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天门开,轮回悟,金笔画星图’中的天门!”云天空瞪着浑圆的眼珠,语无伦次的感叹,“传说中的神迹,在你的冲脉中化为异象展现,在说明什么?”

  一边的顾啸天也认识到了事情的重大,深沉的声音传遍每一个警戒的人耳中:“警戒等级升为特级,就是皇上来了也让他等着!”

  所有人躯体一震,眼中闪过凝重的光芒。特级警戒!顾王府设立以来唯一的一次!以前就算是顾天辉老爷子在家突破凭虚之境是也没有如此慎重过!每个人都是沉重的吐了一口气,将自己的五感爆发到最强,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现在来说,反而是身在此山中的顾鸿铭更能静得下心来。意守识海,心如止水。现在的他已经全然忘记了身体的痛,站在意念里的大门前,陷入沉思。过了接近一个时辰,叶风释开始迷茫起来,为何一点头绪都没有?他再次打量起那扇巨门,由于刚才他险些走火入魔,巨门刚刚打开的一道缝隙又渐渐合上了。

  终于,就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似的,他把手毅然的放在了门上。用力,大门一颤,却没有打开。“咦?”顾鸿铭似乎有些意外,慢慢的加大力,最后,几乎到了全力施为的时候,大门终于发出一阵苍老的“吱吱呀呀”的声音,打开了一道手指粗细的缝。

  “叮——”似乎有一声脆鸣响过,顾鸿铭感到身体里的那道禁制应声而破,接着就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冲入他的四肢百骸,再稍稍一用力,大门“咚”的一声直接洞开!灵力流动变得更加疯狂,直接在他体内构成了一条条回路,首尾相交,循环不息。而在他的意识中,已经打开的大门消失不见,展现在他面前的,变成了一幅山一样大的阴阳双鱼图。

  云天空的脸猛的变成了番茄色,粗重的喘息呼呼有声,一双老眼放射出恒星似的光芒,“这……这是……轮回悟!!”

  顾啸天几乎惊喜的要晕过去!难道自己的儿子乃是天心之子下凡不成?居然在他第一次正式修炼的时候天地异象接连出现!

  “我们快些冥想,感悟这种天地异象,对我们的修炼也有着莫大的好处!”云天空一拍脑袋,率先盘膝而坐,屏气凝神。

  顾啸天点点头,也如云天空一样进入了冥想状态。

  顾鸿铭却重新陷入了沉思状态,就在天门轰然洞开的时候,他似乎突然有了一丝明悟,与其说是明悟不如说是一点灵光,而现在,顾鸿铭正紧紧的抓着这点灵光想要感悟出什么。

  巨大的双鱼图一阵颤动,终于像一台上好了发条的大机器慢慢地转动起来,一开始还有些停顿,然后越来越流畅,到最后黑色和白色已经分不清楚,转动的双鱼图就像一幅宏伟的灰色画布铺展在顾鸿铭面前。顾鸿铭看得呆了,隐约中终于有了一丝明悟,却是浑浑噩噩摸不清楚,只觉得自己的境界貌似在飞速的提升。激动洋溢在心田,他似乎想到了自己成为盖世强者的情景,纵横睥睨,风流快活,斜眼看苍天云卷云舒,平心任大地春去秋来。

  那种明悟越来越强烈,顾鸿铭嘴角掀起一抹自信的微笑,伸出手盈盈一握,一支金色的画笔顿时在他手中成型,顾鸿铭握着笔,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随即他大笔一挥,在灰色的画布上连点七下,眼中已经有了湿意。

  北斗七星。那是属于家乡的东西!

  七颗闪亮的星辰,占满了整张画布,再也不需要任何的装饰,顾鸿铭呆呆地看着自己画出的北斗七星,一时间竟是痴了。家乡的星星都是这么好看!

  家乡,我一定会回去的!爸爸,妈妈,姐姐还有……倩倩,你们等着我!

  而在一边一边感悟一边为顾鸿铭护法的云天空和顾啸天两人,此时却是实实在在的呆了。不只是他们,整个圣安城所有人都看到了这最后的异象。

  原本艳阳高照的朗朗晴空眨眼之间变得漆黑一片,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动呆呆地望向天空,除此之外,任何人也不能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做其他事情。

  皇宫深处,皇上正半躺在白玉椅上看书,外面的天空倏地暗了下来,饶是一小阵手忙脚乱之后,侍卫们很快点亮了灯,大殿内重新回复了明亮,皇上还是吓得不赖。

  “怎么回事?”皇上起身,快步走到窗前,推开窗户,正看到了那震撼人心的一幕。

  一支金色的大笔在漆黑的天空中快速成型,光华四溢,几乎连接天地,霸道无比。笔杆上带有道道纹路,神秘而晦涩。

  它在天幕上连点七下,北斗七星的形状就被印在了天穹之上,光芒四射。仿佛天神铭刻在天上的符文,讲述着万物的兴衰枯荣。无数人惊恐的望着高天,跪伏下拉,虔诚地膜拜,将之当成了神明降下的指示。

