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一声爆响,两道人影一触即分。

  顾鸿铭倒退了六七步稳住身形,面色有些凝重,心道,拓海境界就是不一样,就算是拓海初级,也比一般的凭虚圆满强了一大截。

  $E更S新A最N0快上?B酷匠k网e

  不过更为震惊的确实另一边的凌远,他同样倒退了六七步,虽然不是全力施为,但是他同样能感受到,顾鸿铭用的也不是全力。一个凭虚圆满居然能凭蛮力和拓海初级拼成不相上下,真是不可思议。

  “用全力吧,”顾鸿铭道,“这样可抢不到大哥的名头。”

  “如你所愿,”凌远一笑,脚下一蹬,身体骤然加速,瞬间就到了顾鸿铭面前,拳头一马当先,直奔顾鸿铭前胸。

  “好快,”顾鸿铭一惊,赶紧一侧身,险而又险地避过这一击,同时右腿曲起,向凌远小腹撞去。

  凌远一击未果,猛地一扭身,身体在半空中高速地旋转开来,手掌不断拍出,接连拍在顾鸿铭的膝盖上,化解了顾鸿铭的反击。

  顾鸿铭不罢休,大手一抬,轰向凌远的后脑。居然丝毫没有留情,这一击若是中了,凌远恐怕当场重度脑震荡。

  凌远处变不惊,也不闪避,反而一掌拍向顾鸿铭的丹田,也是刁钻无比,威力完全能够将顾鸿铭的丹田打出一对窟窿。

  这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打法,这两个在寻常切磋中居然也毫不留情,招招对准要害。

  顾鸿铭无奈放弃攻势,手掌一翻和凌远对了一掌。

  “轰!”尘土飞扬,两人再度分开,但是还没有稳住身体就再度掠出,缠斗在一起。

  “看我新学的战技,碎石掌!”顾鸿铭大喝一声,眼中精光暴胜,手掌泛出点点光华,一掌拍出!

  这是顾鸿铭为了此次春训专门从家里藏书阁学的凡级中阶战技。战技,顾名思义是一种战斗的技法,通过特定的技巧发挥出普通招式几倍乃至几百倍甚至更多的威力。战技分为凡灵神圣四级,每个级别又有低中高三等。其实顾家的收藏中不乏凡级高等乃至灵级战技,但是却不是顾鸿铭这种菜鸟能够修炼的,相比之下,凡级中等更容易上手,威力也还说得过去。

  “哼!你有我也有,疾风腿!”凌远冷哼一声,丝毫不惧,横起一腿扫了过来,带起撕风声。

  “嘭!”腿掌相接,巨大尽力猛地对碰,两人都是闷哼出声,双脚未动,却是后退了好几步远,身前留下深深地划痕。

  “怎么样?”顾鸿铭嘴角一掀,问道。

  “还可以,”凌远道,“不过你还是认输吧,我要动用蛟筋韧了!”

  “放马过来!”顾鸿铭大笑一声,一股豪情油然而生,摆好架势严阵以待。

  “唰!”凌远脚下一蹬,身影居然一下子消失了。

  “我靠,这么犀利!?”顾鸿铭内心虽然惊讶,但是脸上仍然一片平静,鹰利的目光扫视四周,寻找着凌远的身影。

  “嗖!”一道风声从背后传来,顾鸿铭立刻转过身去,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嘭!”就在这时,屁股上突然传来剧痛,巨大的力道令顾鸿铭一个踉跄,差点摔个狗吃屎。

  “臭小子,敢打我菊……花!?”顾鸿铭直接怒了,旋风般回身,却连凌远的衣角都没抓住。

  “哈哈哈!”凌远在不远处现身,笑得前仰后合。

  “有种你别跑!”顾鸿铭一边大吼,纵身扑了上去。

  “不跑是傻逼!”凌远冲顾鸿铭眨眨眼,身体又一次化为虚无。

  “气死我了!”顾鸿铭怒火中烧,“我一定要抓住你小子,打到你不认识自己!!”

  “来啊来啊!”凌远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带着浓浓的得意。

  “我不生气,我不生气。”顾鸿铭的腮帮子都在抖动,“生气就上当了,生气就上当了!”

  渐渐的,顾鸿铭的心境平复下来,仔细的观察着周围。

  “咦?”躲在一个土丘之后凌远看见顾鸿铭冷静下来,不禁感到惊奇。他动用了蛟筋韧之后,速度确实变快了不少,但是还没有达到让顾鸿铭看不见他的地步。

  他缓缓起身,然后靠近顾鸿铭,准备在给他来一下。

  但是就在他抬起脚准备踹出去的时候,顾鸿铭却一下子转过身来,“抓到了。”

  然后就是一掌拍了过来。

  凌远大吃一惊,但是旋即冷静下来,脚上加了力道,踹向顾鸿铭的小腹。

  嘭嘭!两人各自挨了一招,倒飞出去。

  凌远刚刚落地,就要再次隐匿。

  但是顾鸿铭怎么能让他得逞?还没有落地就调整好了姿态,冲过去一把抓住了凌远的手臂,“哈哈,跑不掉了!”

