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顾鸿铭跟着顾啸天来到了位于军营中的集训场。

  这就是顾啸天那天下午来找顾鸿铭所谈的主要内容--春训。顾鸿铭本来是和三叔顾凌天说好的会参加这次春训,但是这次受伤让顾啸天决定让他好好休息几天,谁知来跟顾鸿铭说的时候直接被顾鸿铭拒绝。

  沉烟四起,喊声如雷。这是集训场带给顾鸿铭的最直观感受。只见方圆能达到几千米的硕大场地中,无数人头济济攒动,有人在成群结队的操练,有人在成对的对打,也有人在成群混战,就如同一个终极战场,四处散发着令人紧张的杀伐气息。震撼,绝对的震撼!即便顾鸿铭以前在电视电影中见过不少这样的场面,也无法不为这样的场面震惊。这是一种绞肉机般对生命的默然,似乎作为男人站到这样的场面之上,能否回去已经不是该考虑的事情。

  凌远跟在顾鸿铭顾鸿铭身边,经过顾鸿铭的推荐,顾啸天也同意让凌远参加此次春训。

  “大侄子,你瞧。”这时候,顾凌天凑过头来,指着左边的一撮人,道,“那些人就是这次你的队伍,老叔亲自为你选的,满意吧?”

  顾鸿铭转过头看了一眼,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这些人也是军人吗?”

  “咦?你居然能看出来。”顾凌天惊奇了一下,“没错,他们不是军人,而是去年选出来的新一届家族护卫,要经过春训才算是真正的家族护卫,这是顾家的传统。以前这差事都是我随便找个小队长干,今年就交给你了!大侄子,你可要加油啊,他们可是顾家守卫力量的未来啊!”

  原来如此,这样才可以解释的过去。整片集训场上到处都弥漫着残酷的杀伐气息,只有那一撮人那里充满欢声笑语。他们同样在操练,不过确实一边操练一边笑闹,丝毫没有一丝紧张的气氛。

  “擂鼓!”顾啸天说了一句,便径直登上了集训场一边的点将台。

  “咚咚咚!”三通鼓声过后,全场逗静了下来,所有人看着点将台上的顾啸天,眼底皆是闪过一抹狂热。顾啸天的名字在帝国军人的心中,其地位几乎可以和皇上比拟。

  “时隔一年,又到了春训的时候,不知道各部兄弟们都准备得怎么样了?”

  “定不负大将军厚望!”千万人一同大叫,声音直冲九霄。

  “好,我现在宣布,此届全军春训,现在开始!诸将听令!”

  “在!”

  “命你们率领本部,在剑潭山下训练一天后,入山猎杀凶兽,收集兽晶,正规军人每个大队收集的兽晶折合银两不得少于一万两,家族护卫队不得少于六千两,限时半个月,不得有误!”

  “遵命!”

  “出发!”顾啸天大手一挥,三千人一同开拔。

  “三叔?”路上,顾鸿铭闲来无事,找到顾凌天聊起天来。

  “啥事?别想我和你换。”顾凌天瞥了一眼顾鸿铭,道。

  “额……我只是想问问,为什么此次春训只有三千人参加啊?”顾鸿铭没话找话,“神宇帝国不是有二百四十万大军嘛?”

  “二百四十万?你想把剑潭山抛了啊?”顾凌天鄙视的看着顾鸿铭,“这次的三千人,除了你们三百家族护卫,剩下的都是你老子的亲兵,其他的部队都在军营里春训,就是训练量提升了一辈而已。”

  “开小灶?”顾鸿铭心中浮现出这样一个词语。

  ……

  一路无话,大军全速行进之下,只用了一个时辰就赶了四十里路,来到了剑潭山下。顾啸天当即宣布个大队可以各自行动了。

  顾鸿铭头疼的看着眼前松松垮垮的三百人,只想仰天长叹。

  “大……大哥,”凌远扭捏了好一会,才将这两个字喊出来,“你不训训话吗?”

  “怎么训啊?”顾鸿铭欲哭无泪,对于顾凌天等其余九个大队长是赤裸裸的嫉妒。而且其他九个大队长见到顾鸿铭都是躲得远远的,生怕他提出交换或者合作之类的事。

  “把他们都叫过来。”顾鸿铭深呼了一口气,道。

  “集合!!”凌远一声大叫,顾鸿铭为大队长,那么身为兄弟,他自然就成了二把手副大队长了。

  三百人慢吞吞的聚拢,等着顾鸿铭的讲话。

  “各位,”顾鸿铭扫视了一遍这三百人,发现他们都不是普通人,每个人都有一定的功底,大约在拓海小成左右,比他自己还要高。他自己经过上次先天灵气的灌输,已经达到了开渠境界的临界点,随时都有可能突破。

