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李剑果与村妇张嫂前后回村,道路上已经没有玩耍得人们。

  李剑果说:“他嫂,你抓紧回去通知西边得村民,我回去通知东边得村民”。

  张嫂气喘吁吁的说:“叔,我这就去,你小心点我们二十分钟后在这里集合”。

  李剑果说:“嗯,我先回去叫醒大家”说完转身向东边走了过去。

  李剑果回到家中,点着煤油灯,双手拿起煤油灯向里屋得方向走入。

  “老头子你还不睡觉,”屋里传来一阵老妇的声音。

  李剑果强忍着泪水,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在找点东西,你先睡吧!”

  老妇身披一件暗红色得棉衣从里屋走了出来,看到满身泥土的李剑果,。

  “你这是怎么了,浑身上下脏兮兮的”。

  李剑果再次用那嘶哑得声音说:“没事,刚回来摔了一跤,天太冷你快些睡觉!”

  说完不在理会,在一扇木门后找到了铜锣,丢下手中得煤油灯,离开屋内起身向外边走去。

  村中间一条洁白的雪地上,李剑果敲着手中间铜锣,咚咚咚,几声震耳欲聋得铜锣声在这寂静的夜晚传开了,熟睡中得村民相继听到,纷纷起身。

  一盏,两盏,三盏,一个个手拿煤油灯开了门,越来越多得人陆续向走向李剑果的方向走来。

  十分钟后一个年纪大约七十开外的老头走到李剑果得身边咳嗽了几下然后说:“老李啊!这三更半夜的出了什么事情,你把大伙叫起来”。

  “李老哥,你这有什么事,不能白天说啊!这刚躺下被你给吵醒了”。一个与李坚果年级相仿的老头也说着。

  一个温柔而细腻得声音说道:“这大半夜得能有什么事,刚脱完衣服,这还没有躺下,折腾什么呀!”。

  顺着声音看去,一个风韵犹存的女子在人群中,年纪看上去不大,三十左右,一头乌黑得长发披肩而下。

  穿着一件前卫的套头衫毛衣,披着一件浅红色外衣,一条紧致黑风裤,把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

  “呦,这不是李寡妇吗?这都几点了,才刚躺下,我看是行完事吧,哈哈哈”一个中年妇女得声音从黑暗中传了过来。

  “要你管,要你管,你是嫉妒我比你惹人爱吧!”李寡妇毫不示弱的回着。

  人群中一阵笑声,及其杂乱,完全不知危险已经在悄悄来临。

  西边一群灯火,正在向这边缓缓移动,众人立刻止住了声音看着由远到近的火光处。

  张嫂带头走向李剑果身边说:“老李叔,西边得人我都叫来了有部分没来,”

  李剑果看看村民来了差不多,一声铜锣响后,村长李剑果说:“乡亲们,大伙安静听我说”。

  上百人在雪地上围城一团,人群中王老破鞋不耐烦的说:“你快点说吧!还等着回去睡觉呢?”一旁得李寡妇用手使劲的掐着王老破鞋下。

  “哎呦!你不能轻点,你这是要谋害我啊!”李寡妇看了看没有说话向李坚果望去。

  “都静静,静静,就在一个小时前,在村东南方祖坟发现了僵尸,已经有几个孩子被…被,说道孩子,”李剑果再也忍不住,大声的哭了起来。

  “孩子,孩子怎么了,你快说啊!”人群中炸开了锅一样,胆子小的直接坐到雪地上,僵尸,僵尸,大伙刚要四处分散。

  “村长李剑果又开口说,大伙不要惊慌,回到家抓紧锁住门窗,别出来走动,年轻力壮得留下来,组成队伍在村庄四周巡逻。

  话语一落,众人迅速跑去,哭喊声,惊恐声,呼叫声,混成一片在村庄上空来回回荡。

  不到一分钟几百人只剩下十来个人,其中就有张嫂。

  村庄李剑果说:“他嫂,你还是回去注意吧!锁好门窗”。

  张嫂说:“我要与大家一起”。

  剩下还有一个妇女,十三个男子,妇女已经哭着语气在说:“他李叔,我的孩子没回来,你说的那几个孩子中一定有我的孩子吧!啊?”

