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处、一双黑影在远远的观看眼前的一切、以身靠墙右手举起酒壶。

  银白色的胡须在漫天风雪中乱舞,身后一个满头蓬松的老人拄着拐杖坐在雪地,看上去两个老人年纪估计上百。

  鬼七子元神边举起酒壶边说:“他们制服不了那个僵尸,”

  坐在地上的老人说:“我看未必,你看僵尸被几个娃捉住了,只差一步僵尸就彻底的被消灭了”。

  “呵呵,不然,明明自有定数,即使把僵尸消灭,这个村庄的人,依然会有一场灾难”。白旭在风中飞舞,随着他的一字一顿。

  1》酷匠IP网正版k首A发

  老人很鄙夷的看着鬼七子。

  “你没有发现这片土地以及那座山像一个形状吗?”

  老头说:“你是说这是一处聚阴之地,”

  鬼七子元神笑了笑又喝了口酒,缓缓说道:“你只看到一面,”说着手指向南方。

  “你看那座山像什么”。

  老人起身站起来像远处那座山看了过去:“真龙摆尾,”

  鬼七子元神呵呵一笑:“你在看龙尾下方”。

  “一条干涸的河流,”老人想没想得说。

  “既然是真龙摆尾,水流干涸,龙尾如何摇摆,本是一处福泽之地,龙头朝阳该是真龙晒麟尾戏水,水流之处纳福音”。

  老人忽然明白,如今河床干枯村庄地气被阻断与龙脉无法相融。

  “不对,即使不是一处聚风纳气之地,也不会是一处绝煞地”。

  “话多了,会遭祸的,这是你提醒我的”鬼七子元神苦一如往常在苦涩的笑着,静静的看着远处。

  眼看王强摔倒在地,张小明右手紧握木剑,转身来到僵尸身边,一阵乱舞僵尸居然连连躲闪,畏惧张小明手中得木剑。

  一旁众人看的心有余悸,绳索丝毫不敢松让,僵尸一声凄厉的惨叫,眼睛被张小明得木剑刺中,绿色得液体不停得顺着干瘪地眼眶留了出来。

  张小明见勢向右眼刺入,被灵活的僵尸躲开,刚要向张小明冲去,身体被横空摔倒在地,身后的众人死死的拉住绳索。

  “快把黑狗血洒在僵尸身上,”张小明边说边向僵尸跑去,这时李建军等人才想起,纷纷把瓶中地黑狗血扔向僵尸。

  一阵跳动后,僵尸的全身上下开始出现大面积的伤痕,行动极为缓慢。

  张小明双腿脚用力一剑刺中僵尸得小腹,啪一声响,完了木剑短了。

  僵尸被木剑刺中小腹,如同干柴遇到焰火,噼啪几声,随着断柄残剑掉落在地上,僵尸修长的指甲掐住了张小明得脖子,张开獠牙咬了过去。

  一瓶玻璃瓶在僵尸的脸上碎开,溅到张小明得嘴上,衣服上,血顺着指甲流到胳膊,从衣领流到地上。

  所有人愣住了,甚至就快松开手中得绳索,只听过僵尸吸血,未曾见过,一群人几乎吓傻了,松开手中的绳索。

  “小明,小明”,李建军吼叫着。

  王闯大声喊道:“张小明”。

  “小明,张小明”,人群中传来几句。

  时间就像静止状态,所有人行动全部缓慢,张小明颤抖的左手慢慢向僵尸脸上打去,一声破碎玻璃瓶得声音,很小,很小,几乎没人听的到。

  一根木棍打在僵尸得头上,王强不知在那寻找道一根木棍,张小明与僵尸搏斗间,王强冲了过来,最终还是慢了一步。

  丢开手中的张小明,僵尸开始左冲右撞,脸上被黑狗血烧去半边额角。

  发了疯地僵尸力大无穷,十多人居然没有拉住,僵尸开始毫无目标的撕抓,村民在这恐怖的环境下各自奔跑,丢下李建军,王闯,王强,还有一旁血肉模糊不清的张小明。

  王闯一个翻滚来到张小明身前,捡起掉落在地地铜钱剑,一个脚步来到僵尸身后,僵尸似乎感受到身后有人,转身向王闯扑来,王闯右手提起铜钱剑如同锋利的尖刀全部插进僵尸的右腹。

