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回 火炎冲脉

  顾王府,一向热闹的校练场上此时空无一人,他们都被派到王府的各个角落,手持利器,眼神犀利,仔细排查着任何的风吹草动。

  太阳刚刚升起,万道霞光刺破云层,普照在大地上,万物祥和。

  顾鸿铭的小院,老爷子顾天辉和军中前锋大将顾凌天分坐在院墙两端,屏气凝神,神识最大程度地散开,整个顾王府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顾天辉老爷子背上还背着一把古朴大气的长剑,观其品阶,竟然是一把中级灵器!

  今天这架势,就算是纵横高手也别想轻轻松松地潜进小院。

  “准备好了吗?”云天空身边站着顾啸天,面前顾鸿铭端坐,气息悠长,一阵阵内力波动从他体内散发而出。

  “准备好了,”顾鸿鸣睁开眼,从已经持续了一个时辰的冥想状态醒了过来。现在的他,身体各项机能都恢复到了巅峰状态,内力充盈,精神饱满,这使他信心倍增,跃跃欲试。

  “好,盘膝做好,抱守意志,放空心思,”云天空也认真起来,“我们来为你冲脉,感悟火炎之力需要你自己努力,能提升多少实力,开掘多少潜力,就是你自己的造化了。”

  “师傅放心!”顾鸿鸣只说了这么一句,就不再言语,立即眼观鼻,鼻观心,进入身心无形万籁俱寂之境界。

  一阵微弱的内力波动从他的体表散发出来,使他的身影变得有些神秘,就那么坐在那里,就透出一股雍荣的气质,看得云天空眼中异彩连连。

  “我来主持,你从旁辅助,”云天空对顾啸天道,“待会儿我俩一起引导火炎根的灵力在他的所有经脉中游走一遍,一定要把所有的瘀结点冲开,最好再帮他把经脉拓宽一下,对他突破拓海乃至纵横都有好处。”

  “嗯!”顾啸天脸色认真而凝重,点点头,对着四周嚷道,“王府所属,一级戒备状态,一只蚊子也不要让它飞进来!若是那个家伙负责的地方出了差错,就不用来找我请罪了,自决吧!”

  “好,我们开始!喝!”云天空低喝一声,双眼猛然怒睁,右手迅捷的从怀中抽出一把小刀,滑溜地在左手上划了一道。鲜血溢出,老者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不断流血的左手,右手在左臂上来来回回点个不停,每一下都会有一道黄色的类似涟漪的东西从被点的地方扩散开去,说不出的诡异。

  渐渐的,云天空左手散上流血的速度越来越慢,血液的颜色竟也在加深,过了一会,血流突然停止,然而伤口处却奇异地鼓了起来。他眼神一凛,注视着左手的的目光更加专注起来,似乎在等待什么。这时,一丝强烈的痛感传来,伤口处的血肉骤然翻卷起来,一滴饱满的,晶莹的金色血液从其中渗透出来,就像暗夜中的明星那样夺目。

  云天空果断出手,右手用内力包裹住金色血液的同时,封住了又开始流血的伤口,接着一脸凝重的转头望向顾啸天。

  顾啸天会意,取出炎灵根一掌拍碎,强大的灵力包裹,没有洒落一点药渣或者汁液。

  顾啸天用灵力细细研磨,不一会,一棵炎灵根就化作了一把残渣和一些汁液。药渣和汁液被分离开,云天空将自己的精血滴入炎灵根的汁液里,顿时光华四射,药香扑鼻。

  顾鸿鸣进入打坐状态已经有一会了,就在他快要等不及的时候,听见了云天空的警告:“意守识海,千万不要分心,马上就要开始了!”顾鸿鸣内心一惊,立刻排除杂念,意识一阵清明。

  “就是现在!”云天空看准时机,小刀换到左手,迅速的刺出一朵剑花,在顾鸿鸣的前胸绽放。

  “噗!”顾鸿鸣的胸口顿时血肉模糊,撕心裂肺的疼痛几乎一瞬间将顾鸿鸣的意识冲垮,他咬着牙,头上的青筋一条条爆出,硬是没吭一声。

  “好样的!”云天空暗赞一声,绝不含糊,由于冲脉的特性,需要用一种特殊的剑法刨开皮肉,引入引子,在其体内爆发冲力。身为过来人,对于顾鸿鸣现在所承受的痛苦最清楚不过了,那是一种万箭穿心也比拟不了的难受。能成感受下来已经实属不易,而能一声不吭的却几乎没有过!

  不再拖沓,他右手一伸,金色的汁液运于掌上,稍一停顿以后,轻飘飘地印在了顾鸿鸣血肉模糊的前胸上。

  “嗡——”一声金属似的颤鸣,顾鸿鸣的身体突然像戈剑交加一般地鼓荡起来,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波纹从他胸前荡漾开来,一直传遍了全身。仔细看去,这一圈圈的波纹,居然是顾鸿鸣的皮肤荡起的褶皱!

