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兄可是说三日前出云城突现金笔星图的异象?”

  “正是,”那个“宇文兄”颔首道,“如果在下猜得不错,那定然是一个拥有极强天赋的人觉醒时发出的异象,如果这个猜想成立,那么这个人,定不会比这戴暮雪弱。只是可惜,在下当时就在乌索城五百里外,等到我赶到的时候,却是一点气息也搜寻不到了。”

  众人纷纷点头,并有几人也附和说亲眼目睹了这一奇观。

  大殿的屏风后面,戴暮雪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听着一个侍女在她耳边的轻语。

  “小姐,吩咐下去寻找赵公子的人已经回来了一部分,他们负责的是千山附近方圆千里的范围,并没有找到你要找的人。剩余的人马还在继续寻找之中,一旦有消息就会立刻报告给小姐您的。”

  “知道了,你下去吧。”戴暮雪眼中闪过一丝失望,轻声道。侍女退下后,她抬起头望着大殿雕琢大气的宝顶,心中暗暗呼唤,顾杨,你到底在哪?

  不愧是先天灵气,怪不得云天空说它非常珍贵,顾鸿铭自己吸纳提炼先天灵气的时候才知道所谓的珍贵到了什么程度。这片天地中,先天灵气的浓度不会超过万分之一!

  也就是说,先天灵气又要比后天灵气稀薄百倍,自然的也要珍贵百倍!

  话说顾鸿铭将自身神识范围开到最大,也只是发现了寥寥几丝先天灵气,费劲心里将其引导到身体里时才惊喜的发现,先天灵气纯度非常高,只需要稍微提炼就可以了。这倒是让顾鸿铭松了一口气。不再拖沓,他开始开足马力吸纳起先天灵气来。

  由于云天空先前的解说,顾鸿铭知道先天灵气的可怕,先只是让一缕先天灵气进入了经脉。

  轰!进入了真空状态的经脉,那一缕先天灵气立即扩散开来,将周围的经脉都冲的一阵鼓荡。但是由于终究只有一缕,并没有给顾鸿铭带来什么困扰。

  “果然霸道!”顾鸿铭咂咂嘴,开始将这一次收集来的几缕先天灵气缓缓地注入经脉。

  轰轰轰!先天灵气像几头桀骜不驯的蛟龙,不断地在顾鸿铭的体内闹腾,到最后一缕先天灵气进入经脉时,爆发的劲力也是令顾鸿铭闷哼一声。

  “就先这些吧。”顾鸿铭无奈地看着被先天灵气折腾的不断律动的经脉,心中决定。

  接着,他慢慢驱使着这些灵气向丹田汇聚,最后,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闪出决然的光芒,毅然将全部的先天灵气悉数灌入丹田之中。

  轰!轰!轰!轰!所有的先天灵气一起在顾鸿铭的丹田里爆发,巨大的冲击力令顾鸿铭的口鼻同时溢血。

  顾鸿铭忍住剧痛,死死堵住丹田,不然先天灵气溢出一丝一毫,就是要看看金箍有什么反应。

  可是金箍就像是吃饱了似的,对于周围气焰滔天的先天灵气丝毫不为所动。静静地浮动,与狂暴的先天灵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轰轰轰!不断的冲击仍在持续,顾鸿铭根本不知道怎样才能使这些先天灵气温顺下来,只是一味的死守,和金箍较起劲来。

  顾鸿铭的丹田被撑得越来越大,逐渐接近了极限,顾鸿铭双眼猩红,就是不肯松劲。

  嗤!长久的冲击之下,顾鸿铭的丹田终于不堪重负,出现了一丝裂痕,与此同时,顾鸿铭突然仰天喷出一口鲜血,气息迅速萎靡下去。

  但是他还是死死咬着牙坚持着,倔强的性格起来了,什么事也不买账。

  嗤!裂痕在连续的冲击下不断扩大,整个丹田现在已经膨胀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其上血丝密布,狰狞恐怖。

  终于,顾鸿铭因为受伤而迅速减弱的力量,再也撑不住先天灵气那极端狂暴的冲击,他嘴角再次溢出一缕鲜血,而守护丹田的力量终于宣告溃散。

  随着出口的洞开,狂暴的先天灵气终于找到了宣泄口,猛然冲了出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平静的金箍终于有了动作。

  比原先强大了不知多少倍的吸力和光芒猛然爆发,此时的金箍就像是一个恒星和黑洞的结合体,傲然漂浮在顾鸿铭的丹田中,不可一世!

  顾鸿铭残余的一点意识直接傻眼,因为他赫然发现,金箍如此之大的威势下,他的神识直接被禁锢在一边,没有丝毫插手的能力。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白日冲脉时他所说的被他们惊醒后一个喷嚏弹开他们的巨龙,就是金箍无疑,只不过那时候他表现的是斥力,而现在是吸力。

  顾鸿铭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收集的那点先天灵气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直接塞了金箍的牙缝。但是金箍似乎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强大的吸力依然强劲,就像要将顾鸿铭吸干一样。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若是此时另外有人在顾鸿铭的屋里,定然会大吃一惊。因为顾鸿铭的丹田处正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以及,强大的吸力!