  大路上许多个隐秘的地区,散发着恐怖的波动,一双双眼睛猛地睁开,望向外边天空上一片黑暗凝聚成的区域,脸色微变,“居然是金笔画星图……看来东云汀洲又要掀起波涛了。”

  然而,就在顾鸿铭满心思绪的时候,变故却陡然发生了。

  B最%新.i章W}节mR上酷!匠网$

  顾鸿铭的丹田内壁突然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接着一股刚烈至极的气息就从丹田里传了出来,与火灵之力迅速交汇。伴随着几次交锋,那股陌生的堂皇气息毫不费力的取得了主导地位,带着火炎之力肆无忌惮的在顾鸿铭体内横冲直撞,不一会就杀到了识海,带着蛮横的气息一头撞上了灰色的画布。

  “嘭!”就像一块巨石扔到了一面镜子上,双鱼图构成的灰色画布以及天上的如椽大笔瞬间支离破碎,然而这却并没有让破坏陌生的力量止步,它一路横冲直撞,闯到了顾鸿铭的前胸,云天空正发现了顾鸿铭的异常,伸出一只手附在顾鸿铭的胸口,想要确认一下情况,却被神秘力量撞个正着。

  “嘭!”的一声巨响,云天空应声倒飞!顾啸天也被弹了出去。

  顾鸿铭也在此时喷出一口鲜血,气息有些萎焉的睁开眼。迷茫的看着刚落地的云天空。

  “呸!”云天空吐了一口血沫,坐了起来,眼中也是充满了疑惑,“怎么会这样?明明进行的好好的,你没有伤着吧?”

  顾啸天也从不远处爬起来,焦急的看着顾鸿铭。

  顾鸿铭摇摇头,沉思道,“就像最后的灵力暴动惊醒了我体内盘踞的一条巨龙,它打了一个喷嚏,就把我弹出来了——”他无奈的苦笑一声,“这只是我的感觉,很荒唐吧?”

  “感觉往往是准确的,”云天空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道,“这事很怪异,说不定是个好事。你平时注意一下,看有没有什么变化。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你的冲脉已经完成,看看提升了多少吧!”

  “嗯!”顾鸿铭用力的点点头,闭上眼睛感受了起来。良久,他缓缓睁开了眼睛,少了许多先前的激动,反而有一点不甘出现在他的眼中,“只是突破了一层,到了开渠圆满,半步拓海的境界。”

  “呵呵,”云天空将顾鸿铭的神色异常尽收眼底,笑了,“傻孩子,你只知道自己境界提升的不多,但你可曾想过你的实力基础有多大?我看的不错的话,你的经脉应该是同境界的两杯粗,这么大的基础,瓶颈当然无比牢固,能提升这些也是你天分斐然的结果了!而且,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你似乎有一道心魔,自此消除了!”

  顾鸿铭一愣,旋即明白过来,自己已经完成了冲脉,给别人再也没有什么不同,已经可以正常修炼,自己也是一个真正的修士了!

  顾鸿铭一阵欣喜,强大的自信顿时充满了他的心神。

  其实直到现在,穿越过来的顾鸿铭才算真正找回了自信,有了强大的自信支撑,崎岖不平的修炼之路才能走得安稳一些。

  “对了,”顾鸿铭忽然道,“刚才我仿佛看见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你们没有看见吗?”

  云天空和顾啸天顿时换了一种看妖孽的目光看向顾鸿铭。

  ……

  夜晚,顾鸿铭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心思还是有些不平静。他已经从云天空和顾啸天口中得知了自己修炼时的异象,顿时心里平衡了一下,这还差不多,怎么说小爷也是穿越者嘛!

  只是……顾鸿铭的眉头皱了起来,最后丹田那一阵彻骨的疼痛到底是怎么回事?

  咬了咬牙,他打算自己弄清楚。一个翻身盘做起来,他控制着自己的心神缓缓地沉入识海。当他终于搜索到丹田部位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冷汗刷的流了下来。

  只见一点火红的光华出现在顾鸿铭的丹田之中,仿佛感应到了顾鸿铭的探测,它在不断放大,逐渐形成了一个鸡蛋大小的光团,随即光华散去,一个熟悉的物事出现在他的丹田里,静静地浮动——竟是那撕裂空间带他来到这个世界的金箍!

  “金箍”金光浮动,散发着一股桀骜的气息。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幽灵将军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