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头十多个孩童牵手在玩起了游戏,一群人围在一处,中间围绕着两个儿童在左转右钻。

  类似今天的捉迷藏,熙熙攘攘好不热闹,而远处村外的一件土屋内却是异常寂静,王胖子顺着月光死死的盯住外边。

  却不见任何动静,晃动着小腿一步步向门前移去。

  突然月光下伸出一对双手,顺着王胖子的脖子过去,王胖子吓得一屁股摔倒在地。

  身体僵硬黑影在门前想要进来,土茅屋却异常低矮。上身挡在了门外。

  王胖子双手爬起,身子一点点向屋内躲去极具恐怖的眼神望于门外,嘎吱声一直在门外响起。

  土质的墙体在这巨大的冲击下,稍有颤动除去惊慌,王胖子不知为何眼下不远的门外,黑影为何没有进来,是在忌惮什么,还是...

  雪花一片一片的从屋檐上掉落,黑影多次未能进入屋内,已是暴躁后退几步再次向屋内撞击。

  一下,二下..身体也被一次次撞到在地,倒地过后仅几秒再次笔直的站起,嘴中的哼.哼.啊.疯一般的叫喊。

  人在面临死亡威胁除了逃跑就是哭,也许这是人的本能。呜呜呜...的声音从王胖子的嘴中发出来。

  不时的还喊出几句妈妈.本是极冷的天气,王胖子豆大的汗水额头划过,身后有一扇窗户,没有任何遮挡物。

  寒风呼啸,瑟瑟发抖的王胖子顺势望向窗外,远处村中几盏火光,向这边蠕动着,在这里多呆一秒便是煎熬,如同在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砰.砰.砰..!

