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诸葛清越愣了一下,少年冰冷的目光让他觉得有些不安,但他立刻明白过来,少年口中的公子不是他,而是顾鸿铭。

  “顾鸿铭的兄弟?”诸葛清越把刀扬了扬,轻蔑道,“你以为你来了就有用了吗?识相的赶紧滚到一边去,本公子可以不计较你的冒犯。”

  “诸葛清越!”顾鸿铭压抑着怒火的声音传过来,“你现在就给我滚,我可以让诸葛世家多活几天。”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诸葛清越的声音也阴沉了下来。

  “不是,我只是在给你提供一个选择。”顾鸿铭面色平静地道。

  “可是我听你的意思,就算现在我退走了,我诸葛世家只是多活了几天而已,早晚还是要被你灭掉啊?”诸葛清越怒极反笑。

  “你很聪明,没错,诸葛世家早晚有一天会在我手上灰飞烟灭,只因为你不够好彩,吓到了我的妹妹,伤到了我的兄弟!”顾鸿铭平淡地说。

  “哈哈哈!”诸葛清越张狂地笑着,“顾鸿铭,你还是嫩了啦!你现在如果说两句服软的话,把房契老老实实的交给我,说不定小爷我一高兴,就放过了你们。可是你居然还要威胁我,要让我诸葛世家灰飞烟灭,你说我能放过你吗?”

  “可是你终究不敢杀我,”顾鸿铭轻蔑的看着诸葛清越,道,“你说能选择的只是我报复的急缓轻重,而不是我是否报复。”

  “好,”诸葛清越笑得越发阴森起来,“那么咱就等着瞧,不过今天,我先来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和无助吧!”

  说着,挥起刀就向那个少年砍过来,眼中已经亮起嗜血的光芒。

  但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少年猛地一个下蹲,避开诸葛清越的刀,接着飓风一般的暴起,直接撞上了诸葛清越的胸膛。

  嘭的一声闷响,诸葛清越被撞的一个踉跄,倒退好几步,停下来仍是血气翻涌。大刀脱手而飞,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少年冲过去拾起大刀,又折回到可儿身前,速度快到只留下一道黑影,大刀就从原地消失,而他已经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怎……怎么这么快!?”诸葛清越惊骇地看着目光冰冷的少年,心底的那种不安越来越强烈,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这么快的身法?

  “上,干掉他,一切后果我给你们顶着!”他大吼一句,指着少年的手指有些发抖。

  …U最2@新Y章节}上酷/匠网;

  “是!”剩下的几个护卫抽出刀,狞笑这向前逼来。

  少年握刀的手骨节发白,抓起小可儿的手拉着她就跑,几个大汉纵刀直追,突然间,小可儿踉跄了一下,跌倒在的,被少年抓住的手也由此脱开,少年冲出去好几步,才赶忙折返回来,抱起小可儿就要再次闪避。

  “嗤!”就在这时,一道血花突然喷溅而出,少年腿上本来已经结疤的伤口再次开裂,少年脸色猛地苍白,脚下无力,两个人一起跌倒。

  刀光已经逼了下来,少年感受着刀风的阴冷气息,身体猛地一翻,将小可儿完完全全的护在了身下。

  “嗤!”第一个追来的大汉狞笑一声,大刀悍然劈下,在少年的背上留下了一道极深的伤口。

  少年惨叫,小可儿泪如泉涌,顾鸿铭目眦尽裂!

  “诸葛清越,我誓叫你诸葛世家万劫不复!!”顾鸿铭大吼着,四名护卫也是怒发冲冠,手上刀剑更加不要命的挥舞起来!

  “杀了他们!”诸葛清越明显的也在疯狂状态,双目猩红,指挥着自家护卫。

  “死吧!”后来追上来的几名大汉连同再次举刀的第一人,一起把刀尖朝下,猛力刺去,想要一举洞穿两人。

  “兄弟!可儿!”顾鸿铭大叫,眼泪几乎夺眶而出,那个少年,与他萍水相逢,只为了一句兄弟的承诺,竟然要为他付出生命吗?小可儿服侍他的几天,给他带来了许多活力和快乐,难道连那么懵懂美好的她也无法逃过一劫吗?

  “不!!!!”他悲痛的大喊。

  “当!当当当当!”似乎上天听到了他的喊声,一片金属交击的声音响起,顾鸿铭惊喜的抬起头,看见了一个略显佝偻的身影,站在少年和可儿身前,一人挡住了所有的攻击。

  “师傅!”顾鸿铭惊喜的大叫,“你快救救他!”

  云天空脸色平淡,微微点头,伸手在少年的的背上点了几下,伤口处如注的血流立刻止住。

  “哗!”这时候,顾鸿铭的四个护卫终于突破了封锁,带着顾鸿铭和云天空等人汇合。

  “兄弟!”顾鸿铭冲上去,扶起少年,颤声道,“谢……谢!”