  泣不成声几句话很久才说完,中年妇女凌乱得头发在风中吹起,满脸竟是泪水,一旁的男子扶助了她。

  说话得这位正是李大状的母亲,而一旁得是李大状的父亲,剩下得十二个男子,看不清他们得表情,。

  沉重的表情在每个人脸上,沉痛得哭泣在李大状母亲脸上。

  张嫂开口安慰李大的母亲:“嫂子,这时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

  村长李剑果把剩下十五个人分成四组,他与张嫂李大壮母亲,父亲一组。

  “谁家有猎枪得要带上,每个队带上一只公鸡,黑狗我家就有,我这就回去把它给杀了,每人身上带上一点,预防僵尸”。

  “李叔我二哥喜欢玩抢,他家有两把我去借过来”。

  “李哥我家中还有几年前自制火药枪,现在还能用,我现在回去拿过来”。

  大家左拼右凑,待一切妥当,村长李建国提着铜锣在全村叫喝:“今夜大伙把门窗锁紧,不要出来,今晚有僵尸进村”,说完咚咚两声接着继续重复着。

  就连家犬也躲了起来,不在有声音,全村上下如同死一般安静。

  村庄李剑果家里的一只老木钟在嘀嗒嘀嗒时针走到三,平时该鸡鸣了,现在安静的出奇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不见任何一声鸡打鸣。

  走在前面得李剑果说:“你别太难过,事情已经出了,眼下要把孩子得身体带回家,寻找僵尸,别让更多的人受伤”

  李大状母亲说:“二叔,你说我们老李家做了什么孽啊!”显然声音便得异常小而嘶哑。

  李大状得母亲叫李坚果为二叔,李坚果的大哥在镇上开会,最近几天不在家。

  “二叔,娃他爷爷回来,该怎么跟他说,大壮是他最疼的孙子”。

  李剑果没有说话,李大状父亲没有说话,在最后面的张嫂没有说话。

  李寡妇家是一个标准得农村建筑,前排三间土房子,后排三间高大的土堂屋,院子内栽了几株果树,育有一女,丈夫前面在外边打工不幸出了意外,一命呜呼的丢下了娘俩。

  李寡妇此后也没有改嫁,正是丰韵寂寞得年段其人还好。只是在村里行为不当,与村里得男人时常混成一处。

  回到家看着熟睡的女儿,李寡妇走到牛棚看了下,躺卧一旁得两只老黄牛,又仔细的看了鸡圈里面的几只下蛋的公鸡。一切检查完毕后一声长叹。今晚她与前排得王安安心照不宣得对上眼若不是村庄李坚果的敲锣声,他们早就睡到床上去了。

  李寡妇走到前屋门没有上锁,留着一条缝躺倒床上后。开始害怕起来,自己孤身一人若僵尸来了,她不敢想起身把门上了锁,躲进被窝后搂着女儿。

  另一队伍得人经过李寡妇家门口,有一个中性男子说:“你们说今晚,李寡妇会不会害怕呢?”

  另一个男人说:“要不你去保护他,全村人谁不知道你们得关系”。哈哈哈…

  “这话说的我怎么不爱听了呢?什么叫全村人都知道,你说说我们有什么关系?”

  男人没有回他,突然远处出现一个黑影,躲在墙壁后向他们这边看着。

  “站住,”

  几人走到他面前问:“怎么了!”

  他说:“刚我看到墙壁那边有个黑影”。

  几人颤颤抖抖的顺着那男人指得方向看去。

  三人仔细看了看,除了光秃秃得土质墙壁,什么都没有。

  就在几人以为他是在玩笑想要怒骂的时候,突然那边一声响动,一条黑影飞快地逃走了。

  “看他在那,他向南边跑去了”。

  中年男子说:“你看清楚是什么了吗?”

  几人异口同声的回答:没看到,太黑了”

  “男人结巴的说,那那,那是是,还是不,不不追”。

  中年男子胆子果然比其他几人要大,大声的说:“追,把黑狗血都掏出来,”

  说完带头向黑暗中追去,地上露出一双脚印,一直向南伸去。

  后面几人相继赶到,与中年男子一同追出一百多米,追到一个巷口内脚印不见了。

  几人都愣住了,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凭空消失了?“

  远处一颗枯树被拦腰截了两半,有一双眼睛在偷窥他们,黑影慢慢绕过巷口,走到他们得后面。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这不会是僵尸把我们引来这里,然后在…

  一个急切的声音说道:“然后什么,快说啊!”

  “然后把我们都杀了,然后吸光血”。

  3K酷p匠({网永久I免费3K看小说

  几人顿时后退几步,只有说话得男子没有动步,站在那里看着他得身后,表情异常,瞪大眼睛,,三人同时手指着他的身后,一个黑影在慢慢向他们走过来。

  “你…你,身后…快跑,”随着一句快跑,几人拔腿就要跑,眼看他们三人跑出几米。自己却一步没有跑出去。

  “快,快来救我,”这时三人才回头过来,他愣再那里,双腿在有节奏得打着哆嗦,三人只好回过来把他架起来向深处跑去。

  嘎吱嘎吱的声音北边巷口传进巷口深处,如同索命声一样四人跑出几十米后,躲在一旁仔细得听着黑影的声音,四人屏住呼吸,心跳加速,手中得黑狗血紧紧得攥着。

  突然…四人耳边响起一声惨叫,异常恐怖。!

  四人中一位胆小的直接吓晕倒在地上,剩下三人再也按耐不住,连滚带爬得跑了出去。

  救命啊!僵尸来了,救命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