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月高悬,夜色澄清,顾鸿铭轻轻掀起窗帘,看到了不远处的目的地。

  明月楼。

  大大的匾额下方附加了一个小一号的附匾,上面写着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才子盛宴!

  谢坤一身盛装站在大门前接待来宾,笑容满面,谈笑风生。

  “嘿,顾兄!”谢坤大老远就看见顾鸿铭的小轿,等顾鸿铭一下轿,就赶紧赢了上去,“顾兄近来可好?恢复得怎么样了?”

  “尚好,”顾鸿铭看着迎上来的谢坤,心里升起一丝感动。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顾兄可是我们今天的主角来者,你要是不来了,我们可就都大眼瞪小眼了。”谢坤嘿嘿笑道。

  “嗯?怎么回事,为什么还分主角配角?”顾鸿鸣抓住一丝匿端,好奇的问道。

  看正eF版章J节F上p;酷\匠X网“

  “其实一开始是没有的……”谢坤的脸突然变得有些别扭,“但是后来发生了些变化……展家公子和诸葛家二公子来了。”

  “展玉纶?诸葛清风?他们来干什么?”顾鸿鸣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展玉纶以及诸葛清风都是当今京城风头正劲的两位才子,但是一直被顾鸿铭稳压一头,所以三人几乎谁都不搭理谁,有一种无形的竞争存在。

  原来的顾鸿铭倒是不在乎,但是那两人十分看重。久而久之,顾鸿铭对雨两人也产生了一丝不屑。身为一个高雅的文人,居然对身外之物看的如此重要,本公子不齿与伍。

  所以,一般来说三个人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一个场合。而今天他们居然联袂驾到,其中猫腻肯定不少。

  “他们来的时候我正在向诸位才子介绍今晚的安排,他们听了一会就提出改动的意见,”谢坤皱着眉头道,“他们说既然你是今晚的主角,就应该把你的地位凸显出来,所以他们提出来由你守擂,才子们挑战的方式。”

  “啥?”顾鸿铭脸色一变,“这么狠?”

  哥哥语文成绩一般般啊,顾鸿铭现在有些后悔前世为没有多背几首古诗文,现在还真担心库存不够。

  “我是不同意的,”谢坤耸耸肩,“但是似乎其他才子都像看看你出糗的样子,后来我想那样貌似也不错,就答应了。”

  说着,嘿嘿笑了起来。

  顾鸿铭白了他一眼,“我出丑很好看吗?”

  “是的,”谢坤老实回答,“被你完全压制了十七年,那种羡慕或者说是嫉妒激起的渴望,你说会有多么强烈?”

  “哎~”顾鸿铭哀叹一声,心中把真正的顾鸿铭骂了一个遍,你怎么死了都不老实,太会给我找麻烦了!

  “所以,你要加油咯!”谢坤一笑,搂着顾鸿铭走进大门,感情顾鸿铭是最后一位来到的。

  “看!顾鸿铭来了!”还没走进大堂,屋里似乎乱了一下,接着就有一大批人迎了出来。

  “顾公子,久违了!”展玉纶和诸葛清风走在最前面,两人面带笑容,走上来一人握住顾鸿铭一只手,热情寒暄,脸上和煦的微笑让人如沐春风。

  “展兄和诸葛兄见外了,”顾鸿铭回礼,脸上同样堆满笑容,不过这笑容看上去有点惨,是任谁都能看出其中的不情愿以及不屑的那种。

  “呵呵,不知顾兄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展玉纶看见顾鸿铭的脸色,眼中闪过一丝恼意,旋即皮笑肉不笑的问道,“前些日子的刺杀,顾兄受惊了吧!”

  “你才受精了,你还怀……啊,你说受惊啊,还好还好……”顾鸿铭摸了一把冷汗,乖乖,这展玉纶不好对付,仅一句话就差点让他暴露出二十一世纪资深宅男的本性。

  “那就好,那就好!”展玉纶眼中闪过一抹阴翳,他虽然没听懂顾鸿铭脱口而出的那句话,但是其中的讽刺意味却是能听出来的,忍不住面色一变,沉沉地道。

  “二位……二位,”谢坤赶紧出来打圆场,从主办方这个角度来讲,最合适出面的无疑是他,“既然大家都到了,那我们就准备开始吧,顾兄,今天你可要辛苦了。”

  “嘁,”顾鸿铭撇了撇嘴,再也不理会展玉纶。

  展玉纶面色阴沉,暗自发狠:“顾鸿铭,我今日定让你声名扫地!”

  “好,”谢坤见终于把唇枪舌剑的二人拉开,顿时松了一口气,“既然是擂台,那么我们之间就得选出一位当主持,不知哪位公子愿意?”

  一干公子都摇摇头,好不容易碰上展露才华的机会,谁愿意放弃,去做一个陪衬性的主持?

