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夹杂着风声从空中飘落,寒风呼啸声中。王胖子在雪地上爬了几米,在无力气动弹。

  身后得黑影快速得追了上来,浑身腥臭得黑影弯身用双手抓住了王胖子得两只手臂。

  死亡的气息围绕着王胖子,肥胖的身体瞬间被黑影提了起来,双脚离开地面不停的晃动。

  黑暗中只能问道嘴边有一股及其恶心的气味。

  “放开我,放开我…”,王胖子头皮阵阵发麻,脑袋不停的在晃动,只是重复着那句放开我。

  眼前得黑影没有任何语言,张开血盆大口向脖子咬了过去,浓重的血腥迎面扑来。

  嗯,嗯,哼,哼…得声音从黑影嘴里发出,嘴角两边獠牙在上下咬动,并没有向之前那样血顺着脖子留了出来,王胖子的脖子也没有咬出两个窟窿。

  “柱子,小心,跑慢点”。李建军的声音在王来柱身后传来。

  一条发黑得围巾在黑影嘴角上,还残留着一些在嘴中,愤怒而急躁的黑影再次用獠牙向王胖子咬去。

  已经没有任何反应得王胖子昏厥过去,任由黑影折腾。

  嗯嗯…嗯嗯…疯狂得乱叫,双臂一甩把王胖子扔出七八米开外,黑影嘴里又是残余围巾的布料。

  而此时张小明,李建军,王宁,张飞,王鑫,李泉,六人已经赶来,距离僵尸只有几米。而王来柱离僵尸却只有两米开外。

  僵尸转身向王来柱,空气中突然多了几股鲜活得气息,发怒中的僵尸向他们冲去,一跳足有两米之多,转眼跳到最前王来柱得面前,双手了过去。

  “小心躲开他的双手,”张小明在后面提醒了一句。

  王来柱后推退一几步,来到王宁身边。

  说时迟那时快,张飞身边的张飞一个侧转身躲开了僵尸得进攻,从小打架出身得张飞,身体自然灵活,自幼跟随父亲学会一身武功。

  僵尸双臂飞速的冲向张飞,却被机灵得一个转身躲了过去,转身一脚踢向僵尸得背部,一声闷吭脚下出来阵阵疼痛。

  张飞身后得王宁显然没有这么好的身手,僵尸顺势像王宁扑了过去,王宁看着僵尸近到眼前,肥大得脑袋都被吓炸了。

  呆在那里来不急躲闪,僵尸双手夹住王宁那肥胖的身躯。

  王来柱惊恐万分,眼看僵尸就到眼前,而王宁却愣再那里。

  李建军,王鑫,李泉,看到王宁被僵尸抓住,迅速得向前冲来。

  王来柱飞起一脚准备揣向僵尸,不料落个空,身体摔在雪地上。

  张小明与张飞则是紧紧抱住僵尸的后腰,僵尸张开那张腥臭无比得獠牙咬向王宁。

  “快,快…快来救我啊!张飞”,眼看就要咬到王宁的肩膀在求救。

  张飞松开抱住僵尸的双手,前进一步用他那粗壮得手臂挡住了王宁得肩膀,破旧得棉袄上流出了血,僵尸的獠牙咬住了张飞得手臂。

  张飞咬紧牙,左手向僵尸得眼睛打了过去,显然没有任何效果,李建军和张小明一起拳打脚踢的打着僵尸。

  “张飞快点把你的手臂躲开,不然血会被僵尸吸光,”

  王宁看到张飞得手臂,僵尸死死得咬住咕噜咕噜的在吸血。疯了似的撞向僵尸。

  王宁甩肥大得身体撞向僵尸,一前一后向后面退了两步李建军与张小明一同摔倒在地。

  王来柱起身,“我糙”说完起身抱住僵尸。

  李建军开口说:小飞快点想办法把胳膊伸回去,”