  而顾鸿鸣本人,此刻也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就像是全身的皮肤都和血肉分离了似的,剧烈的疼痛潮水般袭来,他紧咬着牙关,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但是那狰狞的面孔已经在诉说他的炼狱之苦。

  “就是现在,动手!”云天空眼中精光爆射,将残余的汁液和药渣混合,敷在了顾鸿铭鲜血淋漓的前胸。然后和顾啸天两人齐齐大喝,四只大手一起拍到了顾鸿铭的后背。

  强大的灵力冲入顾鸿铭体内,各自找上了一股火炎根的灵力,包裹着它们冲进经脉。

  轰!火炎之力好似具有灵智一般,竟是在反抗着顾啸天和云天空的掌控,在顾鸿鸣体内爆发出一阵阵强大的冲力,令顾鸿铭痛苦不堪。

  噗!终于将火炎之力引导到了顾鸿铭的经脉之中,两大高手的额头上已经见汗,尤其是实力稍微差一线的顾啸天,脸色都有些涨红。可见为了儿子的未来,这位父亲已经尽了全力。

  噗噗噗!暗红色的淤塞物遇见火炎之力,就像冰块遇见烈火一样迅速消融,火炎之力所经之处,原本瘀结的经脉不仅豁然贯通,而且还被拓宽了一倍有余!不仅如此,令云天空和顾啸天欣喜的是,顾鸿铭的经脉因为废弃瘀结,现在清除了淤塞物,露出来的经脉莹莹如玉,细腻的就像婴儿的皮肤,但却十分的坚韧,让他们都有种不惜浪费大把光阴,让自己的经脉也瘀结一次的冲动。

  但是炎灵根可不是那么好找的,他们还是生生压制住了那股子冲动。

  aW酷^匠N网首6l发

  “这小子真是好运啊,这样居然都能因祸得福。”云天空心中自嘲的笑道。

  顾鸿铭的体表开始渐渐的渗出一些暗红色的斑驳杂质,这些就是被火炎之力清除并排出体外的淤塞物,散发着滚滚的恶臭,在顾鸿铭的身下汇聚成股。

  “沿着我教与你的功法路线运行火炎之力,继续冲刷经脉。”过了一会儿,云天空和顾啸天睁开了双眼,缓缓地从顾鸿铭身上收回了手。刚才他们已经引导火炎之力将顾鸿铭体内大大小小的经脉全部游走了一遍,又在几处主要的经脉里来来回回冲刷了好几遍,清除了所有的淤塞物。

  “剩下的就靠他自己了,”云天空脸上写着一丝疲惫,看着顾鸿铭,道,“这火炎之力也是个好东西,能吸收一点的话受益无穷,就算吸收不了,他今天也是赚大了!经过此番冲脉,他的天赋恐怕会超越那些大教的普通核心弟子,直接与其最精锐的人媲美。”

  “还请老先生悉心指导,”顾啸天眼中闪过一抹激动,“我顾家一定全力帮助老先生突破凭虚,成就纵横。”

  “那我就先谢过啸天王了!”云天空洒脱一笑,“不过就算我突破到了纵横之境,教导他的时间也不会很长,以他的天赋,小小的神宇帝国不是他真正的舞台。迟早会大放光彩,震惊当世的。”

  有那个父亲不愿意听别人夸自己的儿子的?顾啸天点点头,看向顾鸿铭的目光中充满期许。

  浑身的经脉犹如充斥着灼热的岩浆,并伴随着火山喷发的狂野,在顾鸿鸣的体内激荡,经脉已经鼓涨到了快爆裂的地步。顾鸿铭忍着剧痛,用自己的灵力引导着火炎之力继续在经脉中运行,冲刷着一些比较顽固的淤塞物。

  时间缓缓流淌,太阳已经爬山天空的正中。顾鸿铭仍然没有一丝要结束的迹象,看来他体内的瘀结不是一般的顽固。

  疼痛的间隙,顾鸿鸣也没忘了乘机关注一下身体的状况。此时此刻,他隐约感受到就像有一道禁制在他体内变得越来越弱,一座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大门正向他缓缓打开。站立在这座充满古朴而神圣气息的大门前,顾鸿铭突然觉得自己无比的渺小,无比的卑微。他耸然惊醒,自己居然差点将自信磨灭,差一点就变成一具自卑的行尸走肉,这就是走火入魔吗?

  而就在他醒过来的那一刻,他整个人就像突然进入了一种玄妙的境地,根据他长期拜读玄幻小说的经验来看,每每出现这种情况往往都伴随着巨大的机缘。顾鸿铭一阵激动,似乎连痛苦都减轻了几分,赶紧平心静气,认真感悟。

  但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感受,一旁的云天空和顾啸天也同样看见了这座大门的虚影出现在他头顶三尺,而且被震惊得外焦里嫩。

  “天门!”

  顾啸天周身一阵,想起了一个古老的说法,关于大的机缘。

  天门开,轮回悟,金笔画星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幽灵将军 说:

第二更来到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