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月圆得一天晚上,天空突然阴暗,层层暗云遮住,月光就像被某种东西吸住。

  空气中似乎充满着诡异的气息,黑夜来临前,村中便早已经无任何动静,连家犬也躲进巢屋,似乎感觉到今夜将会有事发生。

  凌晨过后,远处几道电闪雷鸣在向这边移动,随之而来的一道闪电划过王疃村的上空。

  随之出现一条黑色光影,像是在急速奔跑,远看如一只白杨树形状,其粗无法形容。

  紧接着几声闷雷紧随左右,仿佛是在追随这无名得黑色光影,又或许是二者一前一后。

  白杨树形状得东西不断得更换位置,电闪雷鸣则快速移动,像是在追逐。

  终于白杨沟形得黑影停了下来,接二连三几道闪电过后,伴随几声闷雷围绕着白杨树黑影周围,响声如同山体倒塌,声震欲耳,大地仿佛都在晃动。

  熟睡中的村民从梦中醒来,很多年没有这样的雷声,胆子小的孩童紧紧躲进父母的怀中。

  鸡鸣狗叫一片嘈杂,就连牛棚里的老牛都在不燥的跺脚。

  紧接着白杨树形状的黑影行动越来越缓慢,最终白杨树形状的东西空中落了下来,雪地被砸出个深深的坑,其深足足有四五米。

  %¤看正版=L章+节vs上。,酷z匠Er网'

  坑里韦伟传来几句声音:“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几百年来我一直降妖除魔,恪守天道,助人解难。”

  空中传来句女性嘶哑得声音:“鬼七子你该知道,这是宿命,也是你的劫数”。老者说:“我已遭十四劫,为何还是不能修成正果“。

  说完望向空中,在期待那嘶哑的声音,似乎在等待期望她能告诉自己原因,而那名女性再也没有说话。

  许久一个男性的声音飘荡在空中:”因果循环,你注定要在这里历练一劫“,说完不再言语,两道光芒瞬间消失在夜色中,划出一道流星般的伟光。

  深坑中的白发老者木讷得看着消失的光点,自嘲得说了句:”呵呵,老鬼我历经十四劫,每劫一百四十年...。

  随即两道光点彻底消失后,乌云迅速散去,大地上瞬间回恢复了白茫茫的景象。

  圆月悄悄的露出一角,静静挂应这片村庄上空月色照耀大地,亮如白昼,坑内一位白发老者栖身一旁。

  一身白色长袍上沾满泥土,正在灰头土脸坐着,瘦弱的身躯被一身长袍包裹着,几缕白色的胡须在随风轻轻飘荡,银白发沾染了少许泥土,显然一副仙风道骨的装束。

  若不是白发老者时而轻轻的咳嗽带来的晃动,几乎发现不出他的存在,全身上下全是白色,身边白芒隐隐约约的散发出来,与学雪地融为一体。

  落于一旁的是一根拐杖,上面挂着一只葫芦模样的酒壶,白发老者慢慢站立起来,双手摸索着寻找拐杖。

  突然几声笑声从一边得庙宇中发出其声音阴森而恐怖,白发老者来不及多想,抬头回了句:“你老儿就幸灾乐祸吧!”

  “我就说过你早晚会回来”,白发老者看了看老人表情有些沮丧。

  “我已修千年还是无法躲过,这就是劫数吗?”,说完看着腿上被雷击中得地方苦笑着。

  泥质的老人眨巴眨巴眼睛开口说:“总有一天你会得道修成仙体的,只是你得时机未到”。

  白发老者看着老人,嘴角微笑并没有开口,一声鸡鸣后,远处一座新得坟墓上出现绿色光柱,直逼天际,在这空无一人的时间段,没有人发现。

  顺着绿色光柱望去,只见远处墓地中,数百座坟墓有序的排列着,有一座新坟墓尤为显眼。

  光秃秃的坟顶冒出阵阵热气,里面时而传来几声敲打,在这寂静空旷的夜里极其阴森恐怖。

  白发老者开口道:“看来他们躲不过了”。老人目视远处那座坟墓,表情严肃,不知是在看墓地,还是在看着圆月。

  “该来的还是会来,老鬼这次你可别冲动了,你我二人是改变不了这场劫数了”。

  白发老者说:“何以见得”。

  老人说:“你现在只剩下元神,你的肉身以及意念全部在另一个你的身上,他会重新续上你劫数前的所有一切”

  白发老者这才想到如今自己只剩下一丝意念与元神,会有人间的另一个他替自己再渡劫难。

  一间土房旁,黑暗中一个以身依靠着泥土墙体得年轻身影目睹这一切,从电闪雷鸣,到庙宇中的老人,再到躺在坑里的老者,他全部看的一清二楚,也听的非常仔细。

  直到二人谈话结束,方才醒悟吓得双腿哆嗦,连躲避的勇气也没有,一时间双眼呆呆得看着远处地面上,许久不见任何动静,裤子也没有提,撒腿就跑,连跌带撞得躲进屋内。

  也许从这场异象中,预示这片村庄从此便不再平静,本亮如白昼的月光再次悄悄躲进云层,只留下那道幽灵般的绿光和两位老人在窃窃私语声。

  天降大雪与村,这一场大雪仿佛要把这村落吞没,寒风呼啸,铺天盖地的雪花漫天飞舞。

  本是年关已过,末料一场大雪弥漫整个村庄,而如今又是一场大雪降,村庄披上一层洁白得银色,窥不得一丝其他颜色。

  雪将于夜间,次日清晨,一眼望去,迎面便是满目银装素裹,枯树得肢解被压得接近地面,几只枯树似乎在抵抗,不时的摇曳着被积雪压低的树枝,寒风中随风摇摆。

  雪过日出,这是个很少有的天气,早起的老人开始清扫门前积雪,雪地上留下几只叫鸣的公鸡脚印。

  村庄一处小河边旁,几只家犬在雪地追赶一只野兔,当野兔和家犬经过这座坟墓时。

  纷纷停止脚步,个个面露凶光,尖而锋利的牙齿落露出来,齐刷刷一字排开注视那座坟墓。

  坟墓旁边不知何时露出一个宛如水瓢般的黑洞,眼看野兔躲进那座无雪覆盖的坟墓,浅而小的爪印停留在雪中,留下几只家犬在

  几只家犬一阵厮豪,抬头仰望天空,又低头向那座坟墓怒目,唯独没有一只敢于上前。

  家犬双目愤怒而惊恐,个个浑身上下骚动,双爪扒着雪花,对着坟墓嘶喊,就像大难临头前的征兆,仿佛随时等待着那坟墓中跳出来的东西。

  远处一座荒芜的坟头上、干枯的柳树上几只斑鸟(在我们这边土语叫做斑鸟,至于学语至今还未曾知道)纷纷起落,逃离这是非之地,几株柳树分分飘下点点雪花。

  坟墓里传来轻而有序的敲打着,一下两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