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倒在雪地上的一个瘦弱得男子,身后得黑影轻脚慢步得走了过来,蹲在昏倒男子的身旁,远处三人已经消失在视线内。

  哈哈哈,哈哈哈…几乎笑的跌倒在雪地上,王安安手捧着小腹说:“一群胆小鬼,就这胆还要去捉僵尸,”哈哈

  终于王安安不笑了,整理下身上的雪花起身原路返回,来到起初那个土房子下。望着李寡妇窗前已经没有了灯光,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一个箭步冲到了窗前。

  轻轻地趴在窗户上,仔细得听着里面的声音,并没有李寡妇打鼾的声音”奇怪,不是约好了,怎么早早就睡了呢?“

  说完蹑手蹑脚走到门前双手推门,却发现门被死死的拴住,“不是说好给我留个门怎么还上锁了”。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王安安回头望去。大雪纷飞,没有一个人影“奇怪,难道听错了,”刚要敲门,身后又传来声音,

  有些生气的王安安又转身向身后看去,还是没人。“到底是谁,别鬼鬼祟祟,”还是没人。

  一个极小得声音从地面上发出“在不走就来不急了,快走”。

  王安安顺着声音看去,地上坐着一个老者,一旁的拐杖依靠墙壁上,手里拿着酒壶,在一口一口得喝着。

  王安安以为自己看错了,再次揉了揉眼睛,地上除了积雪在没有任何东西。

  “老鬼就知道你按耐不住,你别再做出违反天命之事,一切自有命数”老人突然出现在鬼七子元神身旁嘟嚷着。

  王安安浑身发抖的晃着,恐惧占据了全身刚想要回去,又想想李寡妇那妖娆妩媚的眼睛,婀娜多姿得身体,性感得樱桃小嘴,王安安心里得小鹿在上下翻腾。

  “唉!如今好无力,鬼七子怎么还不回来”。

  “你就是鬼七子”。老人横了鬼七子元神一眼。

  最终战胜了恐惧,王安安头贴着木门。小声的叫道:“宝贝,我来了,我是安安啊!”说完嘴角上露出奸诈得表情,耳朵贴在木门在听李寡妇的动静。

  许久屋内并没有王安安期待的那样,王安安不死心又小声的叫了几句,还是没有回话。

  欲望充斥着全身来不及多想的王安安绕过前屋,走到墙头下面准备翻墙头进去。

  “该不会是害怕,跑到里屋睡了吧,真是倒霉”嘴里一边嘀咕着一边双手在抓着墙壁准备翻。

  远处一个黑影从南边飞速得跳过来,正是众人在寻找的僵尸,嘴角边上露出一个窟窿,从另一边可以看到嘴巴,里面得舌头没了,只有两排牙齿,浑身上下全身泥土。

  在穿越过一个弯曲得巷口后,僵尸停了下来鼻子在空中左右嗅了嗅,几秒后脸转向王安安得方向,一跳两米得速度跳了过去。

  雪地上的张小明,李建军,王鑫等人架着李泉,王胖子,王宁则是背着张飞等人在向村中走去。

  张小明说:“不知僵尸是不是进村了,刚那声音是从村西头传来的”。

  气喘吁吁得王宁喘息粗气说:“李叔,张嫂不是回去通知他们了吗?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吧!”

  李建军说:“不知道李老哥有没有布置好防范,但愿他们都平安无事”。

  王宁抢先说:“我现在最担心张飞的身体,他流血这么多”。

  张小明说:“一会王宁,王鑫,张浩你们三人把他们带去村头诊所去,我和李叔去西头看看,”

  王宁说:“别,别,我怕,你和我们一起去”。呼哧呼哧得喘着粗气明显的肥胖过度,身体无力。

  李建军终于开口了:“也好,还是一同把他们送过去吧!”

