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老泪纵横的在哭泣,双栖一直在雪地上跪着。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外孙女,已经老穆残锤得身躯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一旁的村民纷纷转过身,不知谁开口说了一句:“老李咱们把孩子抱回去吧!”

  这个声音并没有说附近还有几具尸体,村长头也不抬用那嘶哑而微弱的声音说:“你们到附近看看都吧!他们带回家吧!”

  在人群中有一双眼睛死死得盯着丽丽得身体,看着那模糊的伤口,他的内心十分不安。

  不算英俊得脸庞,一双囧囧有神的眼睛,高鼻梁嘴唇有些冻的发紫,身批一件军大衣,他轻轻走到村长得身边蹲了下来。

  对着正在哭泣中得李坚果说:“村长,孩子得伤口不像是被野兽留下的,更不像是人为。

  “张小明,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人群中不知谁问了一句。

  张小明并没有马上回答,用右手去看了看丽丽的脖子,只见脖子左下方有两只深深得伤口,双臂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抓住过。

  留下了五道血淋淋的伤口,每一个胳膊上都有,厚厚的棉衣留着血块十分醒目。

  “希望我得猜测不是真的,”张小明开口说。

  “既然不是人,也不是怪兽,那是什么?”王闯问着。

  一个农妇装扮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扯着嗓门对张小明说:“大兄弟有什么你快说吧!现在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不能说”。

  张小明说:“我需要去看看其他人的伤口”,说完起身向其他几具倒在雪地上得尸体走了过去,留下一群惊慌失措得人,个个面面相觑惶恐不安。

  张小明快速的走到王长安得尸体旁,一边躺着一只血淋淋狗头在周围,四肢与身体不见了。

  雪地上留下一堆绿色黏糊糊得液体,张小明翻动趴在雪地上的尸体,瞬间瘫倒在地。

  大叫一声:“快来人,”

  几个身强力壮得村民闻声跑了过来,地上留下一阵跑步声,村妇也跟了过来看到眼下纷纷止住脚步。

  村妇瞪大了眼睛双手唔着嘴巴,其他村民也惊慌得看着张小明。

  村妇说:“大…大兄弟,这是,”显然话语也说不清,支支吾吾,张小明此刻心里已经猜测到。

  更新最ar快"上酷!{匠网

  “如今我觉得有必要跟大伙说,我说了你们千万不要惊慌”。

  有个叫李建军得中年男子说:“事到如今,小明你就全部说了吧!”显然他也是有些慌张。

  张小明说:“他们身上留下得伤口,如果没有猜错一定是僵尸留下”。

  翁…村妇脑袋一片空白,双腿一抖一屁股坐到雪地上,村妇身后几名村民几乎同时向后退了一步。恐怖的气息再次席卷眼前几人得神经。

  李建军说:“僵尸?为什么这么说”。

  张小明说:“李叔,他们几人身上得伤口想必你也都看到,其残忍程度接近丧心病狂得地步,其手段不是一般,或者说不是人能做出来得”。

  “地上留下得绿色液体,一定是黑狗得血溅到僵尸的身上留下得,这只僵尸现在一定是在愤怒期,而这只应该不是普通的僵尸,而是绿僵及其不好对付”。

  李建军没有开口,手中的手电向王长安的尸体照射过去,只是一扫而过他心里已经崩溃,其惨状令他终生难忘。

  狗头边还有一堆绿色黏糊糊的液体,基本与雪融为一体。

  村妇慌张得问道:“大兄弟,你说是僵尸,僵尸怎么会出现在我们村”。

  李建军说:“小明,僵尸是怎么形成,有什么办法消灭它”。

  “我知道僵尸,它是死人所变不生不灭,会把周围所有生命的东西全部吃掉。”村妇身后有一个细尖得声音说道。

  “我听老一辈说,僵尸是消灭不了的,咱们还是抓紧回去,在想办法吧!”

  众人七嘴八舌得说着,张小明一直没有开口说话,按耐不住的李建军说:“大伙都别在争执,我们听听小明怎么说”。

  接着看着张小明说:“小明你说说眼下我们该怎么办?”

  张小明说:“既然大伙相信我,那我就带头说说我们现在要做的”。

  “眼下要做得有很多,第一先把这些被僵尸伤害得人全部带回去集中一处。

  第二肯定还有其他人没有被僵尸伤害,我们要去寻找。

  第三回去通知村民紧闭门窗,做好防范,全部点亮灯火,以及在最快的时间知道僵尸的去处”。

  村妇说:“现在还有活人吗?”