  门前的墙体终于被黑影撞击的倒塌了,从上面掉落下的一根棍棒砸到黑影,愤怒至极的黑影并没有理会。

  而是一个跳跃进入屋内,嘴中发出嘶喊声,单单这声音就是异常恐怖,如同黑夜中怪兽的声音。

  王胖子看到距离眼前的黑影,小腿慢慢的向后移动,屋内一片漆黑,只是借助月光依稀看到,黑影即将到自己眼前,除了哭王胖子此刻不知如何是好。

  再退已是墙壁后已无路,前有眼前这位恐怖的黑影,黑影声音静止了,周围没有任何黑影的动静。

  王胖子憋住了呼吸,想从声音中辨别黑影的位置,突然..一双手臂触碰到自己的额头,黑影的脑袋就在自己脸前,呼吸声出现在自己耳边。

  黑影的身体直接贴到王胖子的身上,翁,脑袋一片空白浑身一个哆嗦,心此刻几乎跳了出来。

  本能得反应使王胖子飞速的移动小腿向右边的窗口处躲去。

  一个转身黑影向右边跳了过去紧追着王胖子,王胖子双脚用气跃起,双手扒在窗户的上的墙壁上。

  双腿飞快的在墙壁上攀登,黑影一个转身已到他的身边双手稍微弯曲,对着他的屁股抓了过去。

  双脚正无处借力,刚巧碰到上前黑影的腿部,王胖子用力一瞪从窗口掉了下去,终于逃出屋内的王胖子。

  扑通一声掉落在雪地上,血瞬间从王胖子的嘴角,鼻孔流出,而原本黑影已经就要抓住王胖子。

  在无意下为王提供了逃亡的机会,黑影双手则是撕扯掉王屁股上面的一块破布。

  茅草屋内的黑影接近疯狂,此刻闻到血的气息,更是疯狂,转身向门口的放向跃去。

  王胖子双手用力的支撑身体,双腿弯曲爬了起来。

  远处的火光渐渐近了,王胖子艰难的向火光之处跑了过去,血随着他的脚步在一滴一滴的落下。

  滴落在地与雪花融到一处,已来不及擦拭的王胖子,不敢向后观望,也不敢停下脚步,他知道现在只有淘到人群中才是安全。

  眼看离火光越来越近,就在要穿过河边的时候,眼看就要跟他们碰到,这些人居然没有发现王胖子。

  而是顺着麦地向东南走去,王胖子刚要张嘴喊叫,一块小手臂粗小埋在雪地里的石头把王胖子绊倒,再次摔倒在地上。

  石头是农家里田地的界碑,每一块土地上都有,太过于着急忘记看路,跌倒在地。

  一群人随着村长李坚果的带领下,细细数来足有二十多人,个个手持铁锹,锄头以及木棒,神情异常亢奋。

  对于八十年来来说的农村汉子来说,邻村的恶战常有发生,每每到这时,邻村的摩擦时有发生。

  在那个年代不像如今基本一家多数只有一个孩子,不是三五个至少也有二个孩子以上。

  穿过一片墓地村长李坚果在最前,早先跑回到村庄的孩童汇报,这里有人在偷打他们,而且还有三两孩子没有回去。

  /酷◇匠网0正版#G首ja发SN

  众人即将走到墓地,远处路边一个黑影阻挡住众人的去路,洁白的雪地上,有几滩黑色的东西,借助月光望去,似乎是一个孩子倒在那里。

  村长李坚果大步走过去,走到近前手电灯光照在黑影身上,在场的人全部傻眼了。

  相信他们基本一辈子都没有看到过的场面,赤裸裸的在他们面前一个孩童斜爬在地上,颈部已被什么东西撕咬掉一半。

  满脸的血涂满了身上的衣服,已分不清是谁家的孩子,身边几处血滩已于冰雪化为一处。

  个个神情异常紧张,从未见过眼前这般血腥的场面,或者是个个心中的愤怒已到顶点。

  村长李坚果让他们在随处看看其他孩童的下落,良久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一名女孩,浑身上下被血染红,就连面庞也分不清。

  村长几乎是跌倒与滚打中走过去,因为他知道那个女孩是谁,走到近处村长上前抱住了满脸鲜血的女孩。

  脖子被什么东西咬中,旁边两处雪洞,小手还在死死地抓住的裤脚,黑长的头发被血与雪染湿为一处。

  几乎是绝望的眼神看着怀中的女孩,摇了摇她的身体:“丽丽,丽丽,醒醒.”

  村长的声音颤抖的从喉咙中发出,跪倒在地,任由他如何呼喊女孩早已..泪水滴在女孩的脸上,顺着脸颊滑到衣裳。

  “这边还有一个人,”大伙又向声音的放向跑去,火光照在了那人脸上,一个声音从人群中说来“这不是王长安吗?”只见他眼神睁开。

  颈部依然是那两道血洞,接近扭曲的面目已是干瘪,手上抓着一块衣料早已没了呼吸。

  这个夜晚绝对算的上是几十年来最悲伤诡异的一次,不知为何所有人得脸上都是一副痛苦的表情,几乎是个个都在颤抖,眼角划过几滴泪水。

  “丽丽,醒醒..”已是满脸泪水的村长,怀中抱着的女孩,原是她的外孙女原名王如,大红花的棉衣已经染满血迹,半个脖子已经血肉模糊身边,身边几人干呕几下。

  原本月圆的天空,飘下片片雪花,异样的天气,仿佛在预兆这片村庄的不宁与危险,而远处的男孩则是面对着死神一步步逼近,熟悉的踩踏声从身后传来。

  嘎吱嘎吱...

  来不及多想起身就要逃去,小腿不及再次跌倒在地,原小腿刚在跌倒身后撞到石碑,厚厚得棉裤上面渗透出一片血红。

  再无力气站起来瘫倒在地的男孩面对身后,黑影现在的动作相比之前已经是截然不同。

  三步化作两步的距离,几乎绝望的王胖子,在无逃跑或者说是恐惧,是不是该说已经是彻底的吓傻了,躺卧在雪地上麻木的双腿血染红了脚下的雪地。

  眼下的人说是怪物,甚至用恶魔来形容并无过分,对于血的欲望使着眼前这怪物已经如同行尸走肉,身上的绿色绒毛密而长,若不是仔细看到并不能发现。

  求生的本能使得王胖子双手慢慢向后爬去,拖动着双腿,留下一道血迹,黑影双脚跳跃到王胖子腿上留下的雪堆上。

  黑影呆住接近三秒的时机,鼻嘴张开嗅嗅,身体瞬间向王胖子跳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北慕仙翁说:

新书上传,亲!多多支持,你有更好得建议,人名,故事情节,可以留言,我会适当的加进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