  少年面色苍白,眼睛看着顾鸿铭真挚的目光,突然咧嘴一笑,牙齿上沾有血迹:“谢什么,我们是兄弟!”

  突然,他咳出一口血沫,瞳孔上翻,闭上了双眼。

  “兄弟!兄弟?”顾鸿铭紧张起来,使劲的摇晃着少年的肩膀,“你怎么了?”

  “没关系,”云天空的声音传来,“他只是失血过多昏迷过去,调养几日便可恢复。”

  顾鸿铭听后放下心来,将少年交给一名护卫,目光却如利剑一般射向诸葛清越等人。

  “你……你是谁?”诸葛清越被一群如临大敌的护卫护在中间,目光惊惧的看着云天空,感觉这个看起来颤巍巍的老者竟像一座大山横亘在面前,无法逾越,“竟敢插手诸葛世家和顾家的事,不怕惹火烧身吗?”

  “哈哈!”云天空豪迈地大笑,“当世之间,世俗之内,还没有什么是老夫不敢插手!”

  说着,一股强悍的气息从他的体内爆发而出,瞬间笼罩了整个店铺。

  诸葛清越只觉得这股其实犹如大山一般倾轧过来,接着听到了一个护卫颤抖着说出了一句让他如坠冰窟的话语:“凭……凭虚巅峰,半步纵横?!”

  “什么!?”诸葛清越变色,脸色逐渐露出了忌惮的表情,然后面色缓缓阴沉,“很好,今天算我倒霉,我们走!”

  “站住,”顾鸿铭的声音散发着彻骨的寒气,“当我顾家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顾鸿铭,你不要欺人太甚!”诸葛清越的身体一僵,压抑着怒火道。

  “欺人太甚?对,我就要欺人太甚!”顾鸿铭冷笑,“来人,把诸葛清越和伤了我兄弟的人打成残废!”

  “是!”出了抱着凌家少年的那个护卫,其余的三个人全都捏了捏拳头,向前逼去。

  “保护公子!”诸葛清越的护卫大惊,齐齐拔刀以对。

  “既然不管你们什么事,那你们就都闪开吧!”云天空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下手确实异常的狠辣,只见他身影连闪,砰砰砰几声闷响,诸葛清越的护卫齐齐抠鼻溢血,气息迅速萎靡下去,一个个跌倒在的,爬不起来了。

  “好了,现在没有碍手碍脚的了,你们上吧!”云天空回到原来的位置,轻笑道。

  他只是帮助清楚了阻碍,而没有动诸葛清越和那个刀上沾有少年鲜血的护卫,因为这两个是顾鸿铭吩咐下人干得,他可不是下人。

  顾鸿铭的护卫将满心的震惊收回肚子里,三人成虎,扑了上去。

  “等……”诸葛清越到了在嘴边的妥协没有说出口,就被一个铁钵大的拳头抡到了脸上,瞬间口鼻出血,牙齿横飞。

  ……

  几分钟后,顾鸿铭看着地上痛呼惨叫的十几个人,从中间挑出诸葛清越,亲自一脚踩在他的手指上,引起他杀猪般的惨叫,然后牵着小可儿,带着众人扬长而去,还不忘留下一句。

  “差人把这些杂碎送到诸葛世家门口,并给他们留句话,三年之内,诸葛世家必覆。缀上我的名字。”

  “为什么要等三年?”一个护卫恨恨道,“这件事只要道王爷那里一说,保管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笨,不死不休的之后,顾家无疑是胜利的一方,但是也不会毫发无损,而且还会给别人留下把柄。”顾鸿铭瞥了一眼那个护卫,接着道,“而且,三年之内,我会用我自己的力量剿灭诸葛世家!”

  那位护卫讪讪一笑,闭上了嘴巴。

  “对了师傅,您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顾鸿铭问云天空。

  “是这个小子,”云天空朝着昏迷中的少年扬扬下巴,“他过去报的信,报完信就跑来了,可是但是你父王和你爷爷都在兵营,老夫得知已经过了一会儿了。”

  顾鸿铭看向少年,眼中充满感激之色,心中却是真真正正将其当做了兄弟!

  “让这小子恢复之后跟你一起修炼,我亲自领路,”云天空道,“给予他足够的资源和时间,他会是你永远的助手。你们两个相互扶持,将来一定会大放光彩,我这个师傅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哪知顾鸿铭摇摇头,道,“是不是我的得力助手不重要,他是我的兄弟。我会给他选择的空间,如果他喜欢做一个普通人,我会在帮他复仇之后任他离去,绝不牵绊。”

  “哈哈,看来顾王府又要多一个公子啦!”云天空洒脱一笑,“对了,忘了告诉你,火炎冲脉所需的配药都已经准备好了,冲脉随时可以进行。”

  “太好了!”顾鸿铭惊喜道,眼中射出向往的神色,终于可以畅快的修炼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幽灵将军说:

晚了点,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