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顾鸿铭完全呆住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金箍好像感觉到了顾鸿铭的惊骇,微微颤动了一下,释放出一阵波动,笼罩了顾鸿铭的心神。

  )更W新最E快N上l!酷D匠网

  接着,仿佛打开了一张巨大的幕布,一幅幅画面开始在顾鸿铭面前展现。

  顾鸿铭愣住了,因为他看到的是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能懂的画面,来自家乡的画面!

  万里长城、滚滚黄河、滔滔长江、巍峨的珠穆朗玛、无边的撒哈拉……都是地球上的画面!

  顾鸿铭的眼睛湿润了,看着自己丹田中莫名出现的这块金箍,心中早已没有了一丝排斥的感觉,反而觉得异常的亲近。

  “你是被我从家乡带来的吗?”顾鸿铭盯着静静浮动的金箍,语气中充满酸楚。

  金箍仿佛能听懂顾鸿铭的话语,微微一颤,便恢复了沉寂。

  顾鸿铭的心神从体内退了出来,躺在床上,心绪难平。

  他已经完全接受了丹田中的这个不速之客,即便是对自己有害,也要将它留在身边,因为它是来自家乡的东西,也是他独在异乡的一丝情感寄托。

  “既然身怀家乡珍宝,我若还是默默无闻,岂不是太过对不起家乡了?”嘴角掀起一抹自信的笑容,顾鸿铭盘起身来开始修炼。

  “已经比别人落后了十几年,以后每晚都以修炼代替睡觉,”顾鸿铭心道,“得抓紧时间突破到拓海才算是真正的修士。”

  手中接连捏起几个印记,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他渐渐进入了身心无形,万籁俱寂的境界,体内的情况一览无余。

  空旷的静脉中缓缓流动着丝丝缕缕的灵力,只是那点灵力放在顾鸿铭经脉里简直不够看,那场景就像黄河河床是流动着一条手臂粗的小溪一样,寒碜得很。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啊!”顾鸿铭心中叹了一声,开始按照云天空的指示吸纳起周围的灵气来。

  “世间的灵气分为先天灵气和后天灵气两种。先天灵气乃是直接由日月星辰撒播的灵气,纯度高,威力大,十分珍贵,却不是一般人能承受了的。后天灵气是万类生灵之息由先天灵气晕染而成,浓度比较低,威力也小,但却好在比较丰富。肉身境的修士罕有能承受先天灵力的冲击的,所以现在几乎所有人都保险的选择后天灵气,到了肉身境之后的第二大境界云天境,在进行一次彻底的大换血,把后天灵力换成先天灵气,实现质的飞跃。”

  “不知道我的经脉能不能经受住先天灵气的冲击?”顾鸿铭心里想着,有些蠢蠢欲动,过了一会,还是决定等一下,“到天亮时让云老在旁照看着再做尝试也不迟。”

  有了主意,顾鸿铭也不再拖沓,当即平心静气,用心感受起周围的后天灵气来。

  出乎顾鸿铭意料的事,即便是后天灵气,也并不是到处都是,只是稀薄的掺杂在空气中,大约掌空气的百分之二三左右。他不知道的是,云天空所言的丰富只是相对而言,相对于先天灵气,后天灵气的丰富程度已经相当可观了,而且这还是圣安城当年选址的时候充分考虑了这一点,选择了一个风水佳地。不然,恐怕就算是后天灵气,浓度能有空气的百分之一就不错了,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人一生困在肉身境出不去了。

  试着将身体周围的灵气引入体内,顾鸿铭又一次大感无奈,想不到着后天灵气不仅威力小,还充斥着各种杂质,极为斑驳。“看来有的忙喽!”顾鸿铭无奈的叹了一声,开始一边吸纳一边耐心地提炼灵气起来。

  两个时辰眨眼间过去,顾鸿铭满意的看着经脉中明显粗了一圈的灵力,心情很不错,自语:“这样下去用不了一周时间我就可以突破开渠了。”

  白天里他的境界虽然被推到了开渠圆满的地步,却缺少一个积累的过程,也就是说,只要顾鸿铭能将灵力积累到符合拓海的要求,突破进阶也就近在眼前了。

  顾鸿铭收了功力,将好不容易壮大起来的灵力流汇集到丹田,准备整理一下这几天的事务。尤其是诸葛世家,昨天他那么刻薄的挑衅居然石沉大海,连一点浪花都没有翻起来,着实让他感到浓浓的不对劲。诸葛清越凭着那一手流氓手段,在诸葛世家混的地位肯定不低,而诸葛世家居然连一点为他出头的意思都没有,这几乎能波及到一个世家的颜面的问题,顾鸿铭自然不信诸葛世家救回这样罢休。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

  可是,似乎上天不愿意顾鸿铭现在思考这个问题,于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当顾鸿铭将灵气淙淙地注入丹田时,沉睡在丹田里的金箍就像被激活了一般突然爆发出刺眼的光芒和强烈的吸力,将顾鸿铭好不容易吸纳炼化的灵气一口气吞得涓滴不剩,然后再次恢复沉寂。

  “呃……什么情况?”顾鸿铭直接呆住了,他毫无防备措手不及之下,没有抢回来一丁点灵力,望着再次空荡荡的经脉,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啊啊啊啊啊!!我艹!你个臭金箍,”顾鸿铭抓狂,“快吧我的灵力还给我,不然我捏碎你!!”