  王来柱与王鑫不知该怎么办,一起左右抱住僵尸,张飞脸色越来血白,咬紧牙关右臂用力,一声惨叫从嘴中发出“啊,恩…

  张飞是用劲把手臂从僵尸嘴上撕扯下来,棉袄上被撕了一块,手臂上被扯掉一块肉,血一下顺着撕开的手臂上喷了出来。

  血喷到王宁得脸色,王来柱的手上,王小明得鞋子上,然后慢慢的倒下,雪地上被张飞得鲜血染红了一片。

  李建军看到倒地的张飞,手臂还在不停得流血,双手快速得从颈部拿出了围巾,用力得扎住张飞的手臂。

  僵尸嘴里该残留少许鲜血,脸部异常扭曲,恐怖,随即转身攻向身后得李建军和张小明二人。

  王来柱火把插在雪地上,点了一根火柴,火把急速的燃烧,王鑫此时还死死得抱住僵尸的后背。

  看到火光僵尸后退几步,嘴里还在疯狂得叫着,几人如今都已经身疲力尽,倒在雪地上。

  张小明对李建军说:“快,快把火把都点了,它怕火,王鑫,李建军纷纷把火把都引燃了,王宁哭着把张飞拖起来,走到火把旁边。

  李泉叫了几句张飞,张飞并没有回答,雪越来越大,风越来越猛,火把在狂风中左右飘忽。

  李建军说:“小明我们快些想法子,不然在没有力气与僵尸拼了”。

  “还有什么办法能克制这个家伙”。王来柱吼叫道。

  张小明此刻也没有什么好的主意,他爷爷并没有教他如何对付僵尸,之前听爷爷说过僵尸得存在,就连他爷爷也没有斗过僵尸。

  “我没有办法了,如今只能希望有人前来支援,咳嗽了下,接着说:“我爷爷在就好了,可惜他老人家最近不在。

  李泉说:“那我们现在不是在等死”。

  Pe酷匠网#唯;一e(正B版,其他g》都U是S盗(版

  王宁说:“我们现在要快点把张飞送去诊所,再晚他就没命了”。

  久久不语的王鑫说:“张小明,现在有没有什么僵尸忌讳得,你在想想,”

  一只火把被风吹得散开了,残余火苗在雪地上滋滋作响,不到几秒便熄灭了。

  僵尸惧与火焰,在一旁跳来跳去,可以看的清楚,它的眼睛已经没有了,已经陷进去了,干瘪得脸上只有皮包骨头。

  一层层皱皮在随着跳动而轻微得甩动,尖长锋利的牙齿裸漏出来,手臂上得指甲长出几厘米,胸口一处还在流淌着黏糊糊的绿色液体。

  “快来救救张飞啊!”王宁嘶喊着。

  终于按耐不住对血得渴望使得僵尸冲了过来,火焰在僵尸的脚下发出一阵噼噼啪啪得声音,僵尸左右晃动几下,退出去几米,一声过后倒身在地,瞬间笔直得站立了起来。

  张小明突然想起,以前爷爷告诉他,僵尸还怕几种东西,其中有桃树木,金元宝,还有一种就是铜钱串。

  “你们谁身上有铜钱,”张小明向几人看过去。

  首先是王宁摸了自己身上,接着王鑫,李建军,李泉,张浩,一个个都很肯定的摇了摇头。

  王宁说:“你要铜钱做什么?”

  王来柱在身上摸了个边,连一个硬币都没有“我没有,快其他人还有没有”

  王小明说:“铜钱历经千年,具有一定得岁月灵气,二来,几千年中不知多少人抚摸过它,它早已通灵之”。

  最重要得是很多铜钱都随着死去的人埋进坟墓,最大得一点就是铜钱钱多能镇住妖魔鬼怪,有一句话老话,坟墓埋铜钱,恶鬼镇三年”

  “爷爷的师傅是这样对我爷爷说,然后又传到我这一代”。

  王宁说:“靠谱吗?”

  “总得试一试吧!”王来柱说

  七人身上落起了厚厚得积雪,火把就剩最后一点火焰,在徐徐闪亮着。

  一声惊叫把几人吓得浑身一震,李泉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双手想要做出拍打得姿势。

  这声叫喊不是僵尸,而是身边王宁的声音,几人回神惊恐的看着王宁。

  李建国说:“王宁,你怎么了”。

  “王宁,出什么事了,”张小明试探性问着。

  王宁不慌不忙得说着:“我想起来了,张飞脖子上就带着两枚铜钱,我见过”

  王来柱听到王宁得话,这才弯腰坐下,突然耳边一道劲风传来,两只手死死得抓住他的肩膀。

  李建军首先爬了起来对着僵尸的肚子就是一脚,接着王鑫,王来柱飞出一脚踢到僵尸得头部。

  李泉身体被高大的僵尸提起来,无法动弹,僵尸把獠牙向李泉咬了过去。

  被突飞来得一脚踢中,獠牙咬住了一双破旧得黄皮棉鞋上,王鑫没想到这一脚居然被僵尸咬住。

  在空中的王鑫瞬间栽倒在地,黄皮军靴头部被咬掉一块,而最后一丝火光也熄灭了。

  王宁抱着一丝不动得张飞慢慢向后退去,慌乱中,张小明走到张飞身边摸着脖子,果然一根绳子在脖子上,用力一拉,两只铜钱落在雪地上。

  来不及多想弯腰捡起两杯铜钱向身后得李泉奔去,李泉随说没有被咬到,但是身体还在被僵尸控制住,。

  “李泉把头弯下,”

  听到张小明的声音,李泉赶紧把头低了下去,僵尸再次张开獠牙,突然嘴中多了个东西。

  一声似火焰爆炸得声音在李泉脑后想起,接着僵尸丢下李泉,左右晃动,嘴角开始冒出火花,一跳一跃得向后面退去,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李建军突然想到还有个孩子,起身向孩童那里走去,张浩,把昏厥的张飞背到身上,王宁,王鑫二人架着李泉。

  地上没有了僵尸得脚印,只剩下满天的雪花,突然远处得村中发出几声惨叫。

  张小明首先明白过来,不好…

  “村里的声音,出事了”王来柱看着几人说着,不等其他几人开口,王来柱已经消失夜色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北慕仙翁说:

如果你有好的名字,以及故事情节。请留言,我会适当的加入书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