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问题大了!”谢坤一甩袖子,激动的说。

  “这首词前九句为一段,先是写战场上的情景,气势一句高过一句。最后一句却突然崩碎前面刻画的意境,只留一句‘可怜白发生’,将人从理想拉回了残酷的现实。构思巧妙,字字珠玑!就算是删番五次,批阅十日,能写出来也属不易,顾兄竟是在几息之间随口作出,谢某佩服!”

  顾鸿铭听后,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

  从明月楼里出来,已经是深霄时分,明月……

  咦?顾鸿铭一愣,又一次发现了异世的奇特:这天上怎么两个月亮?虽然有重叠的部分,但是人能看出不是单独的一个。随即他在记忆中找到了答案:原来,异世的月亮有两个,较小的叫做天目,较大的叫做天心。每月十五,双月合一。

  “真是奇妙,”顾鸿铭挠挠头,看来还真有必要好好研究一下这具身体留下的记忆了。

  突然,一阵嘈杂传入了耳朵,顾鸿铭吃了一惊,难不成又来刺杀的啦,他娘的有完没完了?!

  “停!你们干什么的?”顾鸿铭的一个护卫大声问道。

  嘈杂声停了下来,只听一个带着喘息声的男声说:“大人,我们这是在抓贼呢!”

  “抓贼?”顾鸿铭一阵新奇,将门帘掀起一点点缝隙,看见了那所谓的贼。

  那是一个少年,被一群中年人围着,嘴角噙血,显然已经被殴打了一阵。他衣裳有些褴褛,头发散乱的披在脑后。蓬头垢面,不像是个贼倒是像个叫花子。只是他眼中居然散发出逼人的冷意,让顾鸿铭有些奇怪。

  在异世居然连贼都这么嚣张吗?

  “就是这个小子!”中年人指着少年,恶狠狠地道,“已经连续偷了一个月的东西了,一开始我们看他可怜,没有追究,可是后来他居然得寸进尺,越来越大胆。乡亲们终于忍不住想收拾他一顿。”

  “他都偷了你们什么东西?”顾鸿铭掀开门帘走了出来。

  “呃……是些食物,不如公子法眼,但是对于我们百姓来说是不可小觑的损失。”中年人看见顾鸿铭,赶紧恭身回答。

  “看来他应该是饿得别无他法了……”顾鸿铭心道。

  “鸿铭,”这时,一个声音传入了顾鸿铭的耳朵,是云天空在说话,“留下那个少年。”

  顾鸿铭一惊,再次仔细打量了那个少年一下,可是除了那股子冷意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但是出于对云天空的信任,他还是点点头,对那几个中年人道:“几位,不如这样吧,我替他将偷你们的东西还了,你们把他交给我,怎么样?”

  “公子说笑了。”几个中年人惶恐摆手,“公子想要抓他伏法,直接提走就是,小人不敢违逆。”

  “来人,”顾鸿铭对着他的护卫说,“给他们每个人你们一个月的俸禄,你们回去到账房补上。”

  “是!”几名护卫上前,把俸禄分了,顺便把那少年带来过来。

  一开始还有人不敢要,但是被那护卫用眼一瞪,说了一句,世子给的拿着就是,才赶忙伸手接过。

  几名中年人接到钱,皆是感激的看着顾鸿铭,身体都在颤抖。顾家特别是顾鸿铭的贴身护卫都不是一般人,他们一个月的俸禄几乎顶的上一般家庭一年的收入,他们不感激才怪。

  “世子大恩大德,小人们没齿难忘!”几个中年人不约而同的跪下磕了几个响头,然后起身恭敬地退走了。

  “老师,”等那群人走后,顾鸿铭细细地打量着少年,问道,“他有什么不凡之处吗?”

  “呵呵,”顾鸿鸣的身后,云天空的身影悄然浮现,“一开始我也不是很确定,不过现在老夫已经完全肯定了此子的不凡。”

  “那里不凡?”顾鸿铭几乎把眼睛贴到了少年的脸上,少年一阵恼怒,要不是手被护卫抓着,几乎就要给这个欠揍的公子哥一巴掌。

  “看脸不中用,”云天空也被顾鸿铭雷了一下子,“说道,他的不凡在腿上。如果我猜的不错,孩子你是姓凌吧!”

