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到底是一部怎样的功法?

  顾鸿铭继续向下看去,忽然周身一震,因为他赫然在这些信息中发现了几个熟悉的名词,比如,奇经八脉!

  而在这具身体的记忆中,根本没有出现过这种词汇!

  顾鸿铭十分肯定这不是以前的顾鸿铭很少涉猎修炼知识的原因。这部功法中涉及的不少运行路线和云天空所提到的根本是大相径庭!

  所以……顾鸿铭热切的看着这枚玉简。

  《逆行天道》,同样是来自地球的功法!

  是金箍搞得鬼吗?强大的灵力激活了金箍,使它吐出了这部功法?

  有一种捡到宝了的感觉!

  “既然如此,”顾鸿铭眼底闪烁着期待和热切,“就让我先来试一下吧!”

  心思完全沉入识海,沉浸在《逆行天道》的信息中,全然忘了丹田里还在翻天覆地的闹腾着。

  不一会,顾鸿铭睁开了眼,激动之色掩饰不住地出现在英俊的脸上,他惊喜的发现,这部功法,完完全全的超越了云天空所传授给他的功法,简直是云泥之别!

  发了!发了!

  来到异世已经超过一周,顾鸿铭完全知道身怀一部上等的功法是一笔多么大的财富!一部可以修炼的上等功法,意味着同境界中高人一等,极少数顶尖功法更是可以支撑修炼者越级挑战!当然,越级挑战所需要的因素很多,但是影响最大的因素无意是功法!

  况且,《逆行天道》可不是极品的功法,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它是一部逆天的功法!

  “说干就干!”顾鸿铭迫不及待,狼一样的目光一下子盯住了仍然波涛汹涌的丹田,嘿嘿一笑,“既然你有那么多先天灵力,我就稍稍取一点做个实验,没问题吧!”

  说着,分出一缕神念,趁着丹田里乱的像锅粥,强行把一缕先天灵气拽了出来。

  轰!虽然说是一缕,但是几乎已经能赶上顾鸿铭上次自己吸纳一个时辰的量了,这缕先天灵气一脱离金箍的控制,立刻变得十分狂暴起来,冲得顾鸿铭神魂一阵动荡,险些受伤。

  “我就不信治不了你!”顾鸿铭疼的满脸肌肉乱跳,眼中闪过一抹狠色,全力控制着神念押着那一缕先天灵气开始按照《逆行天道》的描述运行起来。

  轰轰轰!先天灵气说过之处,都被其猛烈的冲击搞得一片混乱,幸亏顾鸿铭的经脉经过了冲脉的洗礼,否则定然会被这缕先天灵气冲碎。

  “哼!我堂堂地球使者,今日居然被一缕先天灵气搞得焦头烂额,”顾鸿铭冷哼一声,“正是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口中虽然说的悲凉,但是控制着先天灵气的神念可一点也不敢放松。一旦被这缕先天灵气跑了回去,就得从头再来一遍,想起一路来那不是人受得滋味,顾鸿铭欲哭无泪。

  “快了,快了!”一边运行,顾鸿铭明显的感受到先天灵气的反抗正在减弱,知道运行了一个周天以后,它反抗的力量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顾鸿铭有将他运行了一个周天,这缕先天灵气便完完全全的温顺下来,比之前的后天灵气还要听话。

  “啊哈!”顾鸿铭心中狂喜,感受着先天灵气的力量感,他几乎有一种引吭高歌的冲动。

  什么叫好了伤疤忘了疼,这就是典型!

  顾鸿铭看向丹田中汹涌的先天灵气的眼光都变了,活像一个不知道饿了多久的乞丐看见了肉包子,一个饥渴了十年的色狼看见了一丝不挂的美女一样。

  “给我收!”顾鸿铭大叫一声,壮着胆子一下子提取了相当于上次两倍的先天灵力,由自己刚刚炼化的灵力配合着神念压制着才堪堪稳住。

  “前进!”此时的顾鸿铭无意是意气风发的,他大手一挥,那两道先天灵气也开始了炼化之路。

  三个周天之后,顾鸿铭将温顺下来的两道灵气冲入了自己的部队,又从丹田中撤出四道之多的先天灵气再次开始炼化。

  渐渐的,他的经脉好像习惯了先天灵气的冲击,虽然还是不断的鼓涨扭曲,但是痛感已经减轻了不少,这更让顾鸿铭增添了信心。

  天上的灵力漩涡随着先天灵气的不断“漏”下而变得越来越小,而那道虚影则是越来越清晰,虽然都是无色,但是任何一个人看去都会第一时间发现这个虚影乃是一个人形,一身黄金铠甲,长棍擎天,无尽桀骜。

  半个时辰之后,东方已经大亮,太阳从远方连山上探出半个身躯,就像在远远的张望这那道虚影,而不敢升起与之争锋一般。

  “咻!”随着一声轻响,所有的先天灵气终于全部漏完,剩下的后天灵气则是一下子散开,再次充斥于天地之间。

  虚影缓缓地放下双手,旋即瞬间消散不见。

  “鸿鸣!”顾啸天和云天空看见风波过去,赶紧从阁楼上冲了下来,目标正是风波中心的顾鸿铭小院。

  小院内,顾鸿铭此刻正乐得合不拢嘴,由于不用担心先天灵气的来源,这短短的半个时辰中,顾鸿铭已经将先天灵气炼化到不必开始时的后天灵气少的地步,若是让他跟那时的的自己打上一架,顾鸿铭可以非常自信的说,以一当十!