  可是金箍依然安稳的呆在顾鸿铭的丹田中,静静漂浮,丝毫不搭理顾鸿铭的大骂。

  “啊啊啊啊啊!!!”顾鸿铭继续抓狂了一阵,忽的垂下头来,“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看来得重新来过了。”顾鸿铭欲哭无泪,但是没有办法,只得继续盘膝坐好,重新吸纳,提炼。

  两个时辰后,顾鸿铭小心翼翼的控制着一缕灵力进入丹田,尝试着挑弄金箍。

  金箍睡着了一般,对于顾鸿铭的挑弄毫无反应。

  顾鸿铭松了一口气,又继续挑弄了几下,确认了一下情况。看见金箍仍然没有反应,才完全的放下心来。当下大手一挥,大片的灵力注入丹田。

  “哼哼,”顾鸿铭很得意,“料你也不敢再来一次,你要是还敢来,我就……啊!你敢!”

  可是他的得意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就在他长不多将七成的灵力都注入到丹田中时,变故再次发生。

  耀眼的光华伴着强大的吸力爆发开来,被注入的七成灵力几乎瞬间就被吸收殆尽。

  不过顾鸿铭这次倒也有所准备,赶紧死死抱住剩下的三成多一点的灵力往外拽。但是没想到金箍的力量居然这么强大。尽管顾鸿铭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但是灵气仍然在快速的被金箍所吞噬。

  “啊啊啊啊!!”没有办法,顾鸿铭失败了,因为如果他还不放手,很有可能连他的神识都会被金箍吞噬掉。

  金箍吞噬掉剩下的三成灵气,轻轻颤动了一下,就像打了个饱嗝,差点将顾鸿铭气得吐血。接着它轻轻的转动了一下,像是在欢乐的雀跃,又像是转了一个身,把屁股对准了顾鸿铭,摇摆个不停。

  “我就不信撑不死你!”顾鸿铭面色阴得像锅底,再度开始吸纳和提炼。

  不过凡事都有两面,虽然两次的灵气都被金箍吞噬的干干净净,但是顾鸿铭那吸纳和提炼灵气的速度倒是提升了不少。不过这点好处若是被顾鸿铭知道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有以头抢地的冲动。

  过了有一个时辰多一点,顾鸿铭收集的灵气就可以和第一次的两个时辰媲美了。这一次顾鸿铭没有任何由于,直接将全部的灵力一股脑注入了丹田。神识这时在一旁冷眼观望。

  果然不出所料,金箍再次跳了出来,来者不拒,又一次把所有的灵气吞噬一空。

  “你……”顾鸿铭虽然没有插手,那是因为深知自己不肯争得过金箍,但要说是不心疼那是不可能的。

  望着东方出现的一抹鱼肚白,顾鸿铭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最后一次!”顾鸿铭面色低沉,双手猛然结印,迅速将盘据在心底的负面情绪排除。宝相庄严,面色凝重。

  如果还是不行的话,就只有另寻出路了!

  神识猛然扩散来,碰到了后天灵气却无动于衷继续探寻。

  他这次,竟是要吸纳先天灵气!

  在顾鸿铭沉浸在一片水深火热之中的时候,这世界另一个角落的雪山之巅,却正上演着一场欢天喜地的庆典。

  天地间屈指可数的四大宗门之一冰玄殿的掌门郁冰寒昨日宣布正式收刚刚被她救回来的一名少女为亲传弟子,并在今日举办收徒仪式。不只是收了个什么样的徒弟,郁冰寒心情大好,宣布设宴三日,举门同庆。

  宴席上,各路宾客欢聚一堂,共同拜贺郁冰寒收徒之喜,谈论着近些时间来各自的一些见闻,其中涉及最多的,自然是关于郁冰寒这个神秘的亲传弟子的种种猜测。

  “听说啊,这个戴暮雪乃是郁掌门一次下山途中救起来的。”一个自以为消息灵通的人说道,“刚救回来的时候,全身一点玄气力量都不具备,但是在茫茫雪山中昏迷了三天三夜偏偏没有冻死。回来后郁掌门亲自授予她门派绝技,你们猜怎么着?听说她第一次运功的时候的时候,冰系玄功强大如郁掌门,都被那致命的寒气逼退了十几丈。若不是在这极冰雪域,肯定又是一大奇观。”

  四周听众一片哗然,无不是对这个神秘的少女更加好奇起来。

  “这么妖孽的天赋,也就只有另外三家的首席弟子能够与之媲美了吧!?”一个人惊恐的问道。

  “那也不尽然,”另一个人分析道,“这个戴暮雪虽然天赋异禀,但是听说年龄已经不小,而她之前却是一点玄功底蕴也没有,比那三家的首席弟子拉下了太多,追赶起来怕是不轻松。就连冰玄殿本门年轻一辈最厉害的烟云蕊,也比现在的戴暮雪要强。不过说起这天地异象,各位可听说过东云汀州出云城发生的那一件奇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幽灵将军说:

加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