  少年的瞳孔骤缩,脸上露出极为惊恐的神色,身体剧烈的挣扎起来,几名护卫几乎都要控制不住他了。

  唰!云天空猛地出现在少年的身前,对着少年脖子右侧轻轻点了一指,少年的身体立即疲软下来。

  “你……是谁?”少年艰难的抬起头,眼神中仍然带着深深地惊恐,还有一些……仇恨。

  “你不用害怕,我与你无仇无怨,只是想让你冷静下来。”云天空微笑着道,“十三年前,江湖世家凌家被四大世家联合剿灭,那一战尸横遍野,血染大地。残暴的四大世家将凌家满门屠尽,连妇孺也没有放过。当时老夫听说的时候也是义愤填膺,但是我赶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想不到今天还能见到凌家的血脉。”

  “师傅您是怎么知道他是凌家人的?”顾鸿铭也是从记忆中收到了那次大战的信息,但却只知道那时候全天下都在议论这件事,对四大世家骂声不断。毕竟那时候顾鸿铭也就五六岁而已。

  “凌家有一项成名绝技,称为蛟筋韧,说的是他们家族中的嫡亲血脉,出生后两个月后就会接受一次身体改造,改造的就是他们小腿上的韧带,使之变得坚韧异常,就像蛟龙的筋一样。”云天空说着,走上前去掀起了少年破碎的裤腿,一道鲜血淋漓的狰狞伤口露出来,“如果他没有受伤,那几个中年人根本无法追上他。”

  云天空起身,走了回去,只是走到顾鸿铭身边的时候,传音道:“留下他!四大世家当年做得太绝,人神共愤,天下唾弃,也使他们逐渐没落,现在已经不足为惧,而这个少年心中的仇恨冲天,给与他条件承诺帮他报仇,必能使他成为你的左膀右臂。”

  顾鸿铭眼前一亮,左膀右臂?那岂不是说这个少年的天赋不必自己差吗?这可是块宝啊!

  “嘿,哥们!”顾鸿铭流里流气的走过去,拍了拍少年的肩膀,“你叫什么名字?”

  “你……你们别想让我为你卖命,”少年抬起头,冰冷的目光直视着顾鸿铭,“要杀要剐,随便你来!”

  “呃……”顾鸿铭一愣,这种言语即将出口却被堵住的感觉着实让他难受,还有些恼怒,因为有种被轻视的感觉。

  “哼!”少年看着顾鸿铭的神色,冷笑着。

  “唉~”顾鸿铭心中一叹,看来得改变计策了。

  他定定地看着少年,旋即长叹一声,“既然如此,你听完我几句话之后就可以离开了。”

  “我确实希望得到你的帮助,但不是以为我卖命的形式。我可以给你提供修炼条件,帮你提升实力,甚至帮你报仇,剿灭以后四大世家,但是并不是为了你来为我卖命。我是顾鸿铭,我父亲是啸天王,爷爷是帝国大帅,能为我卖命的人不计其数,他们基本都有着比你强的实力,也有不少人还有比你好的天赋,在他们的眼中,我是主子,他们是下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缺的是兄弟,不是忠实的手下。”

  顾鸿铭说完,缓缓的转身,走进小轿,竟是再也没有回头!只是那道身影,显得如此萧瑟和孤独。

  “放开他,让他走!”小轿里,顾鸿铭疲惫的声音传了出来。

  更新最快i上酷匠网D

  四名护卫松开了少年,少年活动了一下胳膊,眼睛里仍然残留这一丝不可置信以及一丝……犹豫。

  “我们走吧。”顾鸿铭接着道,仿佛就要睡过去一般,没了一点兴致。

  “起轿!”一个侍卫喊道,小轿随声轻音离地,晃晃悠悠地离去。

  “不识抬举!世子的赏识乃是天下人求之不得的,他居然……白白让公子伤心。”一个侍卫嘲讽的看着少年,小声道。

  “别说了,公子既然看中他,即便没有交好,也不会让人羞辱他的。”另一个侍卫道。

  “是啊,公子真是礼贤下士啊,咱这辈子要是一直跟着公子,就足够了……”

  侍卫的声音渐渐听不见,少年还站在那里,眼中的犹豫之色更浓。旋即只见他一咬牙,抬脚追了上去。

  到了顾府,顾鸿铭缓缓走下车来,严重的失望之色显而易见。

  “到底是没有来吗?”刚才的那番话,若说一开始还是有些虚假的成分在的话,后面的那些却以经完完全全是他的真实情感的流露。穿越以来,虽然大家对他关怀备至,但是他却怎么也无法解开心中的结。家中除了长辈就是下人,没有一个人可以和他平等的交谈,使他很孤独。

  可儿跑上来搀着顾鸿铭,似乎感受到了顾鸿铭情绪的低落,也是一言不发。

  “鸿鸣,”这时候,云天空的声音传来,“那个邻家的少年跟了你一段时间,在远远的看见你进了王府之后,才自己离开。”

  “嗯?”顾鸿铭眼中闪过一丝光彩,稍稍有了一些安慰,看来还有希望。

  “公子,您不舒服吗?”回到小院,可儿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顾鸿铭抬头,正好对上了可儿关切的目光,不禁心中一暖,摸摸月儿的脑袋,笑道,“我没事,你也快去休息吧,明天带你去逛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幽灵将军说:

求追书啊,挖掘机啊,有什么要吐槽的不要留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