  “不跑就不跑,怕你不成?”凌远冷哼,拳头毫不留情的轰向顾鸿铭的面门。

  “打死你!碎石掌!”顾鸿铭大吼一声,凡级中等战技又一次用了出来。

  凌远面色剧变,他骇然的发现,顾鸿铭这次使用的碎石掌,爆发的光芒比上次强了不知多少,威力更是直逼凡级高等战技!

  嘭!一声巨响,凌远的身体应声抛飞,远远的落在一个沙丘上,摔得七荤八素。

  “怎么回事?”他心底惊骇,顾不上疼痛,问道。

  “知道厉害了吧?”顾鸿铭嘚瑟的看着目瞪口呆的凌远,嚣张地道,“我修炼用的,可是先天灵气!”

  “什么?”凌远的下巴差点没掉到地上,用看怪物的目光看着顾鸿铭,“你个变态!”

  “怎么样?还不乖乖的叫大哥?”顾鸿铭等着凌远,貌似威严的道。

  “叫就叫……大哥,”凌远委屈地叫了一声,“对了,你刚才是怎么发现我在你身后的?”

  顾鸿铭听见凌远叫了一声大哥浑身舒泰,很享受的说,“原因在地上。”

  “地上?”凌远一愣,向地面看去,发现几只蚂蚁正爬向自己的影子,躲避太阳的照射。他猛地恍然大悟,“是影子!”

  “聪明!”顾鸿铭赞赏地笑了笑,“再快你也快不过光。”

  凌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或许他们两都不知道,顾鸿铭刚才那一句漫不经心的“再快你也快不过光”给凌远造成了多么大的影响,直接造就了以为暗夜中的君王,出入在灯火尽灭的黑暗世界,脚踩鲜血,收割生命。

  当然,这都是后话,顾鸿铭看了看太阳,道,“我们回去吧。”

  凌远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和顾鸿铭并肩离去。

  入夜,山林之外彻底静了下来,偶尔有一声脆响从没有熄灭的篝火中传出,虫鸣声此起彼伏,还掺杂着几声凄历的狼啸。

  但是在营帐里却是另外一种情景,顾鸿铭睁着大眼,用脱下来的衣物蒙着脑袋,仍然阻挡不住凌远穿透力极强的呼噜声。顾鸿铭十分想一脚把凌远踹醒,赶他出去守夜,犹豫了一会,还是没好意思。

  他爬起身来,披上外套,轻手轻脚地出了帐篷。

  长烟一空,皓月千里。今天是三月十五日,顾鸿铭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半个月了。

  双月合一,饱满晶莹地悬在东方的夜空中,像极了地球上的满月。

  顾鸿铭呆呆地望着明月,漫不经心地走着。

  “不知道子翀现在怎么样了?”顾鸿铭苦笑着摇头,眼角有些湿润。才仅仅半个月的分别,顾鸿铭一颗心便被思念满满地充斥,每当想起,呼吸之间都是撕心裂肺的痛楚。恍惚间,眼前似乎出现了戴子翀的娇颜,正冲着自己微笑。眼波流转,温柔似水。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针,还寝梦佳期。”

  这首诗,顾鸿铭第一次读的时候就牢牢记在了心里,并为作者那不尽思情唏嘘不已。想不到今天安在自己身上也是那么合适,顿时又是一阵苦涩,摇摇头,转回准备回去睡觉。

  “今天心情不好,凌远那小子要是还打呼噜,我就把他好好治治,”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顾鸿铭眼睛红红的,心中却要强地想到。

  突然间,他的脚步猛地止住,满心的苦涩和思绪顿时化作冷汗流了出来。

  这……这是什么地方?

  四周静寂无声,丝毫看不见军营的篝火的亮光。树木茂盛,月光透过树叶倾洒下来,使气氛平添几分诡异。

  刚才的一番感慨,弄得自己只顾着在走路,都没有辨别方向,只记得自己似乎进了山林。

  这是剑潭山?顾鸿铭暗道一声苦也,不知道有没有进入深处,不然遇见强大的凶兽,可就有来无回了。

  顾鸿铭打量着周遭的景物,发现树木虽然茂盛,但是还没有达到密林的地步,况且脚下的陈旧落叶堆积得还不是很厚,这使他稍稍松了一口气,应该还没有进入剑潭山深处。

  “吼!”就在顾鸿铭的心情微微放松了一点的时候,一声洪亮的虎啸带着无尽的威严,在顾鸿铭身后震荡开来。

  顾鸿铭后背一麻,赶紧转过身,一眼就看见了巨大虎头上狰狞的王字。

  “灵兽!?从云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幽灵将军说: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