  想起那次灌输,顾鸿铭现在还有些后怕,若不是后来云天空以自己作为容器,从他身上把多余的灵气吸收了去,恐怕顾鸿铭又得死一回了,不过云天空居然因此触摸到了纵横之境的边缘,找地方闭关去了,这也算是意外之喜吧。

  “我今天就问你们一个问题,”顾鸿铭目光转为凌厉,“你们他妈的到底在干些什么?!!”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顾鸿铭的口气奇怪地转变成了恨铁不成钢。他已经决定,既然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既然负责家族护卫总执法,就要将护卫队打造成真真切切的铜墙铁壁!

  r更HI新《最2y快上$酷#☆匠3,网(B

  众人被他问得一阵面面相觑,与其说不知该如何回答,不如说是意外顾鸿铭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干什么?还用得着说嘛?当然是操练啦……

  “你们他妈的是在坐吃等死!!”一声大喝,已经带上了修为的加成,开渠巅峰实力的无保留释放,即使实力普遍高于自己的众多护卫,毫无防备之下也被他齐齐震慑。顾鸿铭似乎也很用力,脸憋的通红:“你们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我告诉你们,其实什么都不是?!是也就只是垃圾,是屎!”

  “少主!”几百位大汉几乎在同一时刻目露凶光,一个尤其黑的跳出来喊道,“即使您的身份尊贵,但是您不能如此羞辱兄弟们,我们虽然来做了顾家下人,但也不是任由别人侮辱的!”

  “哈哈,可笑,可笑至极!”顾鸿铭看都没看他一眼,“我就是没什么实力,但我有有实力的爷爷和爸爸,我还有师傅,这些统统都是我的依仗。而你们没有,所以你们只能看门!别跟我说公平,这世界根本没有公平,人下生就有身份的尊卑贵贱和天赋的高低智愚!人唯一能对抗命运的依仗就是勤奋!那好,我现在再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为什么来应招顾家护卫?”

  “这……”所有人都愣了一下,这还用说吗,当然是混口饭吃,养家糊口……突然,像是一盆冷水及时地倒在了众人因为愤怒而火热的脑袋上,所有人都是醍醐灌顶般惊悟,面容不在那么扭曲,慢慢地爬上了愧色。

  怎么会这样?难道自己的追求就只有养家糊口吗?

  “怎么样?”顾鸿铭冷笑着看着这群面红耳赤的大汉,“你们年轻时的豪情壮志呢?那时候你们是怎样修炼的?”

  想到这里,每个人的心中都不约而同地涌起一股热血,是的,相对于年轻时的磨练,现在的“操练”简直就是一种享受,称之为坐吃等死一点也不为过!

  不用顾鸿铭再出言讽刺,现在他们自己就已经羞愧难当,恨不得赶紧找个坑把自己塞进去,每个人的脸都憋的像顾鸿铭一样红,刷刷的流着冷汗。

  “你们再想想,一开始应招的时候就只有你们这些人吗?出任务遇难这种骗外人的话你们也相信吗?这一年来一共出过几次任务?就没有一个活下来的?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吧,”顾鸿铭嘿嘿一笑,“那是你们没有勇气承认!他们离开前一定都是队里最优秀的人吧,为什么就会死了他们而不是死你们这些弱的差的?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死!他们被选去执行更高级的任务,完成更神圣的使命去了,而你们就是被淘汰下来的,废物!”

  “这……”旁边的凌远听得心惊胆战,只见在接受顾鸿铭训话的所有人都是怒睁着血红色的双眼,紧紧的盯着他,喘气咻咻,俨然已经到了崩溃爆发的边缘。而顾鸿铭就像没有看见似的,仍在不依不饶的羞辱,似乎有不逼死他们不罢休的味道。虽然很是为顾鸿铭捏一把汗,但是他却知道现在绝对不能插嘴,因为这时正是顾鸿铭树立威信的时候。

  “怎么样?我现在可以回答你们的问题了,我就是看不起你们,你们能怎样?”顾鸿铭照例大吼大叫,情绪几乎比大汉们还要激荡,成功晋级到了义愤填膺的地步,“我觉得你们就是一群废物,还不如回家抱孩子!告诉我是不是?!”

  “我们不是!”已经有几个人忍不住吼了出来,但大多数人仍然在刚才一连串的打击中没有回过神来。

  “我没听见!告诉我,你们是不是废物!?”

  “不是!”这一次,是所有人歇斯底里的狂叫,几乎将整个剑潭山震翻过来。不少没有走远的其他大队都回过头向这边张望。

  “你们就是!”顾鸿铭的声音有些寡不敌众,但还是那么刁钻刻薄。

  “不是!”狂叫如潮。

  “那你们有没有胆量超越那些人,那些比你们强的人?!”义愤填膺。

  “有!”狂叫如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幽灵将军说: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