  张小明说:“希望还有,不然村里就遭殃了”。

  李建军说:“小明我们现在都听你得,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身后几人也都说着是啊!是啊!小明我们现在都听你支配。

  张小明不在推辞对众人说:“现在把身边的人都叫到一起越快越好我来分布下”。

  几人纷纷像周围叫喊,不一会十多个人全部围着张小明一旁。

  张小明不在罗嗦走到村长李建国身边说:“现在我们分三路,王强,王闯,张浩,张军,你们四人把他们得尸体抬回去。

  村长你跟他们回去,一定要把尸体放在一间房内”。

  王强,张浩,二人同时回答:“好的,”说完转身离开。

  王闯,张军分别没有说话,后退几步抬着王长安得身体离开了,。

  接着对村妇说:“张嫂,你和村长一起回去叫大家全部回屋内,把门窗全部封锁”。

  村妇开口说:“这事我来办”。

  “老李叔,你与张嫂一同回去,让他们把村边的四扇大门全部锁上,从村里挑选二十名男子,五人一队在村庄来回巡逻。

  五人配一把猎枪。全部手持火把,每人随身携带黑狗血,一只全身大红得公鸡,如果遇到僵尸,用黑狗血向僵尸泼去。

  再不行就把公鸡头砍掉绕成一个圈,人在里面不要乱动,僵尸就无法接近”。

  村长点了点头,刚想说什么张小明说:“老李叔,王强李浩他们去了,你放心吧!”村长看着张小明没有说话,拍了拍他得肩膀走开。

  眼下只剩七人,张小明,李建军,王宁,王来柱,王鑫,李泉,张飞,站在雪地上。

  张飞说:“我们现在做什么?”

  张小明说:“谁带火了,”

  王鑫咳嗽了几下从破旧得棉袄里掏出一盒火柴,递到张小明得胸前。

  李建军说:“要火做什么,”

  张小明说:“僵尸怕火,怕黑狗血,怕公鸡血,现在我们离村太远来不急找黑狗血于公鸡,只好点燃火把了”。

  张飞说:“四周都是雪地,那里有燃烧物”。

  七人左右看了看,李建军指着远处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说,:“那里有一个土房子,里面有玉米皮和豆草”。

  七人向李建军手指得方向望去,那是村长家得一座小土屋用来仓储弄杂物得,七人脚下用力向土屋跑去。

  嘎吱嘎吱…一阵脚步声在七人身后,不多时已到土屋顺着月光看去,土屋得木门已经破碎掉,地上留下两道脚印,一大一小。

  张飞首先开口说:“快看,有脚步”。

  张小明,李建军蹲了下来,果然是脚步,脚步小的看鞋印大约十岁左右,大的居然没有鞋印而是脚印。

  张飞第一个冲进土屋内,张小明刚要说话,张飞已经进去了。

  王来柱想要阻止:“张飞,你小心点,小心。”

  过了一会屋内出来一个人影,六人屏住呼吸,心跳加快仔细的盯着黑影。

  张飞一声大叫:“快进来,”听到是张飞的声音,六人这才松一口气。

  王来柱说:“看这周围掉落物,僵尸一定来过这里,应该是在追一个孩童”。

  其他几人都知道只是没有人说出来,唯恐凶多吉少,王来柱则是在屋内仔细寻找着,希望能发现点可用的东西。

  豆草被一层一层得盘起来,每人手上都拿了好几个,张小明点燃其中一个火把,瞬间土屋内亮了。

  落在一旁得是一块碎的棉衣布,地上留下几滴血,窗户上有爬行过得痕迹。

  张小明突然开口说:“快走,一定还有人活着”。

  王来柱说:“我们现在该往那个方向去找去,”

  张小明说:“顺着雪印”。

  李建军在最后,现在要离开这座土屋,他由后变成前,就在他刚要踏出去,天空突然一片漆黑,月光悄悄的躲进了云层。

  张飞急切得说:“叔、快点走,”

  “月光怎么会突然消失了?奇怪。”

  李建军说:“奇怪,刚还是月圆高照,转眼间居然没了。

  王宁挪动着发福的身体,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线,憨厚得笑着说:“不然我们还是快点回到村里吧!”

  啪的一声脆响,张飞一下打到王宁得脑袋上,开口说:“你踏马的在这样说,我剥了你,现在还有活着得孩子,”

  王鑫说:活该,”

  王宁摸着被张飞打中的位置,敢怒不敢言。却狠狠地瞪了王鑫一眼。

  王来柱说:“王宁,你那张臭嘴也只有张飞能管住”。

  王宁撇了眼王来柱说:“哎!哎,我糙。柱子”

  “抓紧走了,”张飞恐喝着王宁,眼神在四下观望。

  张小明走在最后,七人出了土屋顺着窗户外边留下得脚印寻找着。

  火把上的焰火在飘动,远处出来几声嘶叫声,如同狂野里得怪兽,七人耳边来回回荡。

  王来柱说:“是那个方向”说完手指向一处。

  张小明说:王鑫把你手中得火把点亮一个,李泉,你随时准备点第二个,千万不要让火把熄灭”。

  王鑫与李泉同时回答一句:“放心吧!”

  除了从白色雪地上看到模糊的远处,火把照耀得视线有限,隐约看到远处有两处黑影。

  地上趴着一个,一个黑影在快速得移动,地上的黑影在移动一下,然后不动了,站着得黑影弯腰抓起了地上的黑影。

  啊啊啊…几声撕心裂肺得叫喊后。一个孩童的声音传了过来。

  王来柱叫道:“还有一个的孩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