  僵尸瞬间后退几步,身体冒出白色的气体,一跳一哆嗦的向远处逃去。

  “王闯,别追了,快把小明送到诊所,”李建军叫住追赶僵尸的王闯。

  “小明,小明”,李建军走到张小明身前,双膝跪在雪地上,王闯也过来了,准确的说是跌跌撞撞得跑过来。

  张小明身上落起一层白茫茫得雪花,身体周围都被鲜血染红,嘴角不时得流出鲜血,王闯声嘶力竭的叫道:“张小明,张小明,你醒醒啊”。

  张小明静静得看着三人,王强双手抱着张小明“李叔,…控制尸毒的办法是…”显然说话非常的吃力。

  王强说:“张小明,你别说话了”。

  张小明看着王强摇了摇头说:“陈糯米挤压成粉末状,与蛇胆,朱砂一起搅和开,然后加上公鸡血一起涂抹再僵尸抓伤的伤口上”。

  一阵咳嗽张小明吐了几口血,接着呼吸困难脸憋的涨红,李建军,王强也搂着张小明。

  “还有,还有,敷上三天尸毒基本就清除了,最…最后一定要把被僵尸咬过得尸体集中,集中…”话没说完,呼吸就停止了,双眼盯着空中。

  李建军,王强,王闯三人都哭了,久久在雪地上,三人在风雪中冻得瑟瑟发抖,却没有离开。

  终于一声清脆得鸡鸣声响起,天微微发亮,躲在屋内半天的李寡妇趴在床下仔细细得便听窗外得声音,许久不听任何动静。

  这一夜异常漫长,这一夜所有人都笼罩在恐惧中,天慢慢亮了,如同一个害羞得新娘,轻轻得掀开了盖头。

  村长李剑果与王来柱等人,在一间破旧的茅草屋内,把几具尸体放一起,地上铺上一层层麦草,几人站在一旁久久不语。

  李建军,王强,王闯三人带着已经没有呼吸的张小明进来了,王来柱首先看到的并不是三人,而是王闯身上的张小明,静静的趴在王闯的身上,脖子身处全部是凝固的血块双手垂着。

  ”张小明这么了,“王来柱开口问道。

  三人没有说话,王闯走进屋内把张小明的身体放在麦草上,轻轻的用一块布盖住了他的眼睛。

  ”我问你张小明这么了,你们说话啊!”王来柱叫道。

  王强轻轻的说:“他被僵尸伤到了,脖子都被咬通了,”

  李建果双眼微红,走到张小明身旁,双手撩起脸上的白布说:“孩子,这一夜我们全村人都会记住你,你走好,我们会为你报仇,一定会消灭僵尸”。

  王来柱没有说话,王强,王闯,李建军四人也没有说话,眼下躺着的都是平日里朝夕相处的村民,如今已是人鬼陌路。

  “我一定要把僵尸给消灭掉,我这就去找,”说完王强起身就要离去,李建军拉住王强:“现在你去那里找,眼下最重要的是把他们都安顿好,我们做足准备在去寻找僵尸的下落。”

  “老李叔不好好了,”一个年约三十开外的男子冲到门前,气喘吁吁的说道。

  李建果回头看,是二蛋子张彪,“我好好的站在这里,我那里不好了“说着愤怒的瞪着张彪。

  张彪自知说错话,顿了顿说:”老李叔,在西村李寡妇家房后又发现一局被僵尸伤害的尸体,“

  李建军说:”又有人被害了,彪子你可看清那人是谁?“

  张彪说:”看样子像是王老破鞋,死相非常恐怖,”

  李建果说:“找几个人,快点把他抬过来吧!小明生前说要把僵尸伤害过的人全部集中一起,”

  张彪转身离开又返身回来走到李建果耳旁轻轻的嘀咕了几句,李建果轻轻的点了点头,左手搭在张彪耳边叽里咕噜得说了几分钟后,张彪这才意领神会得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