  就在这时,一股莫名地威压突然笼罩了整个顾家,乃至整座圣安城!那是一种泰山将倾时的威势,风云开始在圣安城上空汇聚,隐隐有雷光闪烁。

  无数人从睡梦中惊醒,惊骇地望着头顶的天空,抵抗着那种来自心底的战栗。

  一道虚影出现在顾鸿铭小屋的上空,金甲夺目,睥睨风云。手拄铁棒,目露金光。踏碎凌霄,放肆桀骜。

  顾啸天和云天空从各自的小院里冲了出来,望见头顶那巨大的虚影,差一点要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他们便是发现,虚影的下方正对着顾鸿铭的小院!

  “儿子!”顾啸天大叫一声,向顾鸿铭的住处冲过去,云天空仅仅落后一线,也是赶了过来。

  但他们来到顾鸿铭小院门口的时候,确实发现小院已经被白光笼罩。

  “先不要打搅他,”云天空看见顾啸天有些犹豫,赶忙道,“先去把那个小女娃带出来,至于鸿鸣,我们观察一下再说。”

  “月儿昨晚被内人叫去说话去了,没有在小院里。”顾啸天道,眼睛却是片刻不移的盯着小院。

  “那就好,咦,这是?”云天空莫名地迟疑了一下,旋即面色大变,“好浓郁的先天灵气!”

  顾啸天一愣,接着脸色也是变得刷白,“还在一点点的加强,过不了多久就会超出你我的承受范围。”

  “嗯,”云天空脸色凝重的点点头,“我们必须离得远一点,不然就算是我们,也终究承受不了高浓度的先天灵气的强行入体而化作血雾。”

  “可是鸿鸣他……”顾啸天急了。

  “来不及了!”云天空道,“现在的先天灵气浓度早就超过了他的承受范围,更别说他还在更加中心的地方。如果有事,早就已经发生了,如果无事,那么我们的担心也是无用。”

  “好吧,”经过云天空的分析,顾啸天也迅速冷静下来,他迅速做出决断,“王府所有人听令,任何人不得靠近世子小院周围二十丈范围,否则杀无赦!”

  然后两大高手也是退了出去,站在三十丈外的一处阁楼上向这边观望。

  天空中高大的虚影开始了动作,他将手中长棍往地上狠狠一跺,长棍顿时没入大地。云天空确信,如果这道虚影乃是实体,那么经此一跺,圣安城连同周围的几座山脉都将化为平底!

  虚影的手松开了长棍,猛地向上伸出,就像是在进行某种神秘的仪式。

  突然间,顾鸿铭的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吸力,似乎要将整个天地撕扯开来。

  幸好这种吸力只是对于灵力而言,否则圣安城恐怕将在瞬间被摧毁。而顾鸿铭也将一下子被埋葬在如山的废墟之下。

  整个圣安城周围百里范围的修士都能感受到这种恐怖的吸力。他们赫然发现,自己修炼所需的灵气,不管是后天灵气还是先天灵气,都已经被吸得空空如也!

  一个巨大灵气团出现在虚影的上空,形成一个漏斗状的灵气漩涡。下端正对着虚影的头部。

  大陆上许多闭关的超级强者都在这一刻睁开了眼睛,露出很是疑惑的表情,“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居然直接在世俗中修行,不过他的实力已经到了我辈无法想象的地步。一次吸纳,方圆几百里的灵气全部吸光,到底是什么样的境界啊!”

  身在事故的中心地带,顾啸天和云天空丝毫没有在意加持在身上的巨大压力,看向顾鸿铭的小院的目光中满满的都是担心和焦虑。

  巨大的虚影双手一阵,巨大的灵力漩涡猛然转动起来,一根粗大的灵力柱从漩涡下口“漏”出,落到了虚影的头上。虚影鲸吞海吸,连身上的光彩都变得更加清晰起来。顾啸天和云天空惊骇地发现,从漩涡中“漏”出来的,全部都是先天灵气!

  而这一切在顾鸿铭身上的感受则是,丹田中猛地注入了无数的先天灵气,眨眼间就将丹田充满,金箍开始大快朵颐,来者不拒,吞噬的速率一点也不比灵气注入的速率小。

  突然间,顾鸿铭发现控制自己神识的禁制一下子不见了,而取而代之出现在自己识海的是一张古朴的玉片。

  许多修士都将一些信息储存在玉简中,这些顾鸿铭是知道的,玉简的作用和地球上的硬盘差不多。

  闲来无事,丹田里的状况他根本没有插手的余地,于是他决定研究一下这块玉简。

  将一丝神识浸入到玉简中,里面的信息便被顾鸿铭读取了出来。

  “正邪罔足论,天道在我心。

  向欲逆行之,安将问何人?”

  一首小诗深深地吸引住了顾鸿铭的心神,下面是洋洋洒洒的一大片文字。顾鸿铭越读越惊,这居然是一部功法。

  “《逆行天道》。”顾鸿铭深深地震撼着,无论是那首小诗,还是后面的文字以及这部功法的名字,都透出一股舍我其谁的傲意,可见创造这部功法的人亦是一位桀骜不驯之徒。

  一部功法,给顾鸿铭带来的震撼不亚于金箍的发威,因为里面的文字,隐隐透出这么一个意思,修炼到极致,连天道也可以逆转!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部功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幽灵将军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