  就在顾鸿铭高兴到几乎狂喜的地步时,原本源源不断注入丹田的先天灵气突然停止,而更要命的是,与此同时,金箍也心满意足的闭上了嘴巴,这看似完美的结束其实让顾鸿铭亡魂皆冒。以为,由于两者是同时停止的,所以顾鸿铭的丹田里还剩下慢慢的一丹田先天灵气。

  地狱天堂就在瞬间,物极必反是谁说的?

  太精辟了!?顾鸿铭泪眼婆娑地想到。

  眼看金箍的最后一点控制也在消失,丹田里的先天之气开始明显的狂暴起来。

  “我不能坐以待毙,”顾鸿铭甩甩头,眼睛变得通红,旋即他猛地一咬牙,好不容易炼化的先天灵气一拥而上,“给我炼!狠狠地炼!”

  顾鸿铭疯狂地催动着《逆行天道》一旦有被灵气大军孤立起来的先天灵气就会被他赶上炼化之路,两个周天后就会叛变加入自己的军团。

  丹田未经炼化的先天灵气有已经炼化的四五倍多,在他们的疯狂反扑下,顾鸿铭终于经受不住一次次猛烈的冲击,仰天喷出一口鲜血,倒下去。

  但是在他意识模糊之前,体内的逆行天道仍然疯狂的运转着。

  “鸿鸣!”云天空和顾啸天冲进小院,但他们撞碎顾鸿铭的房门冲进小屋时,正好看见顾鸿铭仰天吐血,缓缓倒下的场景。

  “儿子!”顾啸天肝胆俱裂,扑上去抱住儿子,轻轻呼唤。

  云天空也冲上去,一把抓住顾鸿铭的手腕,仔细诊断。

  “这……这是……先天灵气!”云天空全身剧震,惊骇地看着面如金纸的顾鸿铭,“他的丹田里有这大量的未经炼化的先天灵气,他可能就是以为这些先天灵气的冲击而受伤昏迷的。”

  “什么?”顾啸天大惊,抢过顾鸿铭的手腕,仔细一试,果真如此!

  “我们必须赶紧将他体内的先天灵气导出来,”云天空面色凝重,“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走!到密室去说!”顾啸天抱起顾鸿铭,两人一起消失在小屋之中。

  ……

  顾鸿铭缓缓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先前他昏倒的时候,意识并没有完全沉睡,顾啸天和云天空的到来他是知道的,但是后来两人带着自己去做了什么就记不清了。突然,他记起来一件事,赶紧撸起袖子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腕。果然看见赵霜云所赠的那个金箍已经消失不见,留在手腕上的只有一道纹身似的印记,同样是金箍形状。

  “公子,你醒啦!?”清脆的声音响起,小月儿来到床前,关切地道,“老爷让您好好休息,说他过会儿来看你。”

  “嗯。”顾鸿铭点点头,“我睡了多久?”

  “两天一夜,”月儿掰着手指头数着,突然她一拍小手,道,“对了公子,那天受伤的那个人醒了,就在外面等着呢。我问他干什么,他一句话也不说。”

  顾鸿铭一愣,旋即明白过来,月儿所说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他的兄弟,那个少年了:“让他进来,我和他说说话。”

  “是!”

  顾鸿铭打量着少年,他脸上虽然还有些苍白,但是身体立得笔直,精神饱满。

  “伤怎么样了?”

  “已经无碍了,”少年淡淡一笑,道。

  “嗯,”顾鸿铭点点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们不能总是以兄弟两个字相称吧。”

  “凌远。”少年摸摸头道,“公子叫顾鸿铭,我知道的。”

  “你不需要叫我公子,”顾鸿铭道,“凌远,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

  凌远身体一震,知道顾鸿铭要说的内容非同小可,神色也庄重起来。

  “第一条,你的吃住由我顾家包办,你只需要享受生活,等到我准备完全,就会帮你剿灭四大世家,报仇雪恨。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凌远的眉头皱了起来,显然这不是他想要的。

  “第二条路,我可以帮助你修炼,我们一起打拼,创建自己的力量,最后剿灭四大世家,然后我们联手,试一试这红尘巅峰到底有多高。但是这条路危险重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现在,你可以选择了!”

  凌远笑了,露出白花花的牙齿:“这还用得着选吗?”

  “好兄弟,”顾鸿铭也笑了,忽然他一下子板起脸来,把月儿吓了一跳,“快叫大哥!”

  “大……啊?为什么你是大哥!?”凌远不注意差点上了顾鸿铭的当,当下就不依,“你怎么知道你比我大?”

  “你几月生人?”顾鸿铭问。

  $更新p最快q上S{酷匠:网F

  “神宇一百三十六年,仲夏时节。”凌远道,“你呢?”

  “月儿,告诉他,让他心服口服。”顾鸿铭道。

  “公子是隆冬时节生人。”月儿娇俏地道。

  “哈哈哈,你比我小。”凌远大叫,“快叫大哥!”

  “你急什么?”顾鸿铭白了凌远一眼。

  凌远一愣,接着听见月儿说道:“我家公子乃是神宇一百三十五年生人,比你大一岁,凌远哥哥,你输了。”

  “为什么是这样?”凌远愣住了,顾鸿铭痛快的大笑。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问话,“鸿鸣,你醒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幽灵将军说:

即将签约,爆发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