儿子和小儿子也发现他们的父亲死相太过于诡异也怕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也怕了便听从了族长的建议。

  按照平常死者在家停滞几天,在选个合适的日子入土安葬,离奇的就在在安葬得前一天晚上。

  死者得家人全部围着死者的尸体在守灵。一个漆黑暗红得棺材旁出现一只野猫,在悄无声息得向棺材靠近没有一个人发现。

  这是一只被丢弃得小花猫,前肢已经光秃秃,后肢走起路来拖拉在地,左眼瞎了一只。

  死者大儿子与小儿子连同媳妇孩子都在棺材旁,两米开外得棺材上盖着几匹花花绿绿的棺灵布,野猫在大儿子小儿子不注意得时候,突然撞向棺材。

  大儿子吓得浑身一抖,接着小儿子,小儿子媳妇,他们惊悚得向棺材望去,久久不语目视着棺材,最后小儿子按耐不住起身向棺材走去。

  围绕着棺材走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发现,就在他要回来得时候,发现脚底下有一摊血迹尚未凝固,不知这血迹来自何处,只好再次围着棺材转了一圈,终于在棺材后面发现棺材一处正在慢慢的流血。

  小儿子惊恐得叫道:“大哥,快来,棺材在流血,”

  大儿子疑惑得看着棺材回了一句:“你是不是太困了花眼了。父亲得寿棺怎么会流血”。

  “大,大哥,棺材真的在流血,你快来看看,”右拿着火把得手在抖嗦,火光在左右得飘忽。

  蒋梦溪的母亲说到这,停了停接着又说:“我们就称大儿子为大布小儿子叫小布吧!大布看着弟弟飘忽不定的表情,拍打着双膝上的土尘起身走了过去。

  “小布怎么回事,”小布没有说话,眼睛死死的盯着棺材一角,大布用眼角得余光瞟了一眼,瞬间呆住了,棺材一角在一滴一滴的滴着血,已经有碗口大小得血迹。

  大布和小布二人目不转睛得看着,内心十分恐惧,屋内一片昏暗,除了点点火盆里透出得光,剩下的全部隐藏在黑暗中,小布手中得火把在最后一丝火梗中熄灭。

  突然棺材发出一声,砰!大布与小布同时的向后退出几步,脑袋几乎就要炸开了。棺材前出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躺在一旁一动不动。

  小布几乎是跳着跑出去,嘴里大声在咿咿呀呀得叫着听着十分慎人。大布到没有动步站在那里一直注视着地上得东西。

  大约十分钟过后,大布再也按耐不住,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火柴,轻轻的划了一根,顺着火光凑到了那个东西面前。被眼前的东西吓得坐在了地上…

  “小姨怎么不说了,不会是结束了吧!”张飞着急得问道。

  蒋梦溪母亲摇了摇头说:“小飞前面这些只是噩梦得开端,你知道为什么那只野猫一头撞死在棺材上吗?”。

  张飞没有说话,王宁咧着嘴说:“阿姨,是不是野猫困了,着急跑错地方!”

  张飞瞪了王宁一眼说:“你给我闭嘴,不会说话别说”。

  王宁憨笑着说:“那里说错了吗!啊!啊!”还没有说完一个巴掌打了过来…

  蒋梦溪说:“妈,是不是猫预知了到了什么想要告诉他们什么?”

  蒋梦溪母亲点了个头,蒋梦溪一旁坐了下来,面向她的母亲又说:“它嗅到棺材里面的危险”。

  蒋梦溪的妈妈说:“不是棺材里面危险。是棺材埋下去,却不原先得那个人了”。

  张飞,王宁,蒋梦溪,三人同时惊呼的说了句“啊!棺材里面得人呢?”

  蒋梦溪得母亲说:“消失了”。“消失了?不会吧!”张飞疑问得说,

  王宁说:“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消失了??”

  蒋梦溪没有问,或许女孩子天生胆小,只是盯着她母亲。

  当大布火柴即将熄灭,他看到了野猫的脑袋都撞变形了,地上留着许多白色的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