  “既然如此,”谢坤叹了一口气,“就由我……”

  “就由我来张做主持吧!”这时候,一到清脆的声音从大门处传来,众才子寻声望去,齐齐吃了一惊。

  一个少女俏生生地立在门口,旁边是一个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老妪,少女衣着华贵,周身金凤环绕,走到哪里都有一股高贵骄傲的气质自然的散发出来。

  “见过公主!”公子们赶紧行礼。

  “鸿铭哥哥,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劳烦皓月公主挂念,已经好多了。”顾鸿铭温和一笑,原因是记忆中这个小公主对自己不错。

  “太好了!前些日子听见你……可把我吓坏了。”皓月公主拍拍颇具规模的胸脯,笑道。

  “呵呵,世子殿下,你可不知道,听到消息的时候公主直接晕了过去,醒过来就哭,那天没去给你送别,就是因为哭到身体不适所致……”皓月身后的老妪调笑道,提到皓月的时候,带着浓浓的宠溺和心疼,所以语气中带着对顾鸿铭微微的责备。

  “师傅~”皓月不依地叫了起来,俏脸通红,眼睛偷偷瞄着顾鸿铭的反应。

  “呃,公主的关心,鸿铭感激不尽。”顾鸿铭摸摸鼻子,有些尴尬地道。

  气氛又一次沉默下来,谢坤只好硬着头皮顶上:“既然主持人已经有了人选,那么事不宜迟,我们便开始吧!公主殿下,您的任务就是出题,您任意出一个主题,由诸位公子中的一位以及顾兄各作诗一首,由大家一起评论。”

  “好啊好啊,”皓月点点头,兴奋起来。

  哗,才子们全部后退一步,直接把顾鸿铭孤立起来,使后者显得有些势单力薄,但是众才子心中仍然没有一丝轻松之意,他们都是知道,眼前这个有些单薄的人拥有多么恐怖的才华。

  “好,我要出题了!”皓月站在两伙人中间,明媚的大眼睛一转,道,“第一题的主题是~老将!”

  诸位公子一听,当即沉下心思考起来,不是还有人仰面吟咏两句,旋即摇摇头,继续思考。

  顾鸿铭整好以暇地看着才子们苦苦思索地样子,十分放松,就在皓月刚刚出口的时候,他的心中就已经有了目标,默背了一遍,没有瑕疵,然后就抱着膀子看起戏来。

  “这第一题就让在下来抛砖引玉吧!”这时候,诸葛清风折扇一合,向前走了一步。

  “什么?诸葛兄已经做完了?”一干人吃惊,顾鸿铭也吓了一跳,这前前后后也就有三十秒的时间,能做出一首诗,这个诸葛清风果然是个才子!

  “侥幸,在下的诗是~”诸葛清风微微一笑,眼底闪过一丝受用的目光,接着缓缓吟道,“肉掌铁茧尚未消,犹自常梦关山桥。

  曲肱轻提五百钧,一餐能饮三十勺。

  血溅十年鬓飞雪,狼烟千里作怒潮。

  故马可追美羽箭,旧刀将铁作泥削。

  挥手风云即变色,抚掌千城化地牢。

  悲兮今病卧家中,坐等身死道亦消。”

  “好!”一干公子齐齐拍手惊叹,七步之内成诗,而且是达到了十二句之多,虽然诗的内涵一般,但是也不是一般的才子所能达到的。

  诸葛清风恭身抱拳,看上去十分谦逊,但是眼底的那一抹骄傲却被顾鸿铭看得清清楚楚。

  这应该就是他在家族中被他大哥稳稳压制的原因了,顾鸿铭心里想,一个没有完全隐藏自己情感的人,要么是高位者,他们不用;要么是失败者,他们不会。

  “不知顾兄准备的怎么样了?”诸葛清风收够了赞美,话锋一转,问道。

  被他这么一问,众人的目光都被拉扯到顾鸿铭身上,皓月也是美目一转,看向顾鸿鸣。

  “呵呵,已经好了,”顾鸿鸣微微一笑,“既然诸葛兄作了一首诗,那么在下就奉上一首词吧!”

  当即剑眉一挑,长袖挥起,吟道:“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

  ……

  寂静,所有人都定在了那里,死死的盯住顾鸿铭,目光中充满了不明的色彩。

  顾鸿铭一愣,当即心道不好,难道是这异界没有词这种东西?

  “顾……顾兄,”谢坤的声音有些颤抖,扑上来紧紧地抓住了顾鸿铭的衣袖,“这词,是你刚才,那不到十息的时间作出的?”

  “是……是啊!怎么了?”顾鸿鸣被谢坤反常的举动吓了一跳,但是思来想去也没发现自己哪里不对,只好硬着头皮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问题大了!”谢坤甩开顾鸿铭的袖子,激动的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幽灵将军说:

今天最后一更奉上。