  王宁憨笑了几声加快了脚步,王鑫扶着李泉也加快了脚步。

  砰砰,砰砰…门开了,一个老头点燃了煤油灯,从里面得堂屋走了出来。

  老头说:“谁啊!”说完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等待敲门人得回答。

  李建军说:“张老哥,我是建军快开门,张杆子的大儿子受伤了”。

  老头确定是人后,一会前门响了又响动了一会,门被打开了,一个白发苍苍得老头,伸出个脑袋。煤油灯的光线照了过来,老头开口说道:“怎么伤的这么严重,快快快背进来”。

  李建军说:“被僵尸伤到了”。

  老头后退一步惊恐的说道:“真的有僵尸,老李不是在开玩笑,还好还好我都把门栓插死了”。

  老头又说:“其他人还有被僵尸咬到得?”仿佛是在担忧什么。

  张小明忽然明白转身对身后得王鑫急切得说:“王鑫,快看看那个孩子”,说完看向一旁昏迷的王胖子。

  王鑫听了,快速走到王胖子的身前前后左右得检查,回头对着众人很确定的说:“没有伤口,估计是被吓晕过去李”。

  2酷匠"网:q正●版L首发

  “没有就好,这样王宁你留下帮忙,王鑫,张浩,你跟我去找东西,李叔你去村西头帮忙去”。张晓明说着。

  王宁开口说:“还有李泉,他有没有被咬到”。

  “可惜了这双黄皮鞋了,整块头鞋都没了,哎人倒是没事,鞋有事。”,王鑫完摇了摇头。

  张小明镇定的说:“张飞被僵尸咬了,现在马上要控制他的尸毒,如果尸毒扩散他就会变成第二个僵尸”。

  几人听到张晓明的话后连同老头浑身一个激灵,身体如同被骨髓被抽干一样,几乎要软座在地。

  李建军看着张晓明说:“小明,有没有能控制尸毒的方法,”

  王宁哆哆嗦嗦的问:“张小明如果张飞变成僵尸会不会追着我们咬,疯狂的吸干我们的血,”。

  几人再次五雷轰顶王宁问的不错,正式眼下几人要问的。张小明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王宁趴在昏迷不醒的张飞身上,大声哭喊:“张飞,你不能有事啊!张飞啊!你有事我也要完蛋了啊!”

  “控制尸毒唯一的办法只有一样”。张晓明说。王宁忽然止住了哭声,迫不及待得问:“什么办法快说啊!张晓明你这么做可不对啊!说话还留一半。”

  张小明显然没有搭理王宁看着李建军说:“我需要公鸡一只,朱砂二两,陈糯米一斤,蛇胆一个”。

  李建军不明白这些跟控制尸毒有什么关系,既然小明说这些就一定有用。

  “王宁留下,其余得跟我去找东西,”

  “李叔,路上小心”。说完张小明带头出了屋,向自家方向走去。

  三间土坯房,中间摆放一个泥质得土人,下方一个很大得石坛里面满是香灰,周围堆满了未燃的香烛。一条木质得台桌上放着很多东西。

  一把木剑,一瓶白酒,一碟红纸,罗盘,红毛笔,几个木刻地玩偶,几本破旧分不出年代得黄皮书。

  其中一把比较显眼得铜钱匕首,长十五公分,匕首全身辈红色得线绳缠绕起来。

  张小明在桌前左右寻找,终于在泥人坐下找到那本仅剩十多页黄皮书。

  顺着煤油灯光,张小明在仔细翻越,终于找到了,“对,就是这篇,”

  重新把书放好,左手拿铜钱匕首踹进棉袄怀里,罗盘,木剑,出屋直接向村西头走去。

  首先赶到得是李剑果,张嫂,李大状父母四人,李剑果看到雪地上躺着一个人,在那里一动不动,李剑果打着手电筒向前看去。

  张嫂说:“李叔那是什么?”李剑果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手电筒照射得光距离太短。

  “看不清楚,好像是个人”。

  “我去看看,”身后一直没有开口得李大状父亲说话了。

  慢慢的移动双腿,十米,九米,八米。

  周围慢慢的刮起大风,吹的屋檐上雪花,片片落地,周围响起了风声,四人眼睛都被吹的流泪。

  “怎么回事,眼前那个人刚还是脚对着我,现在居然是头对着我”李大庄父亲在心里嘀咕着,脚步慢了许多。

  李剑果说:“黑娃,怎么回事,看清楚了吗?”

  李大庄父亲转身说:“二叔,看不见,我在过去看看。”

  刚要抬起脚步,雪地上得人,又变了位置,此刻是横在了那里,李大状父亲瞬间头皮发麻心几乎就要破镗而出,呆呆地现在哪里不动了,而此时手中得煤油灯灭了。

  “二叔”李大状父亲右手指向三米开外得那个人,后面的话愣是没有说出来。

  李剑果大步得跑了过来,张嫂也追了过来,二人同时被眼前这个横腰拦路得人着实吓得不清。

  张嫂哆哆嗦嗦得张开嘴说:“他怎么自己动了”。

  李剑果没有说话,得向那人挪了过去,手电筒照向在雪地上得那个人。

  躺在雪地上的人似乎要跟他们开玩笑,眨眼间又换了一个姿势,居然是身体向上,李大庄得母亲几乎要疯了。

  “他,他自己在移动”说完双手在死死得抓着头发

  空中笼罩着恐怖,四人个个面面相觑,都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不安分得人,咚咚,心跳声与风声敲打一处。

  突然,雪地上得人把脸向他们转了过来。

  李大状父亲双手在空中挥舞着,嘴角大叫:“他他他有动了,二叔。”

  一只眼睛在死死的看着四人,他得脖子上有一个很大得窟窿,鼻子没了,眼睛少了一个,半边脸少了一块。李坚果与张嫂想要走近确认。

  突然雪地上的人再次动